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雀战纪 59 三京的冒险



  

  兰若寺的大门口燃着几堆柴火,淡淡的火光照在四大金刚的脸上,那金刚怒目在闪烁的火光里若隐若现,无力地看着人间的疾苦。

  在大殿的门口摆放着一张低矮而精致的小桌,桌上放着一些水果和茶点,以及一壶凉掉的好茶,一只黑色的八哥在桌上蹦蹦跳跳,不时低头啄食瓜子,那小眼珠滴溜溜地转,泛着淡淡的红光。

  在桌子旁边坐着一个身量高大的红衣人,那一身红袍像是在鲜血里浸出来,脸容藏在夜色里不能分辨,只有一双发红的眼睛在淡淡的火光里看得极为清楚。他偶尔举杯轻轻一呷,偶尔轻轻抚摸那只八哥。

  在他身后是两棵枝叶茂密的大树,粗壮的树干上“镶嵌”着一人一鬼,正是赤瞳和冷心,他们的身体完全没进树干中,只留着一张脸露在外面。两人像是晕了过去,轻闭着眼睛,也不知道有没有受过伤。

  那八哥小眼睛转了两下,沙哑地叫了起来:“看来小蝶失败了。”

  红袍人慢慢呷了一口茶,声音不温不火:“小蝶一向自作聪明,早晚会害死自己。她死了倒也解脱,要不然本尊定叫她生不如死,毕竟她扯上了成百的鬼魂跟她陪葬。”

  “也不亏啊,一百个废物不如一个倩儿,何况那些鬼力都没有浪费,最终还是成了我们的东西。那青龙门的弟子可是给我们带来了一件宝贝。”八哥的声音在无风的冷夜里显得聒噪而刺耳,空空荡荡地远远传去。

  冷心慢慢睁开眼睛,安静地望着不远处的一人一鸟。

  “倩儿是一颗危险的棋子,要用好她还得看小倩。”红衣人轻轻放下茶杯,轻轻拍了一下八哥,那鸟儿发出呱呱的怪叫,扑翅飞向夜色深处。

  火苗飘摇,偶尔发出啪的一声。那红衣人独自一人静静地喝着茶,那背影看起来有几分落寞的味道。

  一道瘦削的人影从淡淡的火光里走出来,略为宽大的僧衣上打着好多个补丁。三京神色平静而从容,一步步走向独饮中的红袍人。

  “贵客终于来了,过来尝一杯好茶如何?”

  红袍人又喝了一口茶,抬起头望向三京,略为苍白的脸容映在火光里。那是一张中年贵妇的脸,不比少女艳丽,却风韵犹存,如清幽淡茶般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目光跟她对上的片刻,三京不由得一阵恍惚,心想这女子年轻的时候定然也是一天姿国色的美人。她的声音听着也很舒服,如果不是她的衣饰打扮太夺目,以及她的气势内敛之中略显霸气,三京很难想象眼前的人就是兰若寺的百鬼之主鬼夜叉。

  “看来阁下就是那些女鬼口中的姥姥吧?”尚有数丈之遥,三京停下了脚步。

  美妇轻轻点头,“不错,正是本尊。”

  “我想跟你做一个交易。”三京的语气依旧不卑不亢。

  “哦?”鬼夜叉微微一笑,“说吧,看看你想跟本尊做一个什么样的交易?”

  “放走我的朋友还有聂小倩。”

  “那么本尊能得到什么?”鬼夜叉轻抚额前长发,眼神里有一丝玩味。

  “我。”三京抬起头。

  “哈哈。”鬼夜叉捂嘴窃笑,“本尊还以为能听到什么了不得的回答,真令本尊失望。”笑意忽地收起,鬼夜叉的眼神瞬间变得锋利如刀,“在本尊的地盘中要杀你易如反掌,你有什么底气跟本尊讲条件?”

  “就凭我是先天神皇和我身上融合着朱雀翎。”

  “那又如何?”

  “你听说过空寂界的邪灵剑仙么?”三京不答反问。

  “本尊自然知道那老道,本尊多年前还跟他交量过。”

  “敢问胜负如何?”

  “本尊当年犹胜他两分。”鬼夜叉没有掩饰言语之间的自豪。

  “那么告诉你一件事,前不久那老道想抢夺在下身上的朱雀翎,结果险些丧命。那朱雀翎已经把我认作主人,谁敢伤我它就杀谁,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看。只是发生什么后果我自己也不知道,也不由我控制。我想,凭阁下的实力也胜不过朱雀翎的神力,除非我自己愿意让你杀,否则你断不能杀死我。”

  想起唐千言说过的话,鬼夜叉一时没有回话,只是那双眼睛里的光越来越冷。本来无风的夜,火光被突然压低,而在阴影里的那张美貌的脸庞变得阴森而狰狞。

  这时候又有几道人影从火光暗影里走了出来,宁采臣战战兢兢走在前面,聂小倩牵着倩儿的手慢慢跟在后面。

  鬼夜叉悠然斟茶,那几堆柴火又慢慢亮起来。

  “倩儿,来姥姥这里喝茶。”鬼夜叉一脸慈笑向倩儿招招手。

  倩儿仍是那局促不安的样子,踏前一步又止住,低头想了想又慢慢后退,扯着小倩的衣服,静静站在她身后。

  鬼夜叉的目光从倩儿转移到小倩身上,原来的慈爱温暖变得冰冷如霜。被这样的眼神盯着,小倩的脸色瞬间变得一片苍白,硬着头皮,小声地叫了一声:“姥姥。”

  鬼夜叉把茶杯放在桌子上,嗒的一声,杯中茶水微微溅起。听见这声音,小倩神色一慌连忙跪了下来。

  “小倩,你的胆子越来越大了。三十年前你擅自放走那书生,当时本尊已经放过你一条生路,哪想到你至今还是不思悔改。”

  “姥姥息怒,他们并不是要来找姥姥麻烦。他们来兰若寺只是想把我带走,多年前小倩已经决意要一辈子跟着姥姥,至今心意未改,请姥姥看在小倩忠心多年的份上,放过他们。”

  听见小倩这样说,宁采臣急着要拉起小倩,却被她一把推开。宁采臣手足无措,红着脸向鬼夜叉大叫道:“老妖婆,识相点就赶紧把小倩放了,要不然……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傻瓜!你胡说什么!”小倩又急又气,连忙一把将宁采臣扯到自己身后。

  “哦,你就是当年那书生,长得果然俊俏,难怪小倩对你动情。”听见宁采臣没有底气的叫嚣,鬼夜叉不怒反笑,“这样好了,你也留在这里吧,这样就可以跟小倩长相厮守。”

  “姥姥……”

  “放肆!”鬼夜叉一声怒喝,那声音突然变成一道粗糙沙哑的男音,而随着她怒意的盛起,猛然间吹起一阵烈风,一时间飞沙走石,火光一下子熄灭了,四周漆黑一片,只见两点暗红色的光点越来越亮。

  “果然是这样,小倩还是想得太美好了,要是求情管用的话,三爷还用得着这么多次险死还生?三爷也算看透了,求过来还不如抢过来!”

  三京趁着风沙带来的混乱,迎着鬼夜叉快速奔过去。金刚杵划过手心,皮肉被割破的疼痛令三京皱起眉头。沾着三京鲜血的佛家法器发出明亮的金光。

  “了断,全看你了!”三京猛地止步,用尽全力将金刚杵掷出去。

  【一鸣小说课程长期招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