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万没想到!“摊牌行动”计划竟是他的手笔,我军要特别注意

?

  2019-07-29 09:38:17 天空菌

  作者:笔下有刀

  原创首发,侵权必究!

  1952年10月14日,美第八集团军司令范弗里特集中16个炮兵营共300门大炮、40架飞机、120辆坦克正式向597.9和537.7高地进攻!

  在随后的43天激战中,志愿军和联合国军在不足3.7万平方公里的阵地上总共投入兵力11万人,使原本一场战斗行动变成战役行动。

  这次行动,志愿军以战斗地域为名,称之为“上甘岭战役”,而美军则称之为“摊牌行动”,并最先发起。

  

  那“摊牌行动”究竟出自于谁的手笔呢?一般认为,这个作战行动是美军第八集团军司令范弗里特制定的,其实则不然。

  这个作战行动从制定到命名,是由美第九军第七师第三十一团情报军官乔治·威尔少校完成的,而鼎力支持他完成这一计划的则是第三十一团团长摩西。

  1952年4月,原本在美第九军作战计划部工作的摩西调任美军第七师第三十一团团长。上任之后,美军第九军军长怀曼、第七师师长兰尼兹尔都分别向摩西表示,五圣山地区是个极为重要的战略要点,将在时机成熟、条件许可时攻占上甘岭的597.9高地。

  

  领会到上司意图的摩西开始摩拳擦掌,他决心成为美第九军最早登上上甘岭597.9高地的指挥官。

  他在7月23日的日记中写下:“我开始认真制定夺取598高地计划,以备我团接到进攻命令”。摩西口中的598高地正是上甘岭战役中至关重要的597.9高地。

  为了制定准确完善的作战计划,身为上校团长的摩西亲自率侦察小组,多次潜入志愿军四十五师防线进行侦察、捕俘,有时乘坐直升机俯瞰上甘岭地形地貌。

  1952年8月初,历时4个月的前期侦察和情报准备,摩西开始主持制定作战计划,具体由由美第九军第七师第三十一团情报军官乔治·威尔少校操刀完成。

  

  摩西后来在自传中如实记录了这一细节:“由团情报军官乔治·威尔少校命名的‘摊牌行动’,早就在计划着。它那么多次地被讨论,我担心中国军队已得知此计划,说不定连细节都知道了”。

  9月,“摊牌行动”计划上报美军第七师师部,师长史密斯少将作了部分修改后,立即报给第九军军长詹金斯中将。

  詹金斯认为,可在夺取598高地的同时,将狙击兵岭一并拿下。詹金斯口中的的狙击兵岭正式上甘岭战役中另一个至关重要的高地——537.7高地北山。

  

  由于志愿军广泛开展冷枪冷炮运动给美军以极大的袭扰杀伤,美军将这个高地命名为狙击兵岭。于是,詹金斯责令第九军作战计划部门对“摊牌行动”计划再次进行修改后报告第八集团军总部。

  此时,不论是詹金斯还是史密斯,他们的估计是:在16个炮兵营近300门火炮和200架次轰炸机的支援下,美七师和韩二师分别派出一个营,以5天时间,伤亡不到200人的代价拿下597.9和537.7两个高地。

  美第八集团军司令范弗里特接到“摊牌行动”计划后的第二天,就从汉城启程赶赴美七师阵地视察,通过实地考察和论证,他非常认可这个作战计划,对史密斯和詹金斯的修改完善也十分满意。

  

  10月份,范弗里特将“摊牌行动”计划报给联合国军指挥官克拉克,并附上了一封亲笔信:在这个地区的一些山头上,第九军与中国军队阵地相距不到200码,如果中国军队冲下山头阵地,第九军就得后撤1250码,穿越山谷重新构筑防御阵地。范弗里特言辞恳切,希望克拉克能够批准这个作战计划。

  远在日本东京的克拉克收到“摊牌行动”计划后,认真审阅了计划的用兵规模。

  由于美国国内此时正在寻求达成停战协议,为避免刺激志愿军大规模反击,美军试图力避大规模进攻,加之此前的麦克阿瑟因为狂热好战被解职,所以克拉克对作战规模尤为关注。范弗里特也经历了此前连续4套作战计划被李奇微驳回的教训,所以对“摊牌行动”规模,他也格外慎重。

  

  克拉克对各级的慎重考虑十分欣慰,认为这种小规模的作战有必要,并且不会给国内政治局势带来被动,于是欣然应允。

  “摊牌行动”被批准当天晚上,异常兴奋的范弗里特就开了瓶白兰地与身边人庆祝,这是他等待了许久的作战,更有可能是他即将离任前的最后一次作战。

  10月7日中午,美第九军发布预先作战号令,避开基督教世界最忌讳的“13”,将“摊牌行动”确定为10月14日,并要求摩西只有使用2个营的权力。

  

  然而他们谁都不曾预料到,这个作战行动计划会演变成世界战争史上最为惨烈的战役,一场举世震撼的战役就此拉开序幕。

  

  然而,需要我们警醒的是,美军此前所有的作战计划都是由上制定、向下发布,唯独“摊牌行动”作战计划开了先河,是由下而上制定产生。

  自此之后,美军闻名于世的多个高技术局部战争中的作战行动,均出自于底层军官之手,我军要尤其注意!

  作者:笔下有刀

  原创首发,侵权必究!

  1952年10月14日,美第八集团军司令范弗里特集中16个炮兵营共300门大炮、40架飞机、120辆坦克正式向597.9和537.7高地进攻!

  在随后的43天激战中,志愿军和联合国军在不足3.7万平方公里的阵地上总共投入兵力11万人,使原本一场战斗行动变成战役行动。

  这次行动,志愿军以战斗地域为名,称之为“上甘岭战役”,而美军则称之为“摊牌行动”,并最先发起。

  

  那“摊牌行动”究竟出自于谁的手笔呢?一般认为,这个作战行动是美军第八集团军司令范弗里特制定的,其实则不然。

  这个作战行动从制定到命名,是由美第九军第七师第三十一团情报军官乔治·威尔少校完成的,而鼎力支持他完成这一计划的则是第三十一团团长摩西。

  1952年4月,原本在美第九军作战计划部工作的摩西调任美军第七师第三十一团团长。上任之后,美军第九军军长怀曼、第七师师长兰尼兹尔都分别向摩西表示,五圣山地区是个极为重要的战略要点,将在时机成熟、条件许可时攻占上甘岭的597.9高地。

  

  领会到上司意图的摩西开始摩拳擦掌,他决心成为美第九军最早登上上甘岭597.9高地的指挥官。

  他在7月23日的日记中写下:“我开始认真制定夺取598高地计划,以备我团接到进攻命令”。摩西口中的598高地正是上甘岭战役中至关重要的597.9高地。

  为了制定准确完善的作战计划,身为上校团长的摩西亲自率侦察小组,多次潜入志愿军四十五师防线进行侦察、捕俘,有时乘坐直升机俯瞰上甘岭地形地貌。

  1952年8月初,历时4个月的前期侦察和情报准备,摩西开始主持制定作战计划,具体由由美第九军第七师第三十一团情报军官乔治·威尔少校操刀完成。

  

  摩西后来在自传中如实记录了这一细节:“由团情报军官乔治·威尔少校命名的‘摊牌行动’,早就在计划着。它那么多次地被讨论,我担心中国军队已得知此计划,说不定连细节都知道了”。

  9月,“摊牌行动”计划上报美军第七师师部,师长史密斯少将作了部分修改后,立即报给第九军军长詹金斯中将。

  詹金斯认为,可在夺取598高地的同时,将狙击兵岭一并拿下。詹金斯口中的的狙击兵岭正式上甘岭战役中另一个至关重要的高地——537.7高地北山。

  

  由于志愿军广泛开展冷枪冷炮运动给美军以极大的袭扰杀伤,美军将这个高地命名为狙击兵岭。于是,詹金斯责令第九军作战计划部门对“摊牌行动”计划再次进行修改后报告第八集团军总部。

  此时,不论是詹金斯还是史密斯,他们的估计是:在16个炮兵营近300门火炮和200架次轰炸机的支援下,美七师和韩二师分别派出一个营,以5天时间,伤亡不到200人的代价拿下597.9和537.7两个高地。

  美第八集团军司令范弗里特接到“摊牌行动”计划后的第二天,就从汉城启程赶赴美七师阵地视察,通过实地考察和论证,他非常认可这个作战计划,对史密斯和詹金斯的修改完善也十分满意。

  

  10月份,范弗里特将“摊牌行动”计划报给联合国军指挥官克拉克,并附上了一封亲笔信:在这个地区的一些山头上,第九军与中国军队阵地相距不到200码,如果中国军队冲下山头阵地,第九军就得后撤1250码,穿越山谷重新构筑防御阵地。范弗里特言辞恳切,希望克拉克能够批准这个作战计划。

  远在日本东京的克拉克收到“摊牌行动”计划后,认真审阅了计划的用兵规模。

  由于美国国内此时正在寻求达成停战协议,为避免刺激志愿军大规模反击,美军试图力避大规模进攻,加之此前的麦克阿瑟因为狂热好战被解职,所以克拉克对作战规模尤为关注。范弗里特也经历了此前连续4套作战计划被李奇微驳回的教训,所以对“摊牌行动”规模,他也格外慎重。

  

  克拉克对各级的慎重考虑十分欣慰,认为这种小规模的作战有必要,并且不会给国内政治局势带来被动,于是欣然应允。

  “摊牌行动”被批准当天晚上,异常兴奋的范弗里特就开了瓶白兰地与身边人庆祝,这是他等待了许久的作战,更有可能是他即将离任前的最后一次作战。

  10月7日中午,美第九军发布预先作战号令,避开基督教世界最忌讳的“13”,将“摊牌行动”确定为10月14日,并要求摩西只有使用2个营的权力。

  

  然而他们谁都不曾预料到,这个作战行动计划会演变成世界战争史上最为惨烈的战役,一场举世震撼的战役就此拉开序幕。

  

  然而,需要我们警醒的是,美军此前所有的作战计划都是由上制定、向下发布,唯独“摊牌行动”作战计划开了先河,是由下而上制定产生。

  自此之后,美军闻名于世的多个高技术局部战争中的作战行动,均出自于底层军官之手,我军要尤其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