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武》:时代进步的牺牲品,贾樟柯镜头下边缘城市的边缘人

  贾樟柯,作为中国导演中最为特别的一个,影评人这样评价他:

  “贾樟柯是亚洲电影闪电般耀眼的希望之光,是一位杰出的电影天才,从他的电影中可以看到震撼人心的美感,以及他与生俱来的对时间和空间的掌控力,这些都给予观众独特的视角,看到当代中国发生的巨大变化。”

  《小武》:时代进步的牺牲品,贾樟柯镜头下边缘城市的边缘人

  贾樟柯

  作为贾樟柯执导的首部剧情长片《小武》摆脱了中国电影的常规,是标志着中国电影复兴与活力的影片。

  《小武》:时代进步的牺牲品,贾樟柯镜头下边缘城市的边缘人

  《小武》

  《小武》是贾樟柯编剧并执导的独立制片剧情电影,由王宏伟、郝鸿建、左雯璐等主演。值得一提的是,贾樟柯在本片中用的演员基本都是“素人”,所以影片有种生猛的街头气息。

  《小武》:时代进步的牺牲品,贾樟柯镜头下边缘城市的边缘人

  《小武》海报

  小武(王宏伟 饰)是山西汾阳一个屡教不改的“惯偷”,即使公安部门在搞严打活动,他仍要想方设法下手。但是抛开所谓的“小偷”身份,他是个十分恋旧十分传统的人,亲情、友情在他心中都有沉甸甸的分量。但昔日亲朋好友早将他看作瘟神,惟恐躲避不及。无形之中,小武只能去做边缘人,换回某些满足和安慰。

  《小武》:时代进步的牺牲品,贾樟柯镜头下边缘城市的边缘人

  惯偷小武

  某天在歌厅唱歌时,小武结识了陪唱小姐胡梅梅(左百韬 饰),相似的心境让两人建立了某种暧昧的情感。然而胡梅梅明白,小武并非她的彼岸,她需要找到一个更有力的“臂膀”改变自己的命运。对此小武虽也明白,却在事情发生时仍无法抑制失落。面对自己的未来,处境更加尴尬窘迫的小武愈发茫然无措。

  《小武》:时代进步的牺牲品,贾樟柯镜头下边缘城市的边缘人

  小武与胡梅梅

  “不能因为整个国家在跑步前进就忽略了那些被撞倒的人。”——贾樟柯

  贾樟柯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导演,从《小武》到2018年的《江湖儿女》,贾科长的电影中基本没有出现过大场面,也不偏爱社会精英,他的电影永远是在讲大时代背景下的小人物,这些社会底层的小人物,其实才是构成了整个社会的绝大多数。

  《小武》:时代进步的牺牲品,贾樟柯镜头下边缘城市的边缘人

  小武与自己的手下

  在最初构想剧本的时候,贾樟柯脑子的中的小武本来是一个受时代巨变冲击的手艺人,但创作过程中贾樟柯完成了从手艺人到小偷的嫁接,扒手小武正式诞生。之所以将小武定位为小偷有两个原因,一是在贾樟柯回到山西汾阳的时候上学时许多的玩伴都干起了扒手的营生,这让贾樟柯非常震惊;二是小偷的角色提供了新的切入点来表现人与人之间关系的转换。小武这个小偷虽然是社会的边缘人物,却被紧紧镶嵌在社会关系中。

  《小武》:时代进步的牺牲品,贾樟柯镜头下边缘城市的边缘人

  小武被绑在电线杆上

  其实贾樟柯的电影也充满了戏剧性,我们虽然觉得影片中的小武真实的可怕,但是假如你诞生在当时的汾阳县城,成为一个天之翘楚的几率是1%,那么你成为“小武”的几率也是1%,和汾阳一样的小县城在中国比比皆是,依旧是处于北上广这些大城市的边缘地带,更多的人会成为国家的边缘人,不痛不痒的继续的继续自己的生活,而像小武这样极为少数的边缘人中的边缘人则游荡在这里。

  《小武》:时代进步的牺牲品,贾樟柯镜头下边缘城市的边缘人

  小武与自己的手下

  小武的生活轨迹由三部分组成,友情、爱情和亲情,为什么说小武是1%,是边缘人中的边缘人呢?因为小武最为珍视的三部分东西完全将他抛弃了。

  小武是一个惯偷,曾经靠着四分一毛钱和哥们小勇一起从汾阳偷到北京,手腕上的纹身是他们患难时期的友情的见证,“一条小龙,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而在小勇家外面记录着两人童年身高变化的刻线也时刻提醒着我们这两人曾经的情谊。

  《小武》:时代进步的牺牲品,贾樟柯镜头下边缘城市的边缘人

  小勇不再把小武当朋友

  但是当小勇结婚的时候甚至连曾经最好的兄弟都不宴请,因为他觉得这会让宾客们回想起他曾经的小偷经历。小勇是一个幸运的人,在改革开放的经济浪潮下,他成为了一个优秀企业家,不仅县里将他奉为劳模,慎重电视台都来采访他,但是他所经营的产业和与小勇做小偷时有什么却别呢?将走私烟草美化成进出口贸易,色情产业美化成娱乐产业,他还是那个作为违法事情的小勇。但是这样的小勇却没有邀请小武来参加自己的婚礼,甚至拒绝收来历不明的礼金。

  《小武》:时代进步的牺牲品,贾樟柯镜头下边缘城市的边缘人

  小勇害怕小武来参加婚礼

  两人曾经的“一条小龙,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纹身也失去了意义,而就在小武失去友情时,他的爱情几乎唾手可得,但是最后他的爱情同样也离开了他。小武认识了舞厅中的一个风尘女子胡梅梅,两个孤独的灵魂彼此相遇,发生的事情却不尽如人意,在当时的发展大潮当中,金钱几乎成为了一切东西的筹码,小武靠着偷来的钱满足着胡梅梅,同时也满足着自己对美好爱情的幻想,但是现实是残酷的,胡梅梅最后和大款私奔,小武再次被爱情抛弃。

  《小武》:时代进步的牺牲品,贾樟柯镜头下边缘城市的边缘人

  小武与胡梅梅的爱情

  对友情与爱情失望透顶的小武选择回归亲情,但是生活再一次痛击了他,他将一枚金戒指送个了母亲,母亲反手就将他送给了其他人,在争吵后父亲将他赶出了家门,至此小武孑然一身,彻底成为无依无靠的人,就连原本自信的偷盗技术也出现瑕疵,BB机的声响暴露了他,他被抓捕了,电影的最后小武被拷在路边被人如猴子般观察。

  《小武》:时代进步的牺牲品,贾樟柯镜头下边缘城市的边缘人

  小武被父亲赶出家门

  这个结尾可谓是神来之笔,街上人群众围观小武的目光有的默然,有的鄙夷,有的麻木。贾樟柯将观众转换成了“被观察的观察者”,人们发现了自己处于小武的位置上了,与他的处境相同,感到非常的不舒服,使观众受到了巨大的触动,让每个人在反省自己看待别人的方式,反观自己作为看客的心态。

  《小武》:时代进步的牺牲品,贾樟柯镜头下边缘城市的边缘人

  路人开始围观小武

  小武自始至终都是那种不太适合社会的人,他所相信的友情、爱情、亲情都在商品化社会中被冲击掉了,贾樟柯这样评价当时的社会:

  “我觉得原先维系人与人之间关系的那种东西没有了,崩塌了。”

  这让小武这样的边缘人变得迷茫,无法找到属于自己的路,只能跟被时代大潮一下下的拍打在残酷的现实上,直至死亡。

  《小武》:时代进步的牺牲品,贾樟柯镜头下边缘城市的边缘人

  悲惨的小武

  所以正如贾科长所说的那样:“不能因为整个国家在跑步前进就忽略了那些被撞倒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