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全球化”?稳住,问题不大

  观视频工作室2天前我要分享

  近年来,“逆全球化”作为暗流涌动的思潮,在当今世界引起了巨大反响。

  先是英国公投脱欧使欧洲一体化进程受挫,后是难民危机让移民问题再现分歧,直至今日特朗普政府奉行的“美国优先”政策,反映出了民粹主义、保护主义与孤立主义的相互交织,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气候变化巴黎协定、全球移民协议、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一言不合就“退群”,已经成为美国的任性常态。

  

  逆全球化是否会成为未来全球经济发展的“新常态”,各国又将在这次全球化与逆全球化的博弈中何去何从?今天,台湾大学政治系教授朱云汉老师就来谈谈他的看法。

  朱老师认为,“逆全球化”事实上有点被过度渲染,因为它主要表现于部分西方发达国家,其中美国起了关键性影响。

  

  特朗普上台以来,打着“美国优先”、“让美国再次伟大”的旗号采取了一系列“逆全球化”的经济政策,对许多国家开始加征关税,与中国打贸易战,给世界经济发展带来高度不确定性。其目的主要在于恢复美国实体经济的优势地位,重新塑造绝对有利于美国的世界贸易格局,同时保持美国在全球产业价值链的高端位置,阻碍中国信息产业升级占据领先优势。

  

  但如果放眼全球范围,就会发现,全球化的动力还是非常充沛的,全球化趋势势不可挡、难以逆转。

  

  目前几乎没有一个国家,可以完全实现自给自足,他们都需要跟其它国家进行经济上的交换合作以及专业分工。现代国家经济独立的选项已经完全消失,因为今天国际贸易体系的骨干是全球供应链和销售网络,依靠的则是跨国企业建立的绵密的生产分工体系。

  

  包括美国在内,他们很快会发现拆解全球化架构的成本太高,所以逆全球化最终只能是雷声大雨点小,否则,就等于经济自杀。

  实际上,以中国为首的新兴市场国家已经成为世界经济的骨干,也是支撑经济全球化的主要推进力量。

  比如中国和非洲、东盟、印度、“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等的合作,便以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为主要内容不断夯实合作基础,并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创造更多受益群体。

  目前中国已经建构出了一个全方位、多层次、立体化的全球与区域政策协调和深化合作机制,并正试图协调所有新兴市场国家成为全球化下一个接棒者,为全球化注入新的动力。

  

  逆全球化挑战当然夹杂着很多其他因素,比如有宗教问题、认同问题等,不过根本上还是全球化的成果与风险分配极端不均的问题;

  

  而这些问题其实是可以做一些矫正的,实在不需硬邦邦、血淋淋地去剥离全球化。

  

  小筷子认为,从长期来看,在逆全球化政策面前没有赢家。

  美国以为他赚了,实际上只是拣了芝麻丢了西瓜。

  再直白一点,就是:

  

  收藏举报投诉

  近年来,“逆全球化”作为暗流涌动的思潮,在当今世界引起了巨大反响。

  先是英国公投脱欧使欧洲一体化进程受挫,后是难民危机让移民问题再现分歧,直至今日特朗普政府奉行的“美国优先”政策,反映出了民粹主义、保护主义与孤立主义的相互交织,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气候变化巴黎协定、全球移民协议、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一言不合就“退群”,已经成为美国的任性常态。

  

  逆全球化是否会成为未来全球经济发展的“新常态”,各国又将在这次全球化与逆全球化的博弈中何去何从?今天,台湾大学政治系教授朱云汉老师就来谈谈他的看法。

  朱老师认为,“逆全球化”事实上有点被过度渲染,因为它主要表现于部分西方发达国家,其中美国起了关键性影响。

  

  特朗普上台以来,打着“美国优先”、“让美国再次伟大”的旗号采取了一系列“逆全球化”的经济政策,对许多国家开始加征关税,与中国打贸易战,给世界经济发展带来高度不确定性。其目的主要在于恢复美国实体经济的优势地位,重新塑造绝对有利于美国的世界贸易格局,同时保持美国在全球产业价值链的高端位置,阻碍中国信息产业升级占据领先优势。

  

  但如果放眼全球范围,就会发现,全球化的动力还是非常充沛的,全球化趋势势不可挡、难以逆转。

  

  目前几乎没有一个国家,可以完全实现自给自足,他们都需要跟其它国家进行经济上的交换合作以及专业分工。现代国家经济独立的选项已经完全消失,因为今天国际贸易体系的骨干是全球供应链和销售网络,依靠的则是跨国企业建立的绵密的生产分工体系。

  

  包括美国在内,他们很快会发现拆解全球化架构的成本太高,所以逆全球化最终只能是雷声大雨点小,否则,就等于经济自杀。

  实际上,以中国为首的新兴市场国家已经成为世界经济的骨干,也是支撑经济全球化的主要推进力量。

  比如中国和非洲、东盟、印度、“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等的合作,便以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为主要内容不断夯实合作基础,并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创造更多受益群体。

  目前中国已经建构出了一个全方位、多层次、立体化的全球与区域政策协调和深化合作机制,并正试图协调所有新兴市场国家成为全球化下一个接棒者,为全球化注入新的动力。

  

  逆全球化挑战当然夹杂着很多其他因素,比如有宗教问题、认同问题等,不过根本上还是全球化的成果与风险分配极端不均的问题;

  

  而这些问题其实是可以做一些矫正的,实在不需硬邦邦、血淋淋地去剥离全球化。

  

  小筷子认为,从长期来看,在逆全球化政策面前没有赢家。

  美国以为他赚了,实际上只是拣了芝麻丢了西瓜。

  再直白一点,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