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柳建亭从深圳回来的时候,马海英已经把家搬完了

  30

  

  马海英说:“太适合了,把你的气质全都烘托出来了。改天,我带你去柔婷美容院做皮肤护理,顺便减减肥,我们年轻的时候太不懂得美了,现在要全部补回来。”

  她们两个叽叽呱呱地,站在路边聊了好久。

  马海英有的时候会奇怪,她怎么就忽略了顾海灵。现在,她坐在电视机前看晋水新闻一点都不觉得别扭,她一点都不在乎看到顾海灵那张妖媚的脸。以前可不是这样,她有好长一段时间不看晋水新闻,只要看到顾海灵那张脸她就过敏,就会出现精神反应。她会想这是一个多么虚伪的婊子啊,被柳建亭睡也睡了八百次,却在大庭广众面前装纯,提起裤子就是处女,多让人恶心啊。现在,她没感觉了,很多人愿意当婊子,那就让她们当好了。有一次她在上班的路上看见了顾海灵,她就像没看见她一样昂着头走了过去。换在以前,就算她不当街骂娘,也会朝那个方向重重地吐上一口唾沫。

  市里分给柳建亭一套房子,房子已经打理好了,四白落地,铺了水磨石地砖,顶上装了日光灯,只要放进家具就是一个新家。

  但马海英是绝对不肯就这么搬进去的。她说屋里的地砖简直和公共厕所一个样,都什么年代了,应该铺瓷砖了。家里又不是办公室,怎么能用日光灯,好好的一张脸,被照得惨白像死人一样,一定要换水晶吊灯。屋顶要做欧式的,水槽要换大理石的,门要贴上隔音板,要把这房子彻底变个样。

  柳建亭问她哪有这么多钱装修。换在以往,她会脱口而出:“你管得着吗!”可是现在,她私下里收了那么多钱,心里总有些发虚,所以她换了个说法:“是我妈寄给我的,我想怎么花就怎么花。”

  柳建亭有点不放心,追问道:“你妈哪来那么多钱?”

  马海英说:“我妈现在的男人在香港有大公司,他的钱凑在一起能把晋水河填满,你连这都不知道吗?也是,她是我妈,又不是你妈,你才不会关心她的事呢。你除了关心顾海灵,就没有第二个你关心的人了。”

  柳建亭懒得和她废话。那段时间,他正忙着去南方和国外考察,他心里想的,不是如何建设这个家,而是如何建设晋水这座具有八百多年历史的古城。短短几年时间,晋水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些具有历史文化价值的古建筑被保留,老式的平房在改造,新的住宅小区开始了建设,两个开发区也已经产生了不错的经济效益。主管城市建设的副省长下来视察工作时对柳建亭表示了极大的满意,说省内地一级的城市建设,晋水是走在前边的。

  房子到底怎么装修马海英还没有想好,就有嗅觉灵敏的装修公司找上门来。来者是个三十多岁的男子,叫郭志军。郭志军拍着胸脯向马海英保证以最低的价格和最高的质量和最短的时间完成新房的装修。同时向马海英介绍了自己公司的资质,晋水市最豪华的绿岛酒店就是他们装修的。

  马海英见小伙子一脸精明,长得也比较文艺,觉得把活儿交给这样的人不会出什么问题,于是就张罗着开工了。

  等到房子装修完毕,郭志军通知马海英来验收,一进门,马海英就呆住了,惊叹道:“怎么比五星级宾馆还豪华啊?”

  郭志军说:“这和宾馆可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宾馆哪有家的气氛,这可是个温暖的家啊。”

  房子的装修,完全超出马海英的想象,她根本没有见过这么漂亮这么讲究的家居装修。不但装了修,家具也给配了,窗帘也已经挂好,厨房里只要点燃液化气就可以做饭,大到电冰箱,小到筷子,什么都不缺。

  更让马海英吃惊地是,结算的时候郭志军说不要钱,这是他们装的样板间,装样板间是从来不收钱的。

  马海英不是傻子,知道天上掉陷饼这样的事即使再过去一万年也不会发生。于是她毫不客气地对郭志军说:“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让我办?”

  郭志军倒像个处女般被马海英的咄咄目光刺红了脸,扭扭怩怩地有话不说。马海英哈哈大笑,说:“说吧,只要我能帮忙的,绝不会袖手旁观。”那语调,既豪气又爽快。

  郭志军说的事在马海英看来应该不算什么难事。他想承揽邮电大楼的装修工程,但是没有硬关系,攻了几次都没有争取到手。

  邮电局长马海英是认识的,当初只是一个骑着自行车满街跑的邮递员,马海英家的报纸,就是他负责的区段,他每天中午十二点准时到达,站在门口大声喊:“马将军,报纸!”肖慧琳就会走出来接过报纸,说:“谢谢你啊小赵。”

  马海英当然不会一口答应,她对郭志军说:“我帮你问问吧。”

  马海英去找了邮电局长赵一凡,说:“我们家柳建亭去了深圳,好多事都要我替他办,我都快成了他的秘书了。”然后就把来意说了。

  赵局长一脸为难地看着马海英,说:“迟了一步,装修工程已经交给另一家公司了。”

  马海英笑的十分委婉,说:“大楼还没有完工,怎么这么早就找了装修公司,早知道我就提前找你了。”

  赵局长还是一脸为难,而且是真的为难,说:“定下来的那家装修公司已经开始进材料了,换别的公司恐怕是不行了。”

  马海英说:“美国总统都可以换,一个小小的工程怎么就不能重新考虑?”然后她就站起来,脸上已是十分的不快了,说:“我也不想为难你,等柳建亭回来你自己和他说吧。”

  柳建亭从深圳回来的时候,马海英已经把家搬完了。走进新家,柳建亭非常吃惊,他说:“这也太过分了吧?”

  本文为原创作品,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阅读更多精彩文章,请关注微信公共号:tjbhdushi

  30

  

  马海英说:“太适合了,把你的气质全都烘托出来了。改天,我带你去柔婷美容院做皮肤护理,顺便减减肥,我们年轻的时候太不懂得美了,现在要全部补回来。”

  她们两个叽叽呱呱地,站在路边聊了好久。

  马海英有的时候会奇怪,她怎么就忽略了顾海灵。现在,她坐在电视机前看晋水新闻一点都不觉得别扭,她一点都不在乎看到顾海灵那张妖媚的脸。以前可不是这样,她有好长一段时间不看晋水新闻,只要看到顾海灵那张脸她就过敏,就会出现精神反应。她会想这是一个多么虚伪的婊子啊,被柳建亭睡也睡了八百次,却在大庭广众面前装纯,提起裤子就是处女,多让人恶心啊。现在,她没感觉了,很多人愿意当婊子,那就让她们当好了。有一次她在上班的路上看见了顾海灵,她就像没看见她一样昂着头走了过去。换在以前,就算她不当街骂娘,也会朝那个方向重重地吐上一口唾沫。

  市里分给柳建亭一套房子,房子已经打理好了,四白落地,铺了水磨石地砖,顶上装了日光灯,只要放进家具就是一个新家。

  但马海英是绝对不肯就这么搬进去的。她说屋里的地砖简直和公共厕所一个样,都什么年代了,应该铺瓷砖了。家里又不是办公室,怎么能用日光灯,好好的一张脸,被照得惨白像死人一样,一定要换水晶吊灯。屋顶要做欧式的,水槽要换大理石的,门要贴上隔音板,要把这房子彻底变个样。

  柳建亭问她哪有这么多钱装修。换在以往,她会脱口而出:“你管得着吗!”可是现在,她私下里收了那么多钱,心里总有些发虚,所以她换了个说法:“是我妈寄给我的,我想怎么花就怎么花。”

  柳建亭有点不放心,追问道:“你妈哪来那么多钱?”

  马海英说:“我妈现在的男人在香港有大公司,他的钱凑在一起能把晋水河填满,你连这都不知道吗?也是,她是我妈,又不是你妈,你才不会关心她的事呢。你除了关心顾海灵,就没有第二个你关心的人了。”

  柳建亭懒得和她废话。那段时间,他正忙着去南方和国外考察,他心里想的,不是如何建设这个家,而是如何建设晋水这座具有八百多年历史的古城。短短几年时间,晋水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些具有历史文化价值的古建筑被保留,老式的平房在改造,新的住宅小区开始了建设,两个开发区也已经产生了不错的经济效益。主管城市建设的副省长下来视察工作时对柳建亭表示了极大的满意,说省内地一级的城市建设,晋水是走在前边的。

  房子到底怎么装修马海英还没有想好,就有嗅觉灵敏的装修公司找上门来。来者是个三十多岁的男子,叫郭志军。郭志军拍着胸脯向马海英保证以最低的价格和最高的质量和最短的时间完成新房的装修。同时向马海英介绍了自己公司的资质,晋水市最豪华的绿岛酒店就是他们装修的。

  马海英见小伙子一脸精明,长得也比较文艺,觉得把活儿交给这样的人不会出什么问题,于是就张罗着开工了。

  等到房子装修完毕,郭志军通知马海英来验收,一进门,马海英就呆住了,惊叹道:“怎么比五星级宾馆还豪华啊?”

  郭志军说:“这和宾馆可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宾馆哪有家的气氛,这可是个温暖的家啊。”

  房子的装修,完全超出马海英的想象,她根本没有见过这么漂亮这么讲究的家居装修。不但装了修,家具也给配了,窗帘也已经挂好,厨房里只要点燃液化气就可以做饭,大到电冰箱,小到筷子,什么都不缺。

  更让马海英吃惊地是,结算的时候郭志军说不要钱,这是他们装的样板间,装样板间是从来不收钱的。

  马海英不是傻子,知道天上掉陷饼这样的事即使再过去一万年也不会发生。于是她毫不客气地对郭志军说:“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让我办?”

  郭志军倒像个处女般被马海英的咄咄目光刺红了脸,扭扭怩怩地有话不说。马海英哈哈大笑,说:“说吧,只要我能帮忙的,绝不会袖手旁观。”那语调,既豪气又爽快。

  郭志军说的事在马海英看来应该不算什么难事。他想承揽邮电大楼的装修工程,但是没有硬关系,攻了几次都没有争取到手。

  邮电局长马海英是认识的,当初只是一个骑着自行车满街跑的邮递员,马海英家的报纸,就是他负责的区段,他每天中午十二点准时到达,站在门口大声喊:“马将军,报纸!”肖慧琳就会走出来接过报纸,说:“谢谢你啊小赵。”

  马海英当然不会一口答应,她对郭志军说:“我帮你问问吧。”

  马海英去找了邮电局长赵一凡,说:“我们家柳建亭去了深圳,好多事都要我替他办,我都快成了他的秘书了。”然后就把来意说了。

  赵局长一脸为难地看着马海英,说:“迟了一步,装修工程已经交给另一家公司了。”

  马海英笑的十分委婉,说:“大楼还没有完工,怎么这么早就找了装修公司,早知道我就提前找你了。”

  赵局长还是一脸为难,而且是真的为难,说:“定下来的那家装修公司已经开始进材料了,换别的公司恐怕是不行了。”

  马海英说:“美国总统都可以换,一个小小的工程怎么就不能重新考虑?”然后她就站起来,脸上已是十分的不快了,说:“我也不想为难你,等柳建亭回来你自己和他说吧。”

  柳建亭从深圳回来的时候,马海英已经把家搬完了。走进新家,柳建亭非常吃惊,他说:“这也太过分了吧?”

  本文为原创作品,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阅读更多精彩文章,请关注微信公共号:tjbhdus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