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手不能太出众,被主考官一眼认出,就悲剧了

  2019 賨人客

  传说,李鸿章是姨太太生的。这位姨太太长着一双一尺二寸的大脚。在旧社会,妇女长大脚虽说不大体面,但这双大脚也有特殊的用途,它还救过一个穷书生的命呢!

  安国县有一个穷书生,名叫李光斗,父亲曾当过保定府的吏员。母亲小时候在直隶总督府给李鸿章的母亲当过丫环。李光斗自幼聪明好学,“四书五经”背得滚瓜烂熟,到了十七八岁就中了举 人。

  这年,又到了大比之年,别的举子都准备进京赶考,李光斗却在家里发起愁来。为啥呢?没有赶考的盘缠哪!后来,亲戚朋友给他东拼西凑了点盘缠,这才来到了京城。三场考毕,李光斗一下子中了个第九名进士。

  虽说中了进士,但没有钱走门子也当不了官儿。李光斗在京城等了半年,眼看连饭钱都花光了,只好靠卖字画维持生活。 转眼大比之年又到了,这时,有个姓张的南方举子来到了京城。他本来是个不学无术的浪荡公子,但靠着他父亲过去在朝中的各种关系,到处请客送礼,用金银买通了主考官,居然为他偷出了考题。

  张公子手拿试卷,两眼黑大乎,愁得在屋里转磨磨。他的家人说:“有钱能使鬼推磨,只要有钱,就不愁买不到枪手。”经过家人的四处活动,终于打听到文才出众的李光斗。他们把李光斗请到住所,张公子开门见山地说:“小弟听说老兄文才名震文坛,烦求老兄做文章一篇,先给润笔费百两,以后还要重谢,不知意下如何?”

  “不知公子何处使用?”“这是小弟押的考题。”李光斗一听全明白了,这不是买枪手吗?但自己穷得几乎吃不上饭,一咬牙就答应了。

  

  没想到卷子交上去后,主考官一看就说:“这是李光斗的文章。”他立刻奏明了西太后,不仅狠狠处罚了买枪手的张公子,还降旨捉拿枪手李光斗。

  李光斗听到这个消息,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他急中生智,忽然想起她母亲小时候曾给中堂大人李鸿章的母亲当过丫环,找找中堂大人,兴许能够救我。于是,他连夜找到李中堂,说明了情况和自己的处境。

  李鸿章一听,也许是动了恻隐之心,当下就答应要救他。但是怎么救呢?如今全由禁卫军把守城门,不管是谁都要经过严格检查。他想来想去,忽然想起了母亲那双大脚。对,让母亲坐在轿里,把大脚丫子朝外一伸,谁还敢去检查呢?于是,李鸿章亲自把这事禀明了母亲。

  当天黄昏,李鸿章吩咐手下人备轿,说是送老太太到郊外赏青。大轿抬到后堂,老太太坐在前边,李光斗藏在轿后,一路向城门走来。把守城门的禁卫军一看是中堂府的大轿,又有一双穿绣花鞋的大脚丫子伸在轿外,谁还敢去掀帘子检查呢?

  出了城,走了一二里地,来到一个没人的地方,李光斗从轿内钻出来,中堂府一个家人牵过一匹马来对他说:“中堂大人送给你二十两银子和这匹马,你赶快回家吧!”李光斗急忙向老太太行了大礼,然后打马向前而去。

  传说,李鸿章是姨太太生的。这位姨太太长着一双一尺二寸的大脚。在旧社会,妇女长大脚虽说不大体面,但这双大脚也有特殊的用途,它还救过一个穷书生的命呢!

  安国县有一个穷书生,名叫李光斗,父亲曾当过保定府的吏员。母亲小时候在直隶总督府给李鸿章的母亲当过丫环。李光斗自幼聪明好学,“四书五经”背得滚瓜烂熟,到了十七八岁就中了举 人。

  这年,又到了大比之年,别的举子都准备进京赶考,李光斗却在家里发起愁来。为啥呢?没有赶考的盘缠哪!后来,亲戚朋友给他东拼西凑了点盘缠,这才来到了京城。三场考毕,李光斗一下子中了个第九名进士。

  虽说中了进士,但没有钱走门子也当不了官儿。李光斗在京城等了半年,眼看连饭钱都花光了,只好靠卖字画维持生活。 转眼大比之年又到了,这时,有个姓张的南方举子来到了京城。他本来是个不学无术的浪荡公子,但靠着他父亲过去在朝中的各种关系,到处请客送礼,用金银买通了主考官,居然为他偷出了考题。

  张公子手拿试卷,两眼黑大乎,愁得在屋里转磨磨。他的家人说:“有钱能使鬼推磨,只要有钱,就不愁买不到枪手。”经过家人的四处活动,终于打听到文才出众的李光斗。他们把李光斗请到住所,张公子开门见山地说:“小弟听说老兄文才名震文坛,烦求老兄做文章一篇,先给润笔费百两,以后还要重谢,不知意下如何?”

  “不知公子何处使用?”“这是小弟押的考题。”李光斗一听全明白了,这不是买枪手吗?但自己穷得几乎吃不上饭,一咬牙就答应了。

  

  没想到卷子交上去后,主考官一看就说:“这是李光斗的文章。”他立刻奏明了西太后,不仅狠狠处罚了买枪手的张公子,还降旨捉拿枪手李光斗。

  李光斗听到这个消息,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他急中生智,忽然想起她母亲小时候曾给中堂大人李鸿章的母亲当过丫环,找找中堂大人,兴许能够救我。于是,他连夜找到李中堂,说明了情况和自己的处境。

  李鸿章一听,也许是动了恻隐之心,当下就答应要救他。但是怎么救呢?如今全由禁卫军把守城门,不管是谁都要经过严格检查。他想来想去,忽然想起了母亲那双大脚。对,让母亲坐在轿里,把大脚丫子朝外一伸,谁还敢去检查呢?于是,李鸿章亲自把这事禀明了母亲。

  当天黄昏,李鸿章吩咐手下人备轿,说是送老太太到郊外赏青。大轿抬到后堂,老太太坐在前边,李光斗藏在轿后,一路向城门走来。把守城门的禁卫军一看是中堂府的大轿,又有一双穿绣花鞋的大脚丫子伸在轿外,谁还敢去掀帘子检查呢?

  出了城,走了一二里地,来到一个没人的地方,李光斗从轿内钻出来,中堂府一个家人牵过一匹马来对他说:“中堂大人送给你二十两银子和这匹马,你赶快回家吧!”李光斗急忙向老太太行了大礼,然后打马向前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