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研究|孙皓晖教授湖畔大学演讲实录(九)

  大秦帝国与中国文明重建

  文明研究|孙皓晖教授湖畔大学演讲实录(九)

  时间:2019年06月11日

  地点:西安君悦酒店

  续

  文明研究|孙皓晖教授湖畔大学演讲实录(九)

路往前走。

  夏是邦联制形式的松散统一。商是相对紧密的邦联制,或者说是相对松散的联邦制形式的统一。到了西周,就是成熟紧密的联邦制统一,周天子的威权远远高于夏商两代的天子了。西周时候,周公封八百诸侯,最后增加到一千八百诸侯,都是周天子直封的。周王朝天子有权力划分土地,分封诸侯国,且对诸侯国建立的制度具有相对大的控制权,如诸侯国编制军队多少、设置官员多少、太子是谁、重大事情要报告等等。所以,西周严密的礼制是当时中国天下的最高秩序。

  文明研究|孙皓晖教授湖畔大学演讲实录(九)

  中国从上古到夏商周这三代,虽然没有达到秦帝国那样的治权高度统一,但一直沿着不断趋向更高形态的统一文明前进。整个前3000年,从黄帝时代开始,大联盟的权力不断凝聚族群,趋向更高权力的统一;到秦帝国取消诸侯制而实行郡县制,真正意义上实现了最高的统一文明形态。

龙在那儿守着,职责就是下雨,他任务反而完成得很好。

  军队在办事效率上,是极端化的。如果在军队里面实现民主制,那就无法打仗。中华民族从历次灾难中总结教训,就是国家最高领导层要有威权。所以秦创立了中国统一文明,最主要的就是郡县制基础上的中央集权制。《韩非子·物权》中说“事在四方,要在中央,圣人执要,四方来效。”秦帝国最能体现“要在中央”政治构想的,是在全国推行郡县制基础上的中央集权制架构,这是中国政治文明的最大创造。

  文明研究|孙皓晖教授湖畔大学演讲实录(九)

  这个创造,在之后时期被扭曲为皇权专制。在秦帝国创造统一文明时,秦在世界上是遏制皇权最厉害的国家。日裔美籍学者弗朗西斯·福山认为,秦始皇建立的国家,是一个接近于现代国家的国家。秦遏制皇权,秦始皇的第一代“三公九卿”里没有一个皇族。且不设皇后、不立太子。历史地看,这一点太超前,反倒成为加速秦灭亡的原因之一。当然也有制度本身的太超前、不容易被人认知的问题。

  不立皇后以后,皇帝生下的儿子、女儿,无法去规范嫡庶,继承权又一时没有可以取代的方法。在这种形态下,人们无法建立更加有效的传承秩序。所以,始皇帝骤然病逝,整个国家陷入混乱。

  秦帝国是第一次统一这么大的国家,在如此大的国家范围内行使权力,他没有丰富的统治经验。假如秦帝国统一中国后,能有后世所积累的的政治经验可供参考,首先把镇压复辟放在第一位,那么秦帝国完全可能是另外一番景象。实际上,当时他把山东六国的贵族都放任自由,只迁徙集中了部分王族,后患是很严重的。山东六国贵族不甘心亡国,非但不断制造政治流言,弄出“始皇死而地分”等等复辟流言,而且不断制造直接针对秦始皇帝的刺杀案件,目的是显然的要天下大乱。这时,他才发现形势不对,原来大量的贵族还是要复辟的,还是藏匿在民间捣乱的。

  文明研究|孙皓晖教授湖畔大学演讲实录(九)

  秦始皇在公元前221年统一了中国,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全国统一,建立了统一文明。在秦始皇三十七年(即公元前210年),秦始皇死于他第五次东巡途中的沙丘宫(今邢台广宗)之后,就天下大乱了。

  秦建立统一文明的时期,正处于世界轴心文明时代,达到了当时人类文明的最巅峰地位。这个巅峰地位表现在,秦的文明是统一形态的,它超越了奴隶制,也高于后来欧洲中世纪的封建社会。历史地看,说他一举发展到了前资本主义社会,是完全合适的。

件下的商品经济社会,在长期的自然经济中爆发了非常大的力量。其中一个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成功战胜匈奴游牧族群的威胁。

  在农耕经济时代,全世界的国家都干不过匈奴游牧民族。只有中国这个农耕民族群,把匈奴族群抵御住了,遏制住了,最终彻底分化并战胜了。从春秋战国开始,一直到东汉,1000年上下的时间里,匈奴都是中国的最主要的威胁。战国的秦、赵、燕三国,对外主要就是抗击匈奴(胡人)的。东汉后期到三国时候,中国已经把匈奴人分化为南匈奴和北匈奴。曹操一纸书信能把蔡文姬召回来,就是南匈奴已经基本融合于中华民族群了。残存的北匈奴审视大势,看到快一千年了始终啃不动中国,且自己人口反倒不断减少;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北匈奴大举西迁,形成了一股强大的祸水。这时候,被欧洲人称为“上帝之鞭”的阿提拉出现了,把所有的欧洲强国包括西罗马在内,打得落花流水,可以说在欧洲为所欲为。

  文明研究|孙皓晖教授湖畔大学演讲实录(九)

  在匈奴游牧民族的铁骑横扫全世界的情况下,只有中国这个农业民族依靠严密的组织、恒定的战争意志、高度的战争水平,在综合手段的情况下,把匈奴之患全面消弭了。虽然唐以后,中国文明不断走向衰落,匈奴以非胡人的方式又出现了。但是,至少在匈奴时代,我们开创了农耕民族能战胜游牧民族的先例。

  中国统一文明的伟大性,怎么说都不过分。

  今天,我们呼吁文明重建,有一个最大的目标,就是今天重建的中国文明要回到它的精神根基,回到春秋战国秦帝国时代去,回到统一文明的辉煌时代去,把那个时代的阳光精神、健康精神、强势生存精神当成我们真正的历史文化遗产来继承,好好总结我们的核心价值观;而把那些阴谋政治、腹黑的东西、腐朽的东西全部抛弃。

  为什么我说后2000年是无所谓的时代? 我说的“无所谓”,是在文明创造的意义上说它是无所谓的。在政治文明上,应该创造的不创造,使2000年始终处于反复循环,那它有什么意义。所以说,这个“无所谓”,是指国家在政治文明创造性上的无所作为,不是说人民存在的无所谓。在哲学的意义上,老子讲“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就是说,天地若顾及每一个生命,那么就没有客观精神。要在最高价值观意义上评价历史时代,就要客观,就要超越个人情感。这是一种历史哲学的思维方法。

  我今天就讲这些,如果有需要交流的,我们可以再说,谢谢!

  完

  湖畔大学演讲提纲

  反 / 馈 / 征 / 集

  为了和广大书友、网友以及历史爱好者进行更好的互动,欢迎您对你所感兴趣的问题或者本订阅号所阐述的问题进行讨论,由于新建公众号还没暂时没有留言功能,所以您可以通过发邮件的方式和我们进行沟通,我们将在后面的公众号里集中对您所提出的问题和感兴趣的讨论作出回复!

  如您有意愿给大秦帝国订阅号投稿,一经采用将有丰厚稿酬!

  读者反馈邮箱 :

  欢迎大家把文章转发到朋友圈

  公众号转载需授权,并不得用于公号外平台

  未经授权,一律举报

  编辑 | 牛栋

  责编 | 秦政

  文明研究|孙皓晖教授湖畔大学演讲实录(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