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户两代人临河母女抱头痛哭女儿升学受阻三次欲轻生

  2019-07-12 12:10

  来源:河套微传媒

“黑户”两代人!临河母女抱头痛哭:女儿升学受阻三次欲轻生

  因无学籍女孩三次欲轻生

  

  “我常常不由自主地想到,自己现在学习成绩再好也无法参加升学考试,我没有户口,因此受阻于高中门前,就更别提能考大学的事了,我感觉自己人生前途永远都没有出路,觉得‘黑户’的我无法继续活着,不如一死百了”,小文(化名)泪流满面地向记者述说着自己的遭遇和痛苦。

  

  看见女儿泣不成声,母亲李丽更是嚎声大哭,哭诉起自己和女儿一直以来因无户口在社会生活中所承受的痛苦,更是想哭出母女俩现在必须由“黑户”变成有户口的人,能过上正常人生活的强烈渴望。

  

  李丽讲到没有户口给女儿小文的学习和生活产生了一系列的严重影响,致使她总是活在阴影里,看不到希望,她回家抱怨说不去读书算了,甚至三次产生轻生的念头。再过两个月,小文就满14周岁了,她刚结束初一的期末考试,成绩不错。因为户口的问题,她比别人多上了一年幼儿园才进入小学。9月份开学后,小文就要升初二了,将面临全市的“生地会考”,没有户口则连报考资格都没有。

  小文的老师在电话中说道:“小文一直没有学籍,就是因为她没有户口、没有身份证学籍根本办不下来,没有学籍她就不能报名参加会考、中考。”

  小学六年级的时候,有次学校组织全班去乌拉特草原游玩,当时需要统一购买意外保险,小文因无法提供自己的身份证号而被老师告知“你买不了保险,不用去了”;小文上初中了,学校要求每个学生都要登陆系统网站对自己的老师进行评教,尽管老师一再催促不能耽误班级进度,但因为没有身份证号,小文也没办法完成评教;小文最近生病,妈妈带着她去医院,又因没有身份证而产生无尽的麻烦,跑来跑去,折腾的差点延误治疗。

  “我咋生下来就注定成了没有户口的人了呢?”一直都没想通的小文,因此和妈妈李丽隔阂很深。

  “黑户”妈妈饱含委屈和痛苦几十年

  “户口”对于李家人来说是个太复杂的词,就像一个无法言说的隐疾,不时发作起来折磨他们。比小文更痛苦的是她的妈妈李丽。

  李丽1981年生人,今年38岁,“黑户”几十年,没有“身份”地生活几十年了。

  人们不禁费解:作为一个没有户口的人,她的日常生活是什么样子的?更何况,在此过程中,她还成家生子?

  

  没有户口,李丽自然也没有身份证,就因为这,这些年她没少遭罪:买不了火车票,出不了门,有两次乘小车出行还遇到警察排查身份证而被扣留;她从未拥有过一张属于自己的手机卡、银行卡,必须使用身份证的时候都是到处借用别人的;因为没有身份证,李丽永远只能是一个“临时工”,即使工作年限再长,她也交不了社保、医保,去医院可能连号都挂不上;事实上,步入中年的李丽早就已经病痛缠身,她被检查出患有卵巢囊肿,肝部血管瘤,医生让她接受手术治疗,但按照医院的规定,她连办理住院的资格都没有。朋友们调侃她“这个‘黑户’哪天被人家杀了都没人知道是哪里人。”

  

  这么多年的“黑户”生活,虽然麻烦、尴尬,但稀里糊涂地也过来了。不出远门、自费看病、做不成手术就吃药治疗,似乎日子也能凑合下去,直到看着女儿慢慢长大,也因为没有户口而吃尽苦头,李丽越来越恐惧,自己的女儿难道也要重蹈覆辙?

  孩子升学受阻急盼解决户口

  小文一家现居住在巴彦淖尔市临河区滨河街曙光四队(之前住处变动过几次),小文在临河上初中,母亲李丽在临河一家私立医院上班。“小时候没太在意户口的重要性,等到自己开始步入社会需要户籍身份,去有关部门补办户口的时候才发现情况远比想象的复杂,工作人员根本查不到相关的户籍依据,补办户口的事情就此搁置。结婚以后,由于老公是外省来的务工人员,他们当地涉及到农村征收土地等问题,我们也没有将女儿小文落户迁至其父亲户籍所在地”,李丽哭诉,“女儿小文升学考试办学籍需要身份证迫在眉睫,盼望有关部门从实际出发,尽早给予办理,不然就耽误孩子一生了。”

  公安部门:特事特办,不耽误孩子升学

  记者就此事采访了临河区公安局户政科负责人,他表示,小文情况特殊,没有她的出生证明和幼儿接种疫苗册等材料,鉴于此,为不耽误孩子升学,只能特事特办,建议孩子速与父母做亲子鉴定;同时在小文父亲户籍所在地派出所开具小文未随父亲在当地落户的证明。至于其母亲李丽的户口问题,待下一步调查后处理。

  相关资料点击阅读原文:《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解决无户口人员登记户口问题的意见》

  记者:李恩泽、谌盼

河套微传媒

韩宇

  校对:石政勇 屈加曼

,查看更多

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