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利恒启示录:从世界钢铁帝国到上帝也救不活的美国工厂

从铁帝国到“美国禁地”

作者严宇

中国商业战略原创文章,转载请联系客服微信:hstlkf

中国商业战略。中国商业名人堂标识:HST L8888

Picture: Network,Photo Bug creative

伯利恒钢铁厂,曾经是世界第二大钢铁公司,现在已经拒绝赌场,它的死亡是美国传统制造业“衰落和不衰落”的标志

2012年11月底,雪散落在美国伯利恒。 在一家咖啡馆里,女摄影师艾丽莎伊芙苏克心不在焉地望着窗外,等待着她将要一起去“美国禁地”冒险的伴侣

调查记者乔纳森瓦尔德曼如期抵达。短暂的交换后,瓦尔德曼让服务员打包一些食物作为甜点。 然后,在一个下雪天,两人起身走出温暖的咖啡馆,准备好必要的设备,出发去破产的伯利恒钢铁厂。

他们的目的地伯利恒钢铁公司曾是世界第二大钢铁帝国,也是美国制造业领先地位的最有利象征。

伯利恒以耶稣基督的出生地命名。这座曾经的钢铁城市现在已经成为宾夕法尼亚州“铁锈地带”的腹地。它以前的辉煌已经变成废墟和衰落的景象。

摄影师苏克是一名工人的孙女。像她的祖父母一样,她住在这家钢铁厂:她把“铁锈”制成艺术品,并把它送到《纽约时报》。

到达生锈的钢铁生产区,五座巨大的高炉肩并肩地站在灰暗的天空下空,四周是带刺的铁丝网 每天,私人保安和城市警察都在附近巡逻,外面挂着警告牌:私人财产不得擅自进入,违者将被起诉!

当苏克和瓦尔德曼踏上“不要穿越”的栅栏进入钢铁厂时,他们看到了钢铁帝国终结的画面:

工厂覆盖着灌木和藤蔓、破碎的门窗、斑驳的墙壁和十多米高的废弃烟囱 更令人震惊的是,40到50公斤的异物会随时掉落。

这个5小时的“冒险”也是瓦尔德曼在他的书《锈蚀:人类最漫长的战争》中写的。

伯利恒钢铁公司的创始人查尔斯施瓦布是美国梦的代表

施瓦布于1862年出生于美国的一个小村庄,仅接受过短期教育,15岁就去当新郎。他花了三年时间才筹集到足够的钱买一张公共汽车票,然后来到钢铁巨头安德鲁卡内基的一个建筑工地工作。

施瓦布在任期间努力工作。其他人打牌喝酒。他整晚熬夜阅读和做笔记,自学各种建筑知识 当经理来视察建筑工地时,他的同事们正在聊天,他静静地躲在显眼的角落看书。 经理好奇地问他为什么想学这些东西。他合上笔记本,坐好。“我不仅为老板工作,也不仅仅是为了赚钱。我正在为我的梦想和伟大的未来而努力。” "

那时,美国仍然可以相信天堂,奖励辛勤工作。施瓦布有能力,热爱学习,出生在底层,一路成为建筑公司的经理。在《多重冲击》中演出后,他成为钢铁大王卡内基的副手。

大约在1890年,为了获利,美国资本家开始通过垄断工业建立寡头政治,形成从洛克菲勒的“标准石油信托”到摩根大通的“货币信托”的怪物

在19世纪的最后十年,美国成为最大的经济体,依靠寡头垄断国家的命脉。这座山上的城市逐渐形成。

摩根大通很久以前就想将钢铁行业纳入他的领域,并且还与他在联邦钢铁公司的朋友合作。 但是在美国钢铁业,没有卡内基的公司,就不能称之为信托。 摩根需要与之合作,但卡内基对这些“商业劫匪”非常反感,甚至发誓不涉足华尔街。

1900年底的一次晚宴改变了僵局,在美国工业史上留下了重要的一幕。

12月12日晚,80多名政要聚集在纽约市第五大道的大学俱乐部舞厅欢迎施瓦布。 两位银行家感谢施瓦布在家乡的热情款待。

在谈话中,施瓦布指出了当前大众信任的缺点。商业抢匪的逻辑无非是形成垄断,抬高价格获取利润,这将在一个发展的时代限制市场的发展。 钢铁信托公司应该降低生产成本,开发多种用途来扩大市场,直到它主宰世界。

摩根大通想促进钢铁行业的整合,当他听说这件事时,似乎遇到了一位知心朋友。 晚饭后,两个人来到靠窗那张不舒服的高椅子上,双腿下垂,秘密交谈了一个小时。

不久,摩根大通邀请施瓦布到他家进一步讨论,但遭到拒绝 施瓦布给出的理由是,如果卡内基先生知道他最信任的总统与摩根有交易,影响就不好了。

在摩根的推动下,施瓦布害羞地答应摩根在再次会面时试图说服卡内基卖掉公司

1901年2月,施瓦布选择了一个好天气,邀请卡内基去打高尔夫球。 他让球消失得无影无踪,卡内基玩得很开心。 施瓦布借此机会介绍了摩根的计划,并诱惑性地告诉卡内基,你可以自己定价。

当时家庭的变化和日渐衰老的身体让56岁的卡内基松了一口气。 第二天,施瓦布收到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4.8亿美元

摩根财团欣然同意 当时,美国政府的预算是3.5亿美元。

天价并购创造了美国首富“安德鲁卡内基”,也是历史上第一家资本超过10亿美元的企业:美国钢铁公司

Schwab赚了数百万美元,成为公司的首任首席执行官;摩根财团收获了近1亿美元,其余的喝汤者也发了财。吞下太阳的摩根被加冕为新的钢铁之王。 《全球杂志》甚至发布了一份文件说:

“自1901年3月3日以来,世界不再由所谓的政治家控制,而是由那些控制金钱的人控制 “

到1903年,美国钢铁公司拥有自己的煤、铁矿石、铸造厂、钢厂和运输系统,生产能力占美国钢铁总产量的60%以上。 施瓦布是造成这一局面的主要因素,在冲突中被摩根赶出了公司。

施瓦布从1904年的反击中归来。凭借早期的资本积累和早期的布局,他成功地将两家企业合并,建立了自己的“钢铁信托” 美国造船公司最初计划重组为伯利恒钢铁和造船公司,但在施瓦布的参与下,新公司成为伯利恒钢铁公司。

施瓦布的举动激怒了摩根 面对后者的压制,施瓦布在新技术“工字钢”上投入巨资,并借钱建造了一座新工厂。 这根万能钢梁成为伯利恒崛起的关键。它的抗弯能力强,结构简单,节省成本,重量轻,使得在那个时代建造摩天大楼成为可能。

战争让伯利恒成为巨人

1914年,萨拉热窝的枪声传到了美国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前,美国陷入经济萧条,整个股票市场萧条。 然而,伯利恒公司依赖于新技术的发展。1912-1914两年间,净利润增长400%,股价受市场影响,保持在40-50美元。

任何有爱心的人都能看到伯利恒爆发前的镇压

果然,战争开始了,伯利恒钢铁公司因为自己的武器属性赚了很多钱。 仅从英国,它就赢得了1.35亿美元的订单,垄断了向盟军供应弹药的业务。

在这场最残酷的世界大战中,美利坚合众国的国家命运没有后退,而是前进了 这个可怜的男孩施瓦布也在战争中实现了真正的阶级飞跃,成为了另一个未来将和卡内基享有同样名声的钢铁之王。

他的伯利恒帝国在冉冉崛起

伯利恒钢铁公司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的美国大萧条期间也保持成功

伯利恒钢铁凭借卓越的技术,被用于纽约80%的高层建筑。 当时,有句谚语说伯利恒钢铁公司是纽约所有。

1939年9月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时任伯利恒钢铁公司总裁的尤金?吉福德。尤金吉福德格雷斯正在悠闲地打高尔夫球。 一个球童跌跌撞撞地向他走来,喊道:“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了。”

听了这话,又高又高的格雷斯夸张地笑了笑,随手放下球杆,双手看着他的同事:“先生们,我们会赚很多钱的。” “

伯利恒钢铁帝国的创始人施瓦布也是在今年去世的

随着珍珠港事件的爆发,美国参战,盟军对钢铁的需求急剧增加,钢铁公司“被动地”扩大生产能力,这也促进了钢铁技术和产品的升级。 伯利恒很容易收到超过13亿美元的订单:弹药、大炮、军舰等。

世界大战使伯利恒成为“致命的商人”,世界第二大钢铁公司和最大造船厂

战争的紧迫性使得盟军对设备的需求更加迫切。格蕾丝答应美国总统罗斯福每天建造一艘船,但他每天建造15艘船,速度远远超过了目标。

据统计,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伯利恒的15个造船厂生产了1121艘船只,远远超过世界上其他造船厂,建造的船只数量是美国两大洋船队的五分之一。 仅造船就雇佣了18万人,而整个公司雇佣了30万人。

这是一个以钢铁为国家的战争时代。格蕾丝的一举一动都吸引了全世界的注意。就连华尔街也不得不参考“高炉操作指数”来分析股市的走势。

矗立在云层中的伯利恒钢铁公司将在每个工厂附近建造高尔夫球场。这些环形的田野是伯利恒钢铁公司的荣耀。 此外,大量漂亮的年轻女性被雇用来指导工厂的路线。

每个工作日早上,护送人员都在工厂屋顶等待看守人发出信号,告诉他们格雷斯的车队来了。 陪同人员还将为威严的老板准备电梯,让他去行政办公室。

《财富》杂志根据该公司1944年的收入,在美国500强排名中,伯利恒钢铁公司名列第八。 这是它的顶峰,也是秋天的开始。

由于无限扩张的辉煌,格蕾丝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仍然控制着伯利恒,尽管那时他已经80岁了。 伯利恒召开董事会时,这创造了一个奇观:“格蕾丝,由于年龄和精力有限,偶尔会打瞌睡和睡着。在竞争激烈的会议室里,本突然变成了一个静止的世界。

最后在1957年,格蕾丝交出了帝国的权杖,另一个时代的故事开始了。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日本钢铁公司派遣高层人员到伯利恒钢铁厂学习。当我亲眼看到他们被如此先进的机械设备和现代生产方法打败时,我毫不犹豫地说:这就是世界!

但是20年后,日本钢铁已经崛起并开始在世界范围内击败伯利恒。 当他们再次来访时,访问团面对伯利恒匆忙离去,伯利恒仍然未变。 代表团团长忍不住问:“几十年来,你们的工厂一点都没变,但是工人和高级管理人员是这个行业的顶尖人才。这个钢铁帝国有什么不好?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订单的减少导致伯利恒立即解雇雇用的女工,男工的工资保持不变。 然而,价格正在飙升,不满情绪正在蔓延。

朝鲜战争后,美国成立了一个价格和工资委员会来控制战时价格,以控制钢铁价格和工人工资。 时任总统杜鲁门(Truman)给伯利恒一份2.3亿美元的免税证明,这进一步激起了被压榨工人的不满。

“我们越来越努力工作。我们生产的钢越多,我们得到的报酬就越少 ”“我为税务局和牟取暴利的商人工作 ”“我在屠宰场工作。救护车每天都载着我附近的人.“

1950年,在伯利恒钢铁公司的高炉旁,上述谈话迅速传播开来。

然后,在钢铁工会的鼓动下,工人们开始向政府施压,要求他们每小时加薪26美分。 相反,政府向钢铁厂施压,要求提高工人工资。

资本家欣然同意,但要求钢材价格每吨上涨12美元。 政府断然拒绝,所以一切保持不变。

1952年,钢铁工人将走上街头,在一系列工会的支持下举行全国范围的罢工。 当时,朝鲜正处于激烈的战斗中。钢铁工会就像是从釜底抽薪,让美国高层官员陷入深深的焦虑之中,而资本家仍然坚持提价。

杜鲁门立即宣布“战时控制”美国钢铁公司。他呼吁总统有权阻止国家走向地狱。 资本家转身把杜鲁门带到美国最高法院。

法院裁定“总统违宪”,杜鲁门归还了钢铁公司,工人们继续罢工。 处于极度焦虑状态的杜鲁门召集钢铁工业的劳资双方在他的办公室进行谈判。

最终的结果是快乐的。工人每小时工资增加21美分,钢材价格每吨上涨5.2美元。美国输了这场战争

当时位于欧洲的奥地利已经成为一个新的工业圣地,因为那里发明了一种新工艺:碱性转炉炼钢,其成本比传统平炉炼钢低40%至50%,运营成本降低25%

另一种革命性的“电弧法”相继诞生。这项技术可以用电回收废金属并将其转化成钢。 这项革命性的技术形成了一所新学校:短流程钢厂。

传统的长流程钢铁厂,如伯利恒钢铁厂,大多集中在原材料产地附近。 短流程钢厂依靠电弧法回收废金属,打破地域限制,规模小、分布广、成本低,迫使长流程钢厂以低成本退出市场竞争。

伯利恒钢铁厂,曾经以新技术起家,却饱受大公司的疾病之苦,极其傲慢,对这些新技术视而不见 我们将继续在车间增加效率完全低下的平炉,增加对过时技术的投资,并应工会要求招聘大量工人和提高工资。

伯利恒已经变得极其臃肿,有32个工作岗位和多种职能 当时,车间操作人员需要更换灯泡,必须找一位专家来拧紧。 从首席执行官到工厂车间,共有8级管理组织。

此外,伯利恒公司的管理层犯了战略错误 他们把所有的钱都押在开一家新工厂上,没有为工人设立退休基金。

1973年,美国钢铁产量达到1.36亿吨,为历史最高水平,并进入产能过剩阶段。

与此同时,日本和欧盟的工业开始依靠新技术和低劳动力成本崛起。 美国工业化进入完成期,开始调整经济战略。经济增长的引擎从传统制造业转向金融和服务业。

伯利恒钢铁帝国,变得索然无味

在帝国灭亡的路上,美国钢铁工会值得一提。 工会权力极大,罢工制度极其细致。

它有一个群众纠察队来确保工人中没有“坏人”。救济委员会保证后勤工作;定期举行罢工会议,鼓励工人提问和进行讨论;它有一个高效的宣传和鼓动委员会。他们还为罢工工人组织娱乐节目。坚持不歧视政策,团结所有力量,包括黑人。

如此强大的战斗力自然会使钢铁企业纷纷撤退,使美国钢铁工人的工资增幅明显高于其他传统制造业 后者在美国工业化完成后不可避免地进入衰退。

随着美国城市化和工业化的完成,美国建筑业也进入了一个平稳期,在20世纪70年代中期达到最高点。 经济衰退后,钢铁需求下降,美国建筑业的经济地位开始逐渐下降。

类似的情况在美国汽车工业中仍然存在。 20世纪80年代中期,美国汽车月销量达到了历史最高点。 自那以后,美国汽车工业的增长率已经放缓,对钢铁的需求继续下降。

建筑业和汽车业衰退的背后是服务业的崛起和消费的复苏。美国的产业结构开始深入调整,服务业比重上升。 美国国内钢铁市场的需求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将不可避免地下降。

在海外市场,美国钢铁业没有日本和欧洲的优势。 原因是美国钢铁的高成本、热爱罢工的工人、落后的技术和外国政府对国内钢铁工业的大力支持,使美国钢铁工业失去了全球优势,美国已成为对外贸易中钢铁的净进口国。

1977年,在全球化浪潮以及日本和欧洲廉价钢铁的冲击下,伯利恒不得不关闭落后的生产工厂,解雇工人。他还支付了4.83亿美元的退休金和其他遣散费,这是他40年来的首次亏损。

1982年,伯利恒有太多退休员工无法忍受,更新技术也很慢。 此外,它的钢厂数量众多,产量太大,成本太高。然而,他们无法与新钢厂竞争,甚至在那一年损失了15亿美元。

然而,面对国内钢铁行业产能过剩的普遍困境,美国政府并没有选择在钢铁行业进行产能改革,而是在政治力量的影响下举起了贸易保护的旗帜。

面对“生死两难”的局面,钢铁公司和工会真诚团结,加入钢铁生产区成员,形成“钢铁三角”,成为推动钢铁贸易保护的强大政治力量。

由于这种压力,整个20世纪80年代,美国政府直接向钢铁企业提供了300亿美元的补贴。国会还通过了一项法案,禁止在公路和机场等基础设施项目中使用廉价的外国钢铁,以确保国产钢铁获得25%的利润。

美国政府也参与了钢铁技术的研发。

但美国钢铁公司长期以来无法应对日本等新兴钢铁强国的冲击,因此美国不得不直接推出针对钢铁行业的流氓贸易保护政策:

自愿限制协议(VRA),该协议逐渐扩大了限制进口国家的覆盖面,并逐渐明确了进口的数量和种类。基准价格体系,明确的基准价格,低于基准价格进入美国市场将自动引发由政府主导的反倾销调查

1988年,依赖政府保护以避免与外国企业竞争的伯利恒钢铁公司暂时恢复了利润。

但这一利润是伯利恒的最后一点 即使在政治力量的保护下,帝国也长期积累困难。

政府的保护政策阻碍了钢铁行业产能的削减,留下了尚未淘汰、能够生存的大型钢铁企业,但生产成本仍然很高,美国钢铁企业的国际竞争力仍然很弱。

1990年,在各种保护下,美国钢铁贸易的净出口值为-71.9亿美元。

这篇文章从微信公众号开始:中国商人陶略 文章内容属于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贺勋的立场。 投资者应根据这一原则自行承担风险。

(责任编辑:张洋HN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