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要是在外面生个儿子,我还敬重他是条汉子!

  不要怨我太歹毒,我唯一盼望的就是他早点死!

  大哥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正在忙,我告诉他等会儿再打给他,他说:“小妹,我在住院呢,你来看看我吧。”我答应好,就放下了电话。

  接下来就是几天的出差,我没能抽出时间去看他。大哥发信息给我,说了重点,找我借两千块钱。说是大哥,不过是老家在一个村子,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他的一个弟弟是个小有名气的企业家,两个女儿都长大成人,怎么要借钱呢?

  我联系了大哥的大女儿招弟,招弟说:“姑,别理他,把他拉黑!”

  一直以来,大哥对自己只有两个女儿没有儿子耿耿于怀。从两个女儿的名字可以看出来,老大叫招弟,老二叫再招。重男轻女的爸爸在孩子们的心理留下了深度阴影。这些还不算,两女儿上大学以后,大哥就再也没有回过家。听说他在外面沾花惹草,对家人的劝阻,大哥只是说:“我唯一的目的就是能生个儿子!”

  大哥当时在扬州。招弟考研究生在扬州面试,想去看看爸爸,没去之前电话还打得通,等她到了扬州,他的电话就始终关机。这么多年,两个女儿都是半工半读完成学业,大哥给的钱寥寥可数。听说他在扬州养了一个女人,家外有家,女人又年轻漂亮,所有的钱应该都供着她了吧。

  现在大哥生病了,女人也走了,挣得钱都被女人带走了。消失了的老公、弟弟、爸爸的身份又统统回来了,他打电话给老婆孩子、弟弟弟媳向他们要钱,没得到预期的钱,他就骂人。三年了,招弟和再招一看是他的电话都害怕,他还威胁女儿不给他钱,他就到他们的公司去闹,叫她们丢尽脸面。两个女儿一直没找对象,原因是有个不负责任的爸爸,他们对婚姻没有信心;有个随时随地都会爆炸的爸爸,她们也不敢找对象,害怕因此被嘲笑。

  招弟对我说:“姑,他要是在外面生个儿子,我们给他养都行,那样的话,我还敬重他是条汉子!可是,他现在呢?人不人鬼不鬼!家里房子被他卖了,我妈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一方面他对亲朋好友说我得了白血病,卖房的钱都给我治病了,另一方面他还三天两头地找我们要钱。不要怨我太歹毒,我唯一盼望的就是他早点死!”

  “那他住院了没钱出院怎么办?”

  “姑,你放心,我会回去处理的。只是希望你不要被拖累了。”

  至此,我已经无话可说了。人最大的不幸是到了年老体衰被所有人抛弃。可是,大哥你又能怨谁呢?

  

  声名狼藉的九尾狐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38.8

  字数 904

  不要怨我太歹毒,我唯一盼望的就是他早点死!

  大哥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正在忙,我告诉他等会儿再打给他,他说:“小妹,我在住院呢,你来看看我吧。”我答应好,就放下了电话。

  接下来就是几天的出差,我没能抽出时间去看他。大哥发信息给我,说了重点,找我借两千块钱。说是大哥,不过是老家在一个村子,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他的一个弟弟是个小有名气的企业家,两个女儿都长大成人,怎么要借钱呢?

  我联系了大哥的大女儿招弟,招弟说:“姑,别理他,把他拉黑!”

  一直以来,大哥对自己只有两个女儿没有儿子耿耿于怀。从两个女儿的名字可以看出来,老大叫招弟,老二叫再招。重男轻女的爸爸在孩子们的心理留下了深度阴影。这些还不算,两女儿上大学以后,大哥就再也没有回过家。听说他在外面沾花惹草,对家人的劝阻,大哥只是说:“我唯一的目的就是能生个儿子!”

  大哥当时在扬州。招弟考研究生在扬州面试,想去看看爸爸,没去之前电话还打得通,等她到了扬州,他的电话就始终关机。这么多年,两个女儿都是半工半读完成学业,大哥给的钱寥寥可数。听说他在扬州养了一个女人,家外有家,女人又年轻漂亮,所有的钱应该都供着她了吧。

  现在大哥生病了,女人也走了,挣得钱都被女人带走了。消失了的老公、弟弟、爸爸的身份又统统回来了,他打电话给老婆孩子、弟弟弟媳向他们要钱,没得到预期的钱,他就骂人。三年了,招弟和再招一看是他的电话都害怕,他还威胁女儿不给他钱,他就到他们的公司去闹,叫她们丢尽脸面。两个女儿一直没找对象,原因是有个不负责任的爸爸,他们对婚姻没有信心;有个随时随地都会爆炸的爸爸,她们也不敢找对象,害怕因此被嘲笑。

  招弟对我说:“姑,他要是在外面生个儿子,我们给他养都行,那样的话,我还敬重他是条汉子!可是,他现在呢?人不人鬼不鬼!家里房子被他卖了,我妈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一方面他对亲朋好友说我得了白血病,卖房的钱都给我治病了,另一方面他还三天两头地找我们要钱。不要怨我太歹毒,我唯一盼望的就是他早点死!”

  “那他住院了没钱出院怎么办?”

  “姑,你放心,我会回去处理的。只是希望你不要被拖累了。”

  至此,我已经无话可说了。人最大的不幸是到了年老体衰被所有人抛弃。可是,大哥你又能怨谁呢?

  不要怨我太歹毒,我唯一盼望的就是他早点死!

  大哥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正在忙,我告诉他等会儿再打给他,他说:“小妹,我在住院呢,你来看看我吧。”我答应好,就放下了电话。

  接下来就是几天的出差,我没能抽出时间去看他。大哥发信息给我,说了重点,找我借两千块钱。说是大哥,不过是老家在一个村子,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他的一个弟弟是个小有名气的企业家,两个女儿都长大成人,怎么要借钱呢?

  我联系了大哥的大女儿招弟,招弟说:“姑,别理他,把他拉黑!”

  一直以来,大哥对自己只有两个女儿没有儿子耿耿于怀。从两个女儿的名字可以看出来,老大叫招弟,老二叫再招。重男轻女的爸爸在孩子们的心理留下了深度阴影。这些还不算,两女儿上大学以后,大哥就再也没有回过家。听说他在外面沾花惹草,对家人的劝阻,大哥只是说:“我唯一的目的就是能生个儿子!”

  大哥当时在扬州。招弟考研究生在扬州面试,想去看看爸爸,没去之前电话还打得通,等她到了扬州,他的电话就始终关机。这么多年,两个女儿都是半工半读完成学业,大哥给的钱寥寥可数。听说他在扬州养了一个女人,家外有家,女人又年轻漂亮,所有的钱应该都供着她了吧。

  现在大哥生病了,女人也走了,挣得钱都被女人带走了。消失了的老公、弟弟、爸爸的身份又统统回来了,他打电话给老婆孩子、弟弟弟媳向他们要钱,没得到预期的钱,他就骂人。三年了,招弟和再招一看是他的电话都害怕,他还威胁女儿不给他钱,他就到他们的公司去闹,叫她们丢尽脸面。两个女儿一直没找对象,原因是有个不负责任的爸爸,他们对婚姻没有信心;有个随时随地都会爆炸的爸爸,她们也不敢找对象,害怕因此被嘲笑。

  招弟对我说:“姑,他要是在外面生个儿子,我们给他养都行,那样的话,我还敬重他是条汉子!可是,他现在呢?人不人鬼不鬼!家里房子被他卖了,我妈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一方面他对亲朋好友说我得了白血病,卖房的钱都给我治病了,另一方面他还三天两头地找我们要钱。不要怨我太歹毒,我唯一盼望的就是他早点死!”

  “那他住院了没钱出院怎么办?”

  “姑,你放心,我会回去处理的。只是希望你不要被拖累了。”

  至此,我已经无话可说了。人最大的不幸是到了年老体衰被所有人抛弃。可是,大哥你又能怨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