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辰好景第12章租房轶事

  从海边回来,梁冬冬整个人黑了一圈,像是一块散发着浓郁香味的巧克力。公司时不时有人看着这位黑珍珠窃窃私语,梁冬冬一个大义凛然的猛回头,对来人侧目而视,却让自己声名远播。

  林晨境况差不多,俩人在公司行走,像是从非洲派过来的特使,连老大梁樱都忍不住打趣说要给他额头贴个月亮。

  齐铭打过来叫林晨陪他去看房子。

  你不是前段时间才搬家吗?

  房东赶人,不得不搬。

  盛夏的傍晚,霞光满天,林晨的脸上透着光,按着手机上的APP找过去,高端的房子住不起,只能找一些平价的合租房。房东大多是本地人,操着一口小众的方言,丢下一个个苛刻的条件,俩人不时询问,从上午找到中午,一无所获。

  想不到租个房子这么难。

  林晨说。

  齐铭紧锁眉头,他看着一栋房子贴着的“无空房”陷入了沉思。

  虽然网上看起来有很多房子,但是实际上有很多房源是中介放出来的,齐铭不想交中介费,直接和业主签约,就只能自己找。这样也有风险,因为很多所谓的业主其实是骗子,伪造一份合同,等租客交了押金和房租之后就消失了,还有一些房东有独特的爱好,比如不喜欢别人把他的房子重新装修或者贴上墙纸,也有一些本着讲卫生的原则不喜欢租客养宠物或者带小孩。

  齐铭打电话给之前联络好的一户房源,结果房东说房子刚刚被租出去了。可见这个地段这时候的房子非常紧俏,当天搬走,隔天就有人搬进来。

  第二个电话是个女孩接的,原来她不是业主,也是租客,现在有三房一厅招合租,有个女孩搬走了,她们招新的室友。房子算是精装修的,家电一应俱全,两个大一点的卧室已经住人了,还剩一个小房间空着,里面有张一米二的床,一个衣柜,一张电脑桌,墙上挂着空调,齐铭看到空调眼睛一亮,那个领他进来的女生迅速地捕捉到他的这一微表情。

  月租1500,押一付三,齐铭第二天就拎着细软搬进来了。梁冬冬看到他和俩女生合租,大大咧咧的说,齐铭,你艳福不浅啊。

  齐铭赶紧说,怎么说话呢,我们大伙儿是纯洁的革命友谊。人家有男朋友呢,别坏了人家的名声。

  梁冬冬顺势问领齐铭他们进来的女生说,哎,小姐姐,你有男朋友吗?

  那女生一头短发,干净清爽,闻听此言,愣了一下说,呃,暂时单身...

  梁冬冬转过头,得意地望着齐铭,那意思很明显,看我多厉害,给你刺探到了情报。

  齐铭一脸无奈,拿起拖把去卧室拖地。

  地面被拖得一尘不染之后,林晨搬起他的电脑主机走进去,往电脑桌下面塞,梁冬冬也帮忙拿了个显示器,还有剩余的生活用品被齐铭大刀阔斧地码放在卧室的各个角落,尘归尘,土归土。梁冬冬说,齐铭,我要说句实话,这估计是你住在这里最干净的时刻了。

  齐铭说,胡说,我可是有洁癖的。

  齐铭曾经的室友林晨猝不及防的听到这句话,呛到咳嗽起来。梁冬冬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已到中午,为了感谢二人的帮忙也为了庆祝一下乔迁之喜,齐铭请他们去了楼下的湘菜馆,顺便把合租的两位女生也一起叫了过去。

  两位室友,短发那位叫柳玄纯,来自南方某城市,长发的叫邓芹,略显内敛,来自西部某市。柳玄纯是会计,邓芹是名设计师。

  齐铭这个自来熟一顿饭的功夫就和俩人打得火热,梁冬冬和林晨暗暗佩服。

  工作日的时候,齐铭加班到月上柳梢头,剩下两人基本上碰不到,只有周末才是闲暇到睡到自然醒,正在迷迷糊糊周公解梦,突然有人敲门,柳玄纯的声音传过来,齐铭,起来吃早餐了。

  齐铭马上用被子蒙起头假装未醒,没想到柳玄纯却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不停地敲门,齐铭只得穿上内裤,用手抓了两把乱糟糟的头发,一开门,柳玄纯清秀的一张脸就映入眼帘,她笑眼盈盈地说,我煮了绿豆粥,一起喝吧。

  齐铭略感尴尬,又有点感动,说你们吃吧,我不饿。

  柳玄纯劝他,不吃早餐哪有精神打游戏,快过来,我都给你们盛好了。那边邓芹也附和着,齐铭生平第一次被两个女生这么热情地邀请吃早餐,激动得有点喘不过气来。

  他光速的洗漱完毕,柳玄纯端了一大碗绿豆粥给他,桌子中间还有几个白煮蛋,齐铭到这城市后周末一般睡懒觉,很少吃早饭,这一大早的吃早餐,居然幸福感满满。

  他一边喝粥一边问到,你们周末一般都干什么啊?

  柳玄纯说,我们很少出去,周末一般都是在家看看书,打扫卫生,或者出去看看电影,逛逛街。

  齐铭问,你们俩都是女生,就没有想过找个男生来合租会不方便吗?

  柳玄纯和邓芹相视一笑,我们当然想过,但是我们一开始就想好了,现在社会上不安定因素很多,多个男生一起合租会更安全一点。

  齐铭想,敢情拿我当保镖来了。他浮于表面地对二人笑笑,放心,我可是我们学校跆拳道的队长,有我在,什么都不用怕。

  严舒欢听说了齐铭之所以能够合租的缘由后说,不出两个月,当她们看到你满屋子乱扔的臭袜子和脏衣服,她们就会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而后悔,同样的,当你看到她们的素颜,你也会恨不得马上搬走,反正我是不相信合租的男生都是绅士又讲卫生,女生都是温柔又体贴,你也不是没住过大学宿舍,室友有的问题,你现在的室友也会有,区别只是换了个性别,以后还是很可能产生各种矛盾的,现实就是这么残酷。你且谨慎着吧。

  齐铭说,你也别我一搬进去就给我泼冷水啊,说不定这俩都是善类。

  何应龙邪恶的看着他,祝你好运。

  

  踏雪瞻云

  2019.08.21 23:03

  字数 2014

  从海边回来,梁冬冬整个人黑了一圈,像是一块散发着浓郁香味的巧克力。公司时不时有人看着这位黑珍珠窃窃私语,梁冬冬一个大义凛然的猛回头,对来人侧目而视,却让自己声名远播。

  林晨境况差不多,俩人在公司行走,像是从非洲派过来的特使,连老大梁樱都忍不住打趣说要给他额头贴个月亮。

  齐铭打过来叫林晨陪他去看房子。

  你不是前段时间才搬家吗?

  房东赶人,不得不搬。

  盛夏的傍晚,霞光满天,林晨的脸上透着光,按着手机上的APP找过去,高端的房子住不起,只能找一些平价的合租房。房东大多是本地人,操着一口小众的方言,丢下一个个苛刻的条件,俩人不时询问,从上午找到中午,一无所获。

  想不到租个房子这么难。

  林晨说。

  齐铭紧锁眉头,他看着一栋房子贴着的“无空房”陷入了沉思。

  虽然网上看起来有很多房子,但是实际上有很多房源是中介放出来的,齐铭不想交中介费,直接和业主签约,就只能自己找。这样也有风险,因为很多所谓的业主其实是骗子,伪造一份合同,等租客交了押金和房租之后就消失了,还有一些房东有独特的爱好,比如不喜欢别人把他的房子重新装修或者贴上墙纸,也有一些本着讲卫生的原则不喜欢租客养宠物或者带小孩。

  齐铭打电话给之前联络好的一户房源,结果房东说房子刚刚被租出去了。可见这个地段这时候的房子非常紧俏,当天搬走,隔天就有人搬进来。

  第二个电话是个女孩接的,原来她不是业主,也是租客,现在有三房一厅招合租,有个女孩搬走了,她们招新的室友。房子算是精装修的,家电一应俱全,两个大一点的卧室已经住人了,还剩一个小房间空着,里面有张一米二的床,一个衣柜,一张电脑桌,墙上挂着空调,齐铭看到空调眼睛一亮,那个领他进来的女生迅速地捕捉到他的这一微表情。

  月租1500,押一付三,齐铭第二天就拎着细软搬进来了。梁冬冬看到他和俩女生合租,大大咧咧的说,齐铭,你艳福不浅啊。

  齐铭赶紧说,怎么说话呢,我们大伙儿是纯洁的革命友谊。人家有男朋友呢,别坏了人家的名声。

  梁冬冬顺势问领齐铭他们进来的女生说,哎,小姐姐,你有男朋友吗?

  那女生一头短发,干净清爽,闻听此言,愣了一下说,呃,暂时单身...

  梁冬冬转过头,得意地望着齐铭,那意思很明显,看我多厉害,给你刺探到了情报。

  齐铭一脸无奈,拿起拖把去卧室拖地。

  地面被拖得一尘不染之后,林晨搬起他的电脑主机走进去,往电脑桌下面塞,梁冬冬也帮忙拿了个显示器,还有剩余的生活用品被齐铭大刀阔斧地码放在卧室的各个角落,尘归尘,土归土。梁冬冬说,齐铭,我要说句实话,这估计是你住在这里最干净的时刻了。

  齐铭说,胡说,我可是有洁癖的。

  齐铭曾经的室友林晨猝不及防的听到这句话,呛到咳嗽起来。梁冬冬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已到中午,为了感谢二人的帮忙也为了庆祝一下乔迁之喜,齐铭请他们去了楼下的湘菜馆,顺便把合租的两位女生也一起叫了过去。

  两位室友,短发那位叫柳玄纯,来自南方某城市,长发的叫邓芹,略显内敛,来自西部某市。柳玄纯是会计,邓芹是名设计师。

  齐铭这个自来熟一顿饭的功夫就和俩人打得火热,梁冬冬和林晨暗暗佩服。

  工作日的时候,齐铭加班到月上柳梢头,剩下两人基本上碰不到,只有周末才是闲暇到睡到自然醒,正在迷迷糊糊周公解梦,突然有人敲门,柳玄纯的声音传过来,齐铭,起来吃早餐了。

  齐铭马上用被子蒙起头假装未醒,没想到柳玄纯却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不停地敲门,齐铭只得穿上内裤,用手抓了两把乱糟糟的头发,一开门,柳玄纯清秀的一张脸就映入眼帘,她笑眼盈盈地说,我煮了绿豆粥,一起喝吧。

  齐铭略感尴尬,又有点感动,说你们吃吧,我不饿。

  柳玄纯劝他,不吃早餐哪有精神打游戏,快过来,我都给你们盛好了。那边邓芹也附和着,齐铭生平第一次被两个女生这么热情地邀请吃早餐,激动得有点喘不过气来。

  他光速的洗漱完毕,柳玄纯端了一大碗绿豆粥给他,桌子中间还有几个白煮蛋,齐铭到这城市后周末一般睡懒觉,很少吃早饭,这一大早的吃早餐,居然幸福感满满。

  他一边喝粥一边问到,你们周末一般都干什么啊?

  柳玄纯说,我们很少出去,周末一般都是在家看看书,打扫卫生,或者出去看看电影,逛逛街。

  齐铭问,你们俩都是女生,就没有想过找个男生来合租会不方便吗?

  柳玄纯和邓芹相视一笑,我们当然想过,但是我们一开始就想好了,现在社会上不安定因素很多,多个男生一起合租会更安全一点。

  齐铭想,敢情拿我当保镖来了。他浮于表面地对二人笑笑,放心,我可是我们学校跆拳道的队长,有我在,什么都不用怕。

  严舒欢听说了齐铭之所以能够合租的缘由后说,不出两个月,当她们看到你满屋子乱扔的臭袜子和脏衣服,她们就会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而后悔,同样的,当你看到她们的素颜,你也会恨不得马上搬走,反正我是不相信合租的男生都是绅士又讲卫生,女生都是温柔又体贴,你也不是没住过大学宿舍,室友有的问题,你现在的室友也会有,区别只是换了个性别,以后还是很可能产生各种矛盾的,现实就是这么残酷。你且谨慎着吧。

  齐铭说,你也别我一搬进去就给我泼冷水啊,说不定这俩都是善类。

  何应龙邪恶的看着他,祝你好运。

  从海边回来,梁冬冬整个人黑了一圈,像是一块散发着浓郁香味的巧克力。公司时不时有人看着这位黑珍珠窃窃私语,梁冬冬一个大义凛然的猛回头,对来人侧目而视,却让自己声名远播。

  林晨境况差不多,俩人在公司行走,像是从非洲派过来的特使,连老大梁樱都忍不住打趣说要给他额头贴个月亮。

  齐铭打过来叫林晨陪他去看房子。

  你不是前段时间才搬家吗?

  房东赶人,不得不搬。

  盛夏的傍晚,霞光满天,林晨的脸上透着光,按着手机上的APP找过去,高端的房子住不起,只能找一些平价的合租房。房东大多是本地人,操着一口小众的方言,丢下一个个苛刻的条件,俩人不时询问,从上午找到中午,一无所获。

  想不到租个房子这么难。

  林晨说。

  齐铭紧锁眉头,他看着一栋房子贴着的“无空房”陷入了沉思。

  虽然网上看起来有很多房子,但是实际上有很多房源是中介放出来的,齐铭不想交中介费,直接和业主签约,就只能自己找。这样也有风险,因为很多所谓的业主其实是骗子,伪造一份合同,等租客交了押金和房租之后就消失了,还有一些房东有独特的爱好,比如不喜欢别人把他的房子重新装修或者贴上墙纸,也有一些本着讲卫生的原则不喜欢租客养宠物或者带小孩。

  齐铭打电话给之前联络好的一户房源,结果房东说房子刚刚被租出去了。可见这个地段这时候的房子非常紧俏,当天搬走,隔天就有人搬进来。

  第二个电话是个女孩接的,原来她不是业主,也是租客,现在有三房一厅招合租,有个女孩搬走了,她们招新的室友。房子算是精装修的,家电一应俱全,两个大一点的卧室已经住人了,还剩一个小房间空着,里面有张一米二的床,一个衣柜,一张电脑桌,墙上挂着空调,齐铭看到空调眼睛一亮,那个领他进来的女生迅速地捕捉到他的这一微表情。

  月租1500,押一付三,齐铭第二天就拎着细软搬进来了。梁冬冬看到他和俩女生合租,大大咧咧的说,齐铭,你艳福不浅啊。

  齐铭赶紧说,怎么说话呢,我们大伙儿是纯洁的革命友谊。人家有男朋友呢,别坏了人家的名声。

  梁冬冬顺势问领齐铭他们进来的女生说,哎,小姐姐,你有男朋友吗?

  那女生一头短发,干净清爽,闻听此言,愣了一下说,呃,暂时单身...

  梁冬冬转过头,得意地望着齐铭,那意思很明显,看我多厉害,给你刺探到了情报。

  齐铭一脸无奈,拿起拖把去卧室拖地。

  地面被拖得一尘不染之后,林晨搬起他的电脑主机走进去,往电脑桌下面塞,梁冬冬也帮忙拿了个显示器,还有剩余的生活用品被齐铭大刀阔斧地码放在卧室的各个角落,尘归尘,土归土。梁冬冬说,齐铭,我要说句实话,这估计是你住在这里最干净的时刻了。

  齐铭说,胡说,我可是有洁癖的。

  齐铭曾经的室友林晨猝不及防的听到这句话,呛到咳嗽起来。梁冬冬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已到中午,为了感谢二人的帮忙也为了庆祝一下乔迁之喜,齐铭请他们去了楼下的湘菜馆,顺便把合租的两位女生也一起叫了过去。

  两位室友,短发那位叫柳玄纯,来自南方某城市,长发的叫邓芹,略显内敛,来自西部某市。柳玄纯是会计,邓芹是名设计师。

  齐铭这个自来熟一顿饭的功夫就和俩人打得火热,梁冬冬和林晨暗暗佩服。

  工作日的时候,齐铭加班到月上柳梢头,剩下两人基本上碰不到,只有周末才是闲暇到睡到自然醒,正在迷迷糊糊周公解梦,突然有人敲门,柳玄纯的声音传过来,齐铭,起来吃早餐了。

  齐铭马上用被子蒙起头假装未醒,没想到柳玄纯却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不停地敲门,齐铭只得穿上内裤,用手抓了两把乱糟糟的头发,一开门,柳玄纯清秀的一张脸就映入眼帘,她笑眼盈盈地说,我煮了绿豆粥,一起喝吧。

  齐铭略感尴尬,又有点感动,说你们吃吧,我不饿。

  柳玄纯劝他,不吃早餐哪有精神打游戏,快过来,我都给你们盛好了。那边邓芹也附和着,齐铭生平第一次被两个女生这么热情地邀请吃早餐,激动得有点喘不过气来。

  他光速的洗漱完毕,柳玄纯端了一大碗绿豆粥给他,桌子中间还有几个白煮蛋,齐铭到这城市后周末一般睡懒觉,很少吃早饭,这一大早的吃早餐,居然幸福感满满。

  他一边喝粥一边问到,你们周末一般都干什么啊?

  柳玄纯说,我们很少出去,周末一般都是在家看看书,打扫卫生,或者出去看看电影,逛逛街。

  齐铭问,你们俩都是女生,就没有想过找个男生来合租会不方便吗?

  柳玄纯和邓芹相视一笑,我们当然想过,但是我们一开始就想好了,现在社会上不安定因素很多,多个男生一起合租会更安全一点。

  齐铭想,敢情拿我当保镖来了。他浮于表面地对二人笑笑,放心,我可是我们学校跆拳道的队长,有我在,什么都不用怕。

  严舒欢听说了齐铭之所以能够合租的缘由后说,不出两个月,当她们看到你满屋子乱扔的臭袜子和脏衣服,她们就会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而后悔,同样的,当你看到她们的素颜,你也会恨不得马上搬走,反正我是不相信合租的男生都是绅士又讲卫生,女生都是温柔又体贴,你也不是没住过大学宿舍,室友有的问题,你现在的室友也会有,区别只是换了个性别,以后还是很可能产生各种矛盾的,现实就是这么残酷。你且谨慎着吧。

  齐铭说,你也别我一搬进去就给我泼冷水啊,说不定这俩都是善类。

  何应龙邪恶的看着他,祝你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