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是革命家?他对百姓还不如袁绍!说说教科书里没有的门阀政治

  

  由于上世纪50年代以来过度强调阶级史观,一提起士族就是腐朽没落的象征,代表寒门利益的曹操曹老板往往被描述得有革命家的风度。

  

  ▲官渡之战局势图

  官渡之战曹操赢得可谓极为艰难,以少打多又是防御战,却军粮屡屡不济,最后靠着许攸倒戈泄密,艰险地火烧乌巢才取胜。除了黄河以南屡经战乱破坏严重之外,看来到官渡之战时,曹操的屯田制就已经有屯户积极性不足的问题,对此冷研之前的文章《给你田种,还给你分配老婆,曹魏的屯田兵却为何战斗力那么差?》已有提到。

  

  ▲庶族地主的代言人曹操

  可见除了屯田之外,曹操从自耕农手里收不上多少粮米赋税。大战之后,人口大量成为大族的部曲或涌入坞堡被强豪隐瞒。曹操对这些强豪大族的打击似乎不太够,毕竟他麾下一大堆如同许褚这样的坞堡强豪。

  

  ▲乱世中大量人口会被坞堡强豪所兼并

  袁绍又如何呢?曹操说袁氏纵容豪强肆意兼并,但事实上,袁绍作为四州之主,如同一国之君,施政自然是对豪强地主势力既要拉,更要打。

  

  ▲郡中小吏出身的公孙瓒反对袁绍打击庶族豪强

  当初公孙瓒发檄文讨伐袁绍,其中两大罪状,都是攻击袁绍打击豪强:绍既兴兵,涉历二年,不恤国难,广自封殖,乃多以资粮专为不急,割剥富室,收考责钱,百姓吁嗟,莫不痛怨,绍罪四也。绍又上故上谷太守高焉、故甘陵相姚贡,横责其钱,钱不备毕,二人并命,绍罪八也。其实仔细捋一捋咱们就明白了。袁绍代表士族利益,曹操代表寒门利益没错。可那年月的寒门可不是贫民,而是门第势力较低的世家地主。老袁是保护士族利益,对没有经学传家,被当做土包子的庶族地主往死里打。老曹则是杀名士下手狠,打击士族,却保护庶族利益。这无非都是既得利益集团的内部斗争,咱们这些韭菜就不要自作多情自认寒门。但是事实就是——士族门槛高,要求祖上多代担任显官,因此数量少;而且士族分出的庶流一般会成为庶族,即士族的后裔不等于士族。更接近基层的寒族实际上有庞大的数量,比起士族要掌握更多的土地和田地,是最广泛的土地兼并者。老袁保士族,打寒族,税收基础自然较大,赋税也比较轻。

  

  ▲河北霸主袁绍得到百姓爱戴

  袁绍去世时,冀州百姓奔走相告,如丧亲人;袁尚袁熙奔辽东,又有十万户人家跟了过去,百姓难道会为一个不识民间的纨绔子弟而哭,而迁往苦寒之地吗?曹操的谋士们都承认袁绍得人心,荀攸曾经说过:“绍以宽厚得众心。”郭嘉也曾说过:“袁绍有恩于民夷。”为了纪念袁绍,百姓们将莒县一条河流命名为袁公河。那么,士族和寒族的隔阂,是否会形成无法逾越的阶级壁垒呢?也不是。实际上士族和寒族是可以转换的,连续数代担任显职,寒族就能崛起为士族,士族长期被裁抑则会跌落为寒族。譬如在东晋赫赫有名的陈郡谢氏在曹魏时代不过是一家寒族而已,是通过建立事功而挤进士族俱乐部的。

  

  ▲风雅清谈只是士族的一面,他们也很重视建立事功

  我们可以将士族制度和古罗马的公民权相比。罗马公民享有特权的同时对国家承担兵役等义务,而非公民做出极大贡献才能成为公民,这种特权与上升空间结合的制度造就了罗马数百年的繁荣。一味抨击士族腐朽,就解释不了从东汉到初唐,士族人才辈出。譬如唐高宗朝的战神人物薛仁贵出身河东薛氏,裴行俭则出身河东裴氏。

  

  ▲出身士族的薛仁贵有很高的文化素养,曾著有《周易新注本义》十四卷

  自汉代起,士族特重士名,即人格名望、风骨气节及学识才能。虽然也有“举秀才,不知书。举孝廉,父别居”的讥诮,但总体上士族人士考虑郡望家声,一般情况下较寒族地主子弟更爱惜羽毛(在印刷术不发达的时代,知识掌握在极少数人手里,真正的贫农子弟根本没有为官机会)。士族的奢靡享乐和清正廉洁,是一体两面同时存在,需要辩证地看待。

  

  ▲科举制从宋代开始彻底结束了士族政治

  士族政治的腐朽衰退,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到唐末时士族才彻底失去积极意义而被黄巢朱温埋葬,退出历史舞台;而科举制随之完全兴起。

  本文系冷兵器研究所原创稿件。主编原廓、作者残星几点哥,任何媒体或者公众号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