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丨青石碑46

?

仓皇离开小西湖王家庄,陈一毛战战兢兢地回到县府,这回他兴师动众却没有将人犯王阿五抓获,就这样空手而返,又如何向万县令交代呢?再者,不能将王阿五杀头,他父亲陈财主几十两银子不是白白丢弃在阳澄湖里了么?

“陈副头,要不要随便去抓一个冒充王阿五?”有差役说。

“放屁,那是欺骗万县令,弄不好要杀头的。”陈一毛跺着脚说。

“你用不着发这么大的火嘛,我也是好心好意。”那差役说。

“你就会出馊主意,我看你笨得像猪。”陈一毛仍然火气很大。

“好吧,我不说了。”那差役说。

陈一毛以为这事得与万县令实话实说,或许他会被万县令骂得狗血喷头,但的确是自己麻痹大意,自己考虑不周,才失败而归,所以被挨骂也是应该的,但万县令毕竟见多识广,或许他有什么高见,能够速速将人犯王阿五捉拿归案,这么想时,陈一毛心里不再紧张了,他觉得又有力气去面见万县令了。

万县令正在喂一只猴子,这只小母猴被一根铁链牵着脖子,看见陈一毛过来,那猴子窜了几下,据说这只小母猴几乎与万县令形影不离,事实上万县令是用这一只小母猴防身的。

“万县令,这王阿五不在家,这回没能将他带回来。”陈一毛低着头说。

“有没有搜查他的宅第呢?”万县令眼睛死死地盯着陈一毛。

“全部搜查过来了,连他家的床铺底下都搜查过了,就是没有发现王阿五,我觉得有人泄露了风声,让王阿五躲藏起来了。”陈一毛说。

“这事不就是你与我两个人知晓吗?你没说,难道是我说出去了吗?”显然,万县令内心有些不快。“万县令,你哪会呢?”陈一毛脸上堆笑道。

“这次,王阿五逃脱,你明天再去杀个回马枪,看他还能逃脱吗?”万县令一边逗着小母猴,一边对陈一毛说。

“万县令,你高见,小人佩服得五体投地!”陈一毛说。

“你可得要动动脑筋,这回你是仓促行事,所以失败也在情理之中,下回你得先派人去摸摸情况,然后出其不意,然后关门打死狗,你就稳操胜券了,那么王阿五就像这只猴子束手就擒了。”万县令说得头头是道。

“万县令,你比皇上还英明万分啊!”陈一毛竖起了大拇指。只是,他没有将有民众拿着斧子追杀他们差役的事情告诉万县令,如果他如实说了,或许万县令就觉得他是一个贪生怕死的人,一个欺软怕硬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