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上古时期“最牛”的大巫师?

  2019 故宫历史网

  在远古时代巫术十分普及,是人类与外界沟通的重要途径。人人只要有祈求神灵帮助的愿望,都可以通过巫术和神灵沟通。然而随着社会的发展,人类社会产生阶级分化,与神灵沟通的事逐渐地被社会上层所垄断,成为了一种独享的权力。

  

  在上古“三皇五帝”的世系之中,伏羲位居“三皇之首”、“百王之先”,是各族共同尊奉的先祖,《左传》《管子》《周易》《庄子》《国语》等先秦典籍都有关于伏羲的记述。《太平御览》第九卷引录《王子年拾遗记》中说:“伏羲坐于方坛之上,听八风之气,乃画八卦。”伏羲坐在方坛上听八风之气,其实是伴以头耳摇摆、挥舞手臂的舞蹈动作的,巫术的仪式感很强。事实上他能描绘八卦,正好说明,在那个时期,他拥有超出常人的神力。可以说,伏羲实际上就是一个大巫师,据传,在伏羲时期就已经形成了令人一听就感到害怕的蛊道巫术。

  当然并不是所有上古部落首领都是大巫师,黄帝可能是当时的极少的例外之一。《太平御览》第—七十九卷中说道:“昔黄神与炎神争斗涿鹿之野,将战筮于巫咸,曰:‘果哉,而有咎。’”这里“黄神”和“炎神”分别指黄帝和炎帝,扶助黄帝的巫咸是神巫,东汉王逸注:“巫咸,古神巫也。”后来也用“巫咸”指代历代神巫。如《楚辞·离骚》云:“巫咸将夕降兮,怀椒糈而要之。”从这些引文中可以看出,当时辅佐首领与调和社会矛盾的工作是由神巫来完成的。神巫巫咸辅佐大神黄帝,为黄帝神想方设法解决问题。黄帝需要神巫巫咸辅佐,说明他自身并非巫师,只是政治领袖和部落长老。而他的对手炎帝,作为传说中伏羲氏的第十世嫡传后裔,却很可能同时是一个大巫师。

  

  传说上古“五帝”之一的颛顼帝高阳氏,“乃命重黎,绝地天通”(《尚书·吕刑》),断绝了大地上的普通人与天地神灵的沟通渠道(绝地天通),巫术就不是人人都会人人都能用的了,而变成了巫师的专业,而巫师与神灵沟通的能力又是与世俗权力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以神灵的意志为世俗的统治提供合法性,因此巫师与部落首领、长老往往又合为一体,很多大巫师其实就是部落的“王”,尧舜禹等等都成为天然的大巫师。

  相传夏禹具有巫师与神的双重人格。相传夏禹变成熊来钻洞以此来疏通河道,这其实是一种象征着有治水作用的巫术,本质上是一种模仿巫术,他施展巫术时的步法被后世称为禹步,据说是一种处于迷幻状态的舞步。

  巫风在商朝开国时也很盛行。传说商朝第一个君主成汤执政的时候,天下大旱七年。汤占卜的结果,说要用人作牺牲,老天才会下雨。汤不忍心拿活人祭天,于是自己穿上麻布衣服,披上干枯的茅草,驾着白马拉的大车,用这种苦行到祖灵所在地桑林去求雨。果然,他的祷告未完,大雨就下起来了。人们欣喜若狂,跳起舞来。这一场舞蹈保留下来,就叫《桑林》。跳《桑林》时,人们打着有五色羽毛的旗子,头上也插着彩色的羽毛。汤灭夏桀以后,命伊尹整理了这个舞蹈,就是《大濩(shén)》,成为商代祭祀先王的乐舞。演出时要敲着鼗(táo)、磬、钟,吹着管,还有歌队歌唱,气氛威严而肃穆。

  从甲骨卜辞的内容看,商朝人用舞很频繁,尤其在祭祀和求雨时,巫舞几乎是不可少的。如,卜辞所记:“庚寅卜,辛卯隶舞,雨。壬辰隶舞,雨。庚演卜,癸巳隶舞,雨。庚寅卜,甲午隶舞,雨。”这是作《隶》舞以求雨的记录。

  

  起源于伏羲的《易经》,到了商末时,西伯侯姬昌又按照他的意思做了注解衍生了有名的文王六十四卦,后经周公旦修补成为《周易》。六十四卦中的蛊卦,孔颖达《周易正义》引录褚氏的话说:“蛊者,惑也。”只要是被益虫毒害过的人,他们都会昏迷不醒,所以孔颖达认为蛊字有“惑”字的意思。可以看出,所谓蛊卦,就是指蛊毒,也就是蛊道巫术的表现。而六十四卦的推衍者周文王,当是一位对蛊道巫术了然于胸的大巫师。

  在远古时代巫术十分普及,是人类与外界沟通的重要途径。人人只要有祈求神灵帮助的愿望,都可以通过巫术和神灵沟通。然而随着社会的发展,人类社会产生阶级分化,与神灵沟通的事逐渐地被社会上层所垄断,成为了一种独享的权力。

  

  在上古“三皇五帝”的世系之中,伏羲位居“三皇之首”、“百王之先”,是各族共同尊奉的先祖,《左传》《管子》《周易》《庄子》《国语》等先秦典籍都有关于伏羲的记述。《太平御览》第九卷引录《王子年拾遗记》中说:“伏羲坐于方坛之上,听八风之气,乃画八卦。”伏羲坐在方坛上听八风之气,其实是伴以头耳摇摆、挥舞手臂的舞蹈动作的,巫术的仪式感很强。事实上他能描绘八卦,正好说明,在那个时期,他拥有超出常人的神力。可以说,伏羲实际上就是一个大巫师,据传,在伏羲时期就已经形成了令人一听就感到害怕的蛊道巫术。

  当然并不是所有上古部落首领都是大巫师,黄帝可能是当时的极少的例外之一。《太平御览》第—七十九卷中说道:“昔黄神与炎神争斗涿鹿之野,将战筮于巫咸,曰:‘果哉,而有咎。’”这里“黄神”和“炎神”分别指黄帝和炎帝,扶助黄帝的巫咸是神巫,东汉王逸注:“巫咸,古神巫也。”后来也用“巫咸”指代历代神巫。如《楚辞·离骚》云:“巫咸将夕降兮,怀椒糈而要之。”从这些引文中可以看出,当时辅佐首领与调和社会矛盾的工作是由神巫来完成的。神巫巫咸辅佐大神黄帝,为黄帝神想方设法解决问题。黄帝需要神巫巫咸辅佐,说明他自身并非巫师,只是政治领袖和部落长老。而他的对手炎帝,作为传说中伏羲氏的第十世嫡传后裔,却很可能同时是一个大巫师。

  

  传说上古“五帝”之一的颛顼帝高阳氏,“乃命重黎,绝地天通”(《尚书·吕刑》),断绝了大地上的普通人与天地神灵的沟通渠道(绝地天通),巫术就不是人人都会人人都能用的了,而变成了巫师的专业,而巫师与神灵沟通的能力又是与世俗权力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以神灵的意志为世俗的统治提供合法性,因此巫师与部落首领、长老往往又合为一体,很多大巫师其实就是部落的“王”,尧舜禹等等都成为天然的大巫师。

  相传夏禹具有巫师与神的双重人格。相传夏禹变成熊来钻洞以此来疏通河道,这其实是一种象征着有治水作用的巫术,本质上是一种模仿巫术,他施展巫术时的步法被后世称为禹步,据说是一种处于迷幻状态的舞步。

  巫风在商朝开国时也很盛行。传说商朝第一个君主成汤执政的时候,天下大旱七年。汤占卜的结果,说要用人作牺牲,老天才会下雨。汤不忍心拿活人祭天,于是自己穿上麻布衣服,披上干枯的茅草,驾着白马拉的大车,用这种苦行到祖灵所在地桑林去求雨。果然,他的祷告未完,大雨就下起来了。人们欣喜若狂,跳起舞来。这一场舞蹈保留下来,就叫《桑林》。跳《桑林》时,人们打着有五色羽毛的旗子,头上也插着彩色的羽毛。汤灭夏桀以后,命伊尹整理了这个舞蹈,就是《大濩(shén)》,成为商代祭祀先王的乐舞。演出时要敲着鼗(táo)、磬、钟,吹着管,还有歌队歌唱,气氛威严而肃穆。

  从甲骨卜辞的内容看,商朝人用舞很频繁,尤其在祭祀和求雨时,巫舞几乎是不可少的。如,卜辞所记:“庚寅卜,辛卯隶舞,雨。壬辰隶舞,雨。庚演卜,癸巳隶舞,雨。庚寅卜,甲午隶舞,雨。”这是作《隶》舞以求雨的记录。

  

  起源于伏羲的《易经》,到了商末时,西伯侯姬昌又按照他的意思做了注解衍生了有名的文王六十四卦,后经周公旦修补成为《周易》。六十四卦中的蛊卦,孔颖达《周易正义》引录褚氏的话说:“蛊者,惑也。”只要是被益虫毒害过的人,他们都会昏迷不醒,所以孔颖达认为蛊字有“惑”字的意思。可以看出,所谓蛊卦,就是指蛊毒,也就是蛊道巫术的表现。而六十四卦的推衍者周文王,当是一位对蛊道巫术了然于胸的大巫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