抢人男友、刀插爱人,为爱情下跪的亦舒双标到天际了

  

  整点电影

  你有128个好友已关注

  (文转自:当时我就震惊了)

  最近关于《我的前半生2》要开拍甚至开播的消息一直在传。

  虽然并没有报道说第二部已经在筹备开拍了,但观众们的期待值可是一点都没有下降。

  毕竟这部前年霸屏大热的作品当时可是掀起了一阵讨论狂潮。

  全职主妇丈夫出轨女同事,男友爱上闺蜜的戏码赚足了大家的眼球。

  而作为原著的作者,亦舒也频频被拿出来讨论。

  对于喜欢言情小说的人来说,亦舒一定是那个不得不提的作家。

  

  亦舒原名倪亦舒,1946年出生于上海,五岁时和家人搬到了香港。

  从小亦舒的记忆力就特别好,经常能够背下全部课文。后来读了《红楼梦》也是背的特别熟练。

  之后她又通读了鲁迅的作品,她很喜欢《伤逝》,《我的前半生》里男女主角的名字涓生和子君也都来自此书。

  十五六岁时,她就成了报纸抢着约稿的对象。

  这里不得不提一下,亦舒的亲哥哥,同样是香港著名作家的倪匡(倪匡的儿子就是娶了周慧敏的倪震)。

  虽然是亲兄妹,但两个人的感情却不大好,这个之后会说。

  中学毕业的亦舒去《明报》(金庸所创办的)做了记者。

  

  在文学方面小有成绩的亦舒也很快迎来了她的爱情。

  17岁的她爱上了画家蔡浩泉。

  她不顾家人的反对毅然决然的嫁给了一穷二白的他。

  

  19岁就生下了儿子蔡边村。

  

  但可惜,这段婚姻只维持了3年,可能有经济的原因,也有性格上的不合。

  亦舒形容蔡浩泉“才华他是有的,只是稍欠人格。他多疑、暴躁、妒忌、忧郁、自觉受了许多委曲、怀才不遇,他要叫所有接近他的人吃苦。”

  但亦舒的哥哥倪匡却觉得是妹妹的问题,说亦舒的脾气不好,男人受不了。

  两个人离婚后,孩子归了蔡浩泉,亦舒也很少过问。

  直到2013年,当时已经44岁的蔡边村拍了一部纪录片《母亲节》,公开寻母,希望与亦舒相认,还追到了温哥华,但亦舒还是没认他。

  

  不过亦舒倒是发微博表示,自己是爱这个孩子的。

  

  只不过和自己相比,她还是爱自己多一些。

  和蔡浩泉分开后,她的下段恋情赚足了版面。

  她爱上了大明星岳华。

  

  亦舒说岳华有张好人脸和好人的性格,他不抽烟不赌钱不去舞厅,是个不错的男朋友。

  但那时岳华因为和郑佩佩合作,已经是恋人的关系,虽然中间也是分分合合。

  

  据说那时,郑佩佩和亦舒是朋友,出去玩也总是一起。

  但没想到和岳华接触后,亦舒就爱上了她。

  

  在这段感情里,亦舒非常的敏感易怒,因为报纸上报道岳华和郑佩佩的往事,亦舒就生气的把岳华的西装全部剪烂。

  更严重的时候,亦舒甚至在岳华的宿舍里,试着用刀向着他睡的那张床,在他的心口位置插下去。

  后来郑佩佩嫁到了美国,逃开了这场三角恋。

  但后来她以朋友的身份给岳华写了封信,把亦舒气到失控。

  亦舒把这封信刊登在了报纸上,但这也彻底触到了岳华的底线。

  他提出了分手,而亦舒则为了挽回感情,跪下来求他。

  但岳华说她伤郑佩佩太深,是没法原谅的。

  亦舒笔下的女性讲究的是要有教养,她认为做人最要紧的是姿态好看。

  可没想到,到了自己身上,亦舒却变得如此的卑微。

  结束了两段任性的恋情,年到40的亦舒嫁给了一个港大教授,还人工受孕生了个女儿。

  

  老来得女,亦舒对这个女儿格外疼惜。

  为了女儿,她移居到加拿大,过起了相夫教女的平淡生活。

  对于以前的岁月,亦舒总结说“我的皮特别厚,心特别狠,语言特别泼辣。”

  对于一奶同胞的亲哥哥倪匡也是如此。

  

  

  (右二亦舒,左三倪匡)

  倪匡前年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和亦舒已经20多年没联系了。自己给她打电话都会转到语音信箱。

  和侄子倪震她也互呛过,倪震说她眼里都是对世界的不满。

  她说倪震当时的女朋友李嘉欣“美则美矣,全无灵魂”。

  

  倪震说自己童年不幸福,亦舒呛他身在福中不知福。说他自幼读书院,私家车出入,独立卧室,零花钱用不尽,怎么算不愉快。

  她觉得倪震是娇生惯养的环境下横生出来的少爷敏感,说他和长辈们走的荆棘路相比,堪称风调雨顺。

  

  倪震随后也直戳亦舒的痛点,说“姑姑亦舒,10多岁便出走结婚,生下小朋友;可惜,几年便离婚收场。‘凡事必须付出代价’,姑姑多年来都有阴影,人怕出名猪怕肥,怕小表弟有天会上门要钱。”之后还说亦舒40岁生女儿,是“用命搏了个女儿回来,老蚌生珠,疼惜得不得了”。

  和家人之间有多少恩怨,要互相讽刺成这个样子,我们不得而知。

  亦舒的前半生,爱恨纠缠,肆意妄为,不在乎别的眼光。到了后半生,她开始向往平淡,柴米油盐。

  以前花高价买大牌的日子一去不复返,现在的她觉得“生活还是要保持恒温,七十度就好。吃普通食物,穿普通衣服,从此到老。”

  现在的亦舒已经到了古稀之年,一家人隐居在加拿大,几乎不和其他人有往来,安静的享受自己的晚年生活。

  至于曾经那些风风雨雨,就任由人评说吧。

  这里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