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伦理】母子悲歌(206)



  前情回顾:六嫂对来宝说只要雪兰把耶稣的书搬回家就她不客气,来宝便劝解母亲别和六嫂对着干,母亲屈服了口头答应了来宝的劝解 。

  第二百零六章? 如意

  自从回娘家亲眼目睹母亲被大哥轰出门口后,来宝心里的担忧犹如荒草般疯长。可这一切她都只能独自一人默默地承受着,根本无法向任何人诉说。

  话说雪兰,她可是望眼欲穿才盼得来宝回来一次,本来还指望着她会帮自己出头,去与福安夫妇俩评评理,让他们意识到孽待老人是不对的,从此善待自己。

  可结果却让雪兰大失所望,来宝非但没能帮自己伸张正义,反而还帮福安夫妇俩挤兑自己,要自己无奈屈服。这口怨气可是一直堵在她胸口啊,让她觉得呼吸困难。

  正因为雪兰只是表面上答应来宝以后不会拿耶稣的书籍回家,所以她还是会悄悄地把那些书拿回来藏进被窝里,晚上关了门再把书拿出来偷偷地默诵。

  六嫂可是个细心的人,有天晚上睡一觉醒来后,她觉得口渴极了。于是,她便爬起床来到厨房喝水。等她喝了一杯水关灯要返回房间时,发现有橘黄色的灯光从雪兰的房门缝隙泄露过来。

  很显然,雪兰还没有睡觉。六嫂想,这老东西三更半夜不睡觉在干嘛呢?难道还在读那让人倒霉的经书?

  想着这些,六嫂便决定去一看究竟。于是,她轻手轻脚地打开大门,从房门的左侧走到雪兰的窗底下偷偷往里面看,只见雪兰带着老花镜,手里捧着一本厚厚的书,在聚精会神地阅读着。

  原来这老家伙口是心非还是死性不改,还在读这邪门的玩意。这时候,她认为自己完全可以在这个家站稳脚跟了。如此,她脸露笑意身轻如燕地返回房间。

  房间里,福安还在甜甜的睡梦中,那有节奏的呼噜声在三更半夜里尤为刺耳。六嫂脱了鞋上床,俯下身子用左手捏住了福安的鼻孔,只一会功夫,他便被呛醒了。

  他睁开睡眼惺忪的双眼,看见六嫂正坐在旁边看着自己,便有些不悦地问:"三更半夜的不让人不睡觉,干嘛呀?"

  "嘘!小点声,别吵醒妞妞!"六嫂做了个手势小声说到。

  看着六嫂神秘兮兮的样子,福安的睡意顿时消失殆尽,他压低声音说:"特意叫我起来有什么事呀?"

  "福安,自从我上次流产以后就再也怀不上孩子了,你想知道是什么原因吗?"六嫂看着福安,满脸神秘地说 。

  福安直视着六嫂那让他无法琢磨的眼神问:"快说说,到底什么原因。"

  "就是因为你妈啊!"六嫂快言快语地说道。

  听了六嫂的话,福安疑惑地问:"为什么呢?"

  "就因为你妈去信那邪门的耶稣啊,我不是告诉你了吗?凡是信耶稣的人家,必然是没有后代的。"六嫂不紧不慢地说。

  六嫂的话让福安对母亲的敌意又加多了几分,他颇为无奈地说:"那老不死的东西,我真的恨死他了。"

  此时,六嫂又不失时机地说:"你自己去看看吧,现在你妈还在房间里看那些邪门的书呢?"

  "这样啊,那我去看看。"说完福安爬起床便向屋外走去。

  当他来到母亲的窗底下,透过窗户一看,六嫂果然没有骗人。此刻,一股无名之火在他的胸膛里燃烧,他恨不得马上推门进去,把母亲正在看的书,撤个稀巴烂。

  就在福安要发作的时候,悄悄跟着出来的六嫂扯住了福安的衣角,凑近他耳朵说:"别动粗了,跟我回房间,我告诉你一个好办法。"

  福安半信半疑地跟着六嫂回了房间,立马问:"你到底有什么好办法呢?"

  "你妈不是要在晚上读那让你倒霉的书吗?假如没有灯光,看她还怎么读。"六嫂颇为得意地说。

  福安似乎在这一刻也开窍了,他问:"你的意思是让我剪短她房间的电线?"

  "这话可是你自己说的,你千万别认为是我教你的!"说完,六嫂冲着福安笑了笑。

  福安也冲六嫂笑了笑说:"还是我媳妇聪明!"

  "福安,你是你爸的独苗,你一定也不希望你自己没有后代吧?其实,我也非常想帮你生儿育女。上次流产后那么久怀不上孩子,我心里也非常着急。上个月我还特意去观音庙去问大仙,我为什么怀不上孩子?大仙就说,就因为我们家邪气重,我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后来大仙指点说你家里有没有人信奉邪教?"六嫂一口气就编了这个无中生有的假事。

  听了六嫂这么说,福安也深信自己之所以还没有自己的孩子,完全就是因为母亲要信奉邪教啊!他想,既然母亲不仁在前,也别怪我不义了。

  第二天中午,福安在吃了午饭后特意不休息,赶回家中,目的就是要让母亲房间里的电灯亮不起来。

  毕竟他十分清楚,母亲干活的速度超慢,没有一点时间观念。所以他料定,他在工地吃了午饭再回家,母亲必定还在地里忙活。

  真可谓知母莫如子,福安赶到家的时候,雪兰真的不在家。他先动作迅速地找来一把剪刀,之后来到电表前,一把将把电表的总闸门打了下来。

  做完这一切,福安可以毫无顾虑地去剪断母亲那个房间的电线了。

  本来六嫂还担心福安会心软,不敢真正去剪断他母亲房间那条电线。可当她看着福安拿起剪刀,"咔嚓"一声就把那根线剪断的时候,她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易觉察的胜利者的微笑。

  当然,互相厌恨的福安和雪兰母子俩,他们压根不知道,正是因为母子俩那冷漠得不近人情的亲情,让六嫂有了可乘之机。

  从今以后,已到了更年期六嫂再也不用担心自己不能怀孕了。毕竟,让福安没有孩子的人是雪兰。

  若是雪兰不信奉耶稣,若是母子关系亲密,六嫂觉得或许自己在这个家里就如履薄冰了。真是天助她也,让她有机会步步紧逼,步步如意。

  

  图片发自简书App

  96

  显山露水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7.1

  2019.07.30 16:45*

  字数 2002

  前情回顾:六嫂对来宝说只要雪兰把耶稣的书搬回家就她不客气,来宝便劝解母亲别和六嫂对着干,母亲屈服了口头答应了来宝的劝解 。

  第二百零六章? 如意

  自从回娘家亲眼目睹母亲被大哥轰出门口后,来宝心里的担忧犹如荒草般疯长。可这一切她都只能独自一人默默地承受着,根本无法向任何人诉说。

  话说雪兰,她可是望眼欲穿才盼得来宝回来一次,本来还指望着她会帮自己出头,去与福安夫妇俩评评理,让他们意识到孽待老人是不对的,从此善待自己。

  可结果却让雪兰大失所望,来宝非但没能帮自己伸张正义,反而还帮福安夫妇俩挤兑自己,要自己无奈屈服。这口怨气可是一直堵在她胸口啊,让她觉得呼吸困难。

  正因为雪兰只是表面上答应来宝以后不会拿耶稣的书籍回家,所以她还是会悄悄地把那些书拿回来藏进被窝里,晚上关了门再把书拿出来偷偷地默诵。

  六嫂可是个细心的人,有天晚上睡一觉醒来后,她觉得口渴极了。于是,她便爬起床来到厨房喝水。等她喝了一杯水关灯要返回房间时,发现有橘黄色的灯光从雪兰的房门缝隙泄露过来。

  很显然,雪兰还没有睡觉。六嫂想,这老东西三更半夜不睡觉在干嘛呢?难道还在读那让人倒霉的经书?

  想着这些,六嫂便决定去一看究竟。于是,她轻手轻脚地打开大门,从房门的左侧走到雪兰的窗底下偷偷往里面看,只见雪兰带着老花镜,手里捧着一本厚厚的书,在聚精会神地阅读着。

  原来这老家伙口是心非还是死性不改,还在读这邪门的玩意。这时候,她认为自己完全可以在这个家站稳脚跟了。如此,她脸露笑意身轻如燕地返回房间。

  房间里,福安还在甜甜的睡梦中,那有节奏的呼噜声在三更半夜里尤为刺耳。六嫂脱了鞋上床,俯下身子用左手捏住了福安的鼻孔,只一会功夫,他便被呛醒了。

  他睁开睡眼惺忪的双眼,看见六嫂正坐在旁边看着自己,便有些不悦地问:"三更半夜的不让人不睡觉,干嘛呀?"

  "嘘!小点声,别吵醒妞妞!"六嫂做了个手势小声说到。

  看着六嫂神秘兮兮的样子,福安的睡意顿时消失殆尽,他压低声音说:"特意叫我起来有什么事呀?"

  "福安,自从我上次流产以后就再也怀不上孩子了,你想知道是什么原因吗?"六嫂看着福安,满脸神秘地说 。

  福安直视着六嫂那让他无法琢磨的眼神问:"快说说,到底什么原因。"

  "就是因为你妈啊!"六嫂快言快语地说道。

  听了六嫂的话,福安疑惑地问:"为什么呢?"

  "就因为你妈去信那邪门的耶稣啊,我不是告诉你了吗?凡是信耶稣的人家,必然是没有后代的。"六嫂不紧不慢地说。

  六嫂的话让福安对母亲的敌意又加多了几分,他颇为无奈地说:"那老不死的东西,我真的恨死他了。"

  此时,六嫂又不失时机地说:"你自己去看看吧,现在你妈还在房间里看那些邪门的书呢?"

  "这样啊,那我去看看。"说完福安爬起床便向屋外走去。

  当他来到母亲的窗底下,透过窗户一看,六嫂果然没有骗人。此刻,一股无名之火在他的胸膛里燃烧,他恨不得马上推门进去,把母亲正在看的书,撤个稀巴烂。

  就在福安要发作的时候,悄悄跟着出来的六嫂扯住了福安的衣角,凑近他耳朵说:"别动粗了,跟我回房间,我告诉你一个好办法。"

  福安半信半疑地跟着六嫂回了房间,立马问:"你到底有什么好办法呢?"

  "你妈不是要在晚上读那让你倒霉的书吗?假如没有灯光,看她还怎么读。"六嫂颇为得意地说。

  福安似乎在这一刻也开窍了,他问:"你的意思是让我剪短她房间的电线?"

  "这话可是你自己说的,你千万别认为是我教你的!"说完,六嫂冲着福安笑了笑。

  福安也冲六嫂笑了笑说:"还是我媳妇聪明!"

  "福安,你是你爸的独苗,你一定也不希望你自己没有后代吧?其实,我也非常想帮你生儿育女。上次流产后那么久怀不上孩子,我心里也非常着急。上个月我还特意去观音庙去问大仙,我为什么怀不上孩子?大仙就说,就因为我们家邪气重,我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后来大仙指点说你家里有没有人信奉邪教?"六嫂一口气就编了这个无中生有的假事。

  听了六嫂这么说,福安也深信自己之所以还没有自己的孩子,完全就是因为母亲要信奉邪教啊!他想,既然母亲不仁在前,也别怪我不义了。

  第二天中午,福安在吃了午饭后特意不休息,赶回家中,目的就是要让母亲房间里的电灯亮不起来。

  毕竟他十分清楚,母亲干活的速度超慢,没有一点时间观念。所以他料定,他在工地吃了午饭再回家,母亲必定还在地里忙活。

  真可谓知母莫如子,福安赶到家的时候,雪兰真的不在家。他先动作迅速地找来一把剪刀,之后来到电表前,一把将把电表的总闸门打了下来。

  做完这一切,福安可以毫无顾虑地去剪断母亲那个房间的电线了。

  本来六嫂还担心福安会心软,不敢真正去剪断他母亲房间那条电线。可当她看着福安拿起剪刀,"咔嚓"一声就把那根线剪断的时候,她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易觉察的胜利者的微笑。

  当然,互相厌恨的福安和雪兰母子俩,他们压根不知道,正是因为母子俩那冷漠得不近人情的亲情,让六嫂有了可乘之机。

  从今以后,已到了更年期六嫂再也不用担心自己不能怀孕了。毕竟,让福安没有孩子的人是雪兰。

  若是雪兰不信奉耶稣,若是母子关系亲密,六嫂觉得或许自己在这个家里就如履薄冰了。真是天助她也,让她有机会步步紧逼,步步如意。

  

  图片发自简书App

  前情回顾:六嫂对来宝说只要雪兰把耶稣的书搬回家就她不客气,来宝便劝解母亲别和六嫂对着干,母亲屈服了口头答应了来宝的劝解 。

  第二百零六章? 如意

  自从回娘家亲眼目睹母亲被大哥轰出门口后,来宝心里的担忧犹如荒草般疯长。可这一切她都只能独自一人默默地承受着,根本无法向任何人诉说。

  话说雪兰,她可是望眼欲穿才盼得来宝回来一次,本来还指望着她会帮自己出头,去与福安夫妇俩评评理,让他们意识到孽待老人是不对的,从此善待自己。

  可结果却让雪兰大失所望,来宝非但没能帮自己伸张正义,反而还帮福安夫妇俩挤兑自己,要自己无奈屈服。这口怨气可是一直堵在她胸口啊,让她觉得呼吸困难。

  正因为雪兰只是表面上答应来宝以后不会拿耶稣的书籍回家,所以她还是会悄悄地把那些书拿回来藏进被窝里,晚上关了门再把书拿出来偷偷地默诵。

  六嫂可是个细心的人,有天晚上睡一觉醒来后,她觉得口渴极了。于是,她便爬起床来到厨房喝水。等她喝了一杯水关灯要返回房间时,发现有橘黄色的灯光从雪兰的房门缝隙泄露过来。

  很显然,雪兰还没有睡觉。六嫂想,这老东西三更半夜不睡觉在干嘛呢?难道还在读那让人倒霉的经书?

  想着这些,六嫂便决定去一看究竟。于是,她轻手轻脚地打开大门,从房门的左侧走到雪兰的窗底下偷偷往里面看,只见雪兰带着老花镜,手里捧着一本厚厚的书,在聚精会神地阅读着。

  原来这老家伙口是心非还是死性不改,还在读这邪门的玩意。这时候,她认为自己完全可以在这个家站稳脚跟了。如此,她脸露笑意身轻如燕地返回房间。

  房间里,福安还在甜甜的睡梦中,那有节奏的呼噜声在三更半夜里尤为刺耳。六嫂脱了鞋上床,俯下身子用左手捏住了福安的鼻孔,只一会功夫,他便被呛醒了。

  他睁开睡眼惺忪的双眼,看见六嫂正坐在旁边看着自己,便有些不悦地问:"三更半夜的不让人不睡觉,干嘛呀?"

  "嘘!小点声,别吵醒妞妞!"六嫂做了个手势小声说到。

  看着六嫂神秘兮兮的样子,福安的睡意顿时消失殆尽,他压低声音说:"特意叫我起来有什么事呀?"

  "福安,自从我上次流产以后就再也怀不上孩子了,你想知道是什么原因吗?"六嫂看着福安,满脸神秘地说 。

  福安直视着六嫂那让他无法琢磨的眼神问:"快说说,到底什么原因。"

  "就是因为你妈啊!"六嫂快言快语地说道。

  听了六嫂的话,福安疑惑地问:"为什么呢?"

  "就因为你妈去信那邪门的耶稣啊,我不是告诉你了吗?凡是信耶稣的人家,必然是没有后代的。"六嫂不紧不慢地说。

  六嫂的话让福安对母亲的敌意又加多了几分,他颇为无奈地说:"那老不死的东西,我真的恨死他了。"

  此时,六嫂又不失时机地说:"你自己去看看吧,现在你妈还在房间里看那些邪门的书呢?"

  "这样啊,那我去看看。"说完福安爬起床便向屋外走去。

  当他来到母亲的窗底下,透过窗户一看,六嫂果然没有骗人。此刻,一股无名之火在他的胸膛里燃烧,他恨不得马上推门进去,把母亲正在看的书,撤个稀巴烂。

  就在福安要发作的时候,悄悄跟着出来的六嫂扯住了福安的衣角,凑近他耳朵说:"别动粗了,跟我回房间,我告诉你一个好办法。"

  福安半信半疑地跟着六嫂回了房间,立马问:"你到底有什么好办法呢?"

  "你妈不是要在晚上读那让你倒霉的书吗?假如没有灯光,看她还怎么读。"六嫂颇为得意地说。

  福安似乎在这一刻也开窍了,他问:"你的意思是让我剪短她房间的电线?"

  "这话可是你自己说的,你千万别认为是我教你的!"说完,六嫂冲着福安笑了笑。

  福安也冲六嫂笑了笑说:"还是我媳妇聪明!"

  "福安,你是你爸的独苗,你一定也不希望你自己没有后代吧?其实,我也非常想帮你生儿育女。上次流产后那么久怀不上孩子,我心里也非常着急。上个月我还特意去观音庙去问大仙,我为什么怀不上孩子?大仙就说,就因为我们家邪气重,我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后来大仙指点说你家里有没有人信奉邪教?"六嫂一口气就编了这个无中生有的假事。

  听了六嫂这么说,福安也深信自己之所以还没有自己的孩子,完全就是因为母亲要信奉邪教啊!他想,既然母亲不仁在前,也别怪我不义了。

  第二天中午,福安在吃了午饭后特意不休息,赶回家中,目的就是要让母亲房间里的电灯亮不起来。

  毕竟他十分清楚,母亲干活的速度超慢,没有一点时间观念。所以他料定,他在工地吃了午饭再回家,母亲必定还在地里忙活。

  真可谓知母莫如子,福安赶到家的时候,雪兰真的不在家。他先动作迅速地找来一把剪刀,之后来到电表前,一把将把电表的总闸门打了下来。

  做完这一切,福安可以毫无顾虑地去剪断母亲那个房间的电线了。

  本来六嫂还担心福安会心软,不敢真正去剪断他母亲房间那条电线。可当她看着福安拿起剪刀,"咔嚓"一声就把那根线剪断的时候,她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易觉察的胜利者的微笑。

  当然,互相厌恨的福安和雪兰母子俩,他们压根不知道,正是因为母子俩那冷漠得不近人情的亲情,让六嫂有了可乘之机。

  从今以后,已到了更年期六嫂再也不用担心自己不能怀孕了。毕竟,让福安没有孩子的人是雪兰。

  若是雪兰不信奉耶稣,若是母子关系亲密,六嫂觉得或许自己在这个家里就如履薄冰了。真是天助她也,让她有机会步步紧逼,步步如意。

  

  图片发自简书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