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的称谓我与爱

  

  

  

  

  

  

  我与爱人是经人介绍的那种传统方式相识、结合的。我家住在村东,她家在村西头。谈恋爱的时候村东村西地来回跑,那叫作乐此不彼。那时我们双方的父母都健在,我要去她家时就会告诉父母:“去村西头”。差不多两年的时间,“村西头”就是我未来丈人家的代名词。“我晚上去村西头吃饭”,“村西头家里盖厢房,我去帮忙了”。

  两年以后,我们正式成家了,“村西头”就转正了,叫作“丈人家”了。有什么事,就变成“去我丈人家”,“我丈人家叫我过去一趟”,等等,不一而足。

  光阴荏苒,时光如梭。转眼我们的儿子出生了,小生命的到来给两个家庭带来了无数的快乐与温馨。儿子也很争气,从小学到初中,学习一直是级部的第一名、或者第二名,上高中时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高考入学中国海洋大学,读研在中国科学院大学,现公派在新西兰奥克兰大学读博士。儿子的姥爷姥姥、各个姨妈姨夫对他都是宠爱有加,做什么好吃的总是忘不了这个优秀的“外甥”。那段时间,我们经常被丈人家喊去吃饭,去那里的称谓由于儿子的原因就变成了“姥爷家”了。“今晚去姥爷家吃饭”“放学后直接去姥爷家”,这样一直称呼了十几年,可以说这十几年是我们双方家庭最幸福,孩子成长最快乐的时光。

  然而世事难料,人世间的悲欢离合总在不经意间悄然来临。过去的几年间,先是憨厚慈祥的老丈人去世,“姥爷家”变成了“姥娘家”(青岛地区姥姥被称作姥娘);两年以后,姥姥也安详地去了,从那以后到现在,我们再去那个家就叫作“二姨家”了……

  两位老人在世的时候,逢年过节连襟、姨子们都会带着孩子来这个家团聚,吃饭时一桌子坐不下、一般都要摆上两桌,那可真是其乐融融,尽孝天伦之乐啊!现在,我们时不时地还要去“二姨家”相聚,虽然不是老人健在时的那种感受,但家还是那个家,家中的照片、物品还历历在目,甚至我们还是坐在各自原来习惯的位子用餐……

  人生就是这样,繁衍生息、世事变迁、生老病死、悲欢离合,家庭的演变、整合或许会改变对家的称谓,“父母家”也许会变成“我家”、“弟弟妹妹家”,等等。我们现在的家,也会变成“姥爷家”、“爷爷家”,抑或“爸妈家”、“儿子家”、“女儿家”;但是我们对于“家”的那份记忆、对“家人”的那份怀念,对后辈的呵护与期待,永远都不会改变。因为我们都来自一个“家”,血浓于水的亲情维系着的这个家,她的大名就叫作“我们家”。

  是啊,“家”就是我们的根,不管我们有树冠那么高大、有鲜花那么艳丽,可触高远的天空、能撑蔽日的绿荫,其实都源自于“家”的滋养与支撑啊!

  我们的“小家”是如此,我们的“国家”也是如此。珍惜我们各自的家,建设我们共同的国家,是我们全体家人毕生的义务与责任。子民之爱国勤奋,国家之富庶强盛。祝愿我们伟大的国家,保佑着她的每一个子子孙孙,都拥有一个幸福快乐、温馨富裕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