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美丽到性感,从压抑到释放的《黑天鹅》

  

  一个女人最高级的性感,是从内到外散发出来的魅力。

  美丽的人不一定性感,就拿少女来说吧,有的女孩五官身材都很漂亮,但只让人感到纯洁可爱,而不会让人产生邪念;而另有一些少女,比如洛丽塔这一款,脸上长着雀斑,脾气暴躁古怪,但她搔首弄姿慵懒散漫,恰恰有种让人心旌摇曳的性感。

  如果说美丽是天生的,那么性感则往往需要在先天条件的基础上多做努力,体态神态上,衣着举止上,将美感和性感融为一体是娱乐圈的专长,比如著名影星玛丽莲.梦露,把“纯美”和“性感”两种截然不同的矛盾元素巧妙结合,演绎出让人难忘的性魅力。

  电影《黑天鹅》讲述的就是芭蕾舞女演员妮娜从美丽到性感的演变过程。真正的性感既是自信的态度也是对自我身体的认可,当一个人毫无掩饰的呈现自己对异性的吸引力和影响力,这就是的性感。很喜欢剧中娜塔莉?波特曼的秀美容貌和高超演技。

  

  娜塔莉?波特曼饰演的妮娜是个年青漂亮的芭蕾舞演员,在母亲的精心呵护下,妮娜乖巧听话,是个芭比娃娃一样纯真美好的女孩。当妮娜所在的纽约剧团即将重排《天鹅湖》,前任领舞柏斯离去,艺术总监托马斯重新海选领舞一人分饰黑天鹅与白天鹅两个角色。剧团中所有的女演员都眼红领舞的角色,妮娜也不例外。为了获得角色, 一向孤傲的妮娜不惜涂上口红认真打扮一番前往托马斯的办公室,有意无意地施展个人魅力希望获得托马斯的青睐。托马斯是个出名的花花公子,他对妮娜的小心思自然一清二楚,但他认为妮娜个性拘谨,舞蹈技巧完美却激情不足,他不否认妮娜能演好白天鹅的部分,但是对于野性而魅惑的黑天鹅,托马斯毫不留情地说妮娜是不够性感是演不好黑天鹅的。妮娜又羞又怒转身就走,托马斯强吻住她,妮娜又气又怒之下咬伤了他。没想到妮娜的激烈反抗却意外地激发了托马斯的好奇心,托马斯竟然真地将领舞的角色给了妮娜,同时也嘱咐妮娜一定要好好把握住机会,把黑天鹅的气质演出来。

  将妮娜在白天鹅和黑天鹅之间的冲突和挣扎作为双重人格的心理学案例来分析,似乎有些小题大做。妮娜的刻板和谨慎并非天生,她一心想做母亲眼中的好女孩,一直压制自己的真实渴望和欲望。如果说美感是静态的,性感则是有激情有能量的,美感可以是被动的,但性感更需要张扬外露。妮娜苗条,美丽,温顺却只是美丽而不性感,正因为她缺乏的是真正的自我和自信。

  

  年过20岁的妮娜房间是粉红色的,床上沙发上摆满了毛绒玩具,在一次与母亲的激烈争吵后,妮娜把象征着幼稚和孩子气的毛绒玩具丢进了垃圾堆。母亲对妮娜无微不至,生活也好,舞蹈也好,关于妮娜的任何事情都要插上一手,妮娜的房间想进就进,妮娜的衣服想脱就脱,嘴巴里开口闭口都是”sweet girl, sweet girl”,但只要妮娜有一点点的忤逆,母亲就会异常愤怒,甚至歇斯底里。比如当母亲想让妮娜吃蛋糕,但恰好妮娜心神不宁没有胃口,母亲的表情立刻变得狰狞,嘴里说没关系,却起身端着一整个儿蛋糕直接要往垃圾桶里倒。妮娜看不过去只好制止,于是当母亲笑眯眯地将一勺蛋糕递到妮娜嘴边,妮娜只得无奈地接受。这就是妮娜20多年来的生活,她一直是这样的顺从又乖巧,是妈妈的sweet girl。妮娜不忍心伤害母亲的“好意”,也无法对违背自己意愿的一切说“NO”。妮娜在母亲面前毫无隐私,但并非真正的亲密,为了避免母亲的不安和歇斯底里,她不会跟母亲谈及内心的困惑,当背部出现无缘无故的伤痕,她也是宁可掩盖过去,当母亲絮絮叨叨地抓住妮娜的手给她剪指甲,妮娜流露出屈辱和受伤的神情。

  

  母亲房间里的墙壁上挂满了五官歪曲面容愤怒的女人头像,这是母亲自己画的自画像,在她隐忍平静的表象下,埋藏着不甘和怨恨,而这一切都化作了沉重的期待被加注到妮娜的身上:母亲因为生下妮娜不得不在28岁时放弃了舞蹈事业,影片中妮娜的父亲始终没有出现,暗示着母亲被抛弃的现实,也许母亲当年是为了获得角色而被潜规则,所以母亲从小就告诉妮娜,性是丑恶和危险的,是不幸之源。

  

  母亲认定自己是为了女儿牺牲了自己,女儿成为她生命和艺术的延续,这样一来母亲对妮娜的过度保护和任意干涉也都顺理成章,在这种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妮娜缺乏自我,拘谨胆怯,是个不折不扣的乖乖女。

  白天鹅天真单纯柔软,黑天鹅野性性感。妮娜要在舞蹈上获得进展,必须调动出内心中的渴望,展现激情和魅力。黑天鹅与白天鹅既是角色上的对立,也是妮娜个人在现实生活中对渴望和压抑之间的争夺战。内心的矛盾冲突被戏剧化地表现为潜意识中的黑天鹅对妮娜自身的攻击,她的身体上总是无缘无故地出现划伤和红斑。

  妮娜对自由野性的女舞者莉莉即羡慕又讨厌,她幻想过与莉莉做爱,但是在发现莉莉有可能替代自己成为女一号的时候,又在幻觉中凶残地杀死了她。

  对托马斯,妮娜有着莫可名状的渴望与爱慕,但她怯缩不安不敢表露,托马斯屡次指责妮娜过于脆弱顺从,而且缺乏性魅力,这让妮娜万分苦恼,又羞又愧。

  

  对前任领舞柏斯,妮娜很矛盾,她偷过柏斯的口红渴望取而代之,可是当柏斯离开,又心有戚戚;当柏斯出车祸后,妮娜心中的罪恶感加剧,当自己的位置被莉莉威胁,妮娜对柏斯同病相怜深感同情,特意跑去医院看望柏斯。可是此时妮娜已经陷入半癫狂,她的眼前幻化出柏斯怨恨自残的样子,而这幅景象又让她把柏斯与失意愤怒的母亲联系到了一起。至此妮娜对母亲的反抗达到了高峰,压抑的自我被彻底撕裂,她痛恨穿着黑色衣服,头发纹丝不乱的母亲,痛恨母亲作画的房间。潜伏在妮娜内心中的黑天鹅越来越强大,她不顾一切地顶撞母亲,甚至砸掉了母亲的画室,最后更不顾母亲的担忧和阻扰奔向剧院参加首演。

  《天鹅湖》首演的当日,妮娜好像被黑色的力量占据,她饰演的黑天鹅在舞台上激情四射,舞姿惊艳, 妮娜知道自己成功了,她释放出自己内心中的欲望,成功地唤出了心底的黑天鹅,在观众的喝彩欢呼声中,妮娜奔向托马斯,拥吻了他,托马斯在妮娜突如其来的激情下反而像个青涩的大男孩。舞剧终结妮娜饰演的白天鹅纵身跳下高台,鲜血从她的胸口流出,意味着乖巧的白天鹅从此死去。

  观众也许好奇究竟是白天鹅死了,还是妮娜死了,这一点谁也说不清。但是妮娜迈出了那一步,Let it go , 这是托马斯对妮娜说过的话。她终于学会说 “No!”,那个母亲翅膀下的小女孩长大了,让乖巧听话的白天鹅飞走吧,等待妮娜的将是一个更加野心勃勃更加广阔的人生舞台。

  

  96

  Annie灵兮

  2019.08.18 08:07*

  字数 2492

  

  一个女人最高级的性感,是从内到外散发出来的魅力。

  美丽的人不一定性感,就拿少女来说吧,有的女孩五官身材都很漂亮,但只让人感到纯洁可爱,而不会让人产生邪念;而另有一些少女,比如洛丽塔这一款,脸上长着雀斑,脾气暴躁古怪,但她搔首弄姿慵懒散漫,恰恰有种让人心旌摇曳的性感。

  如果说美丽是天生的,那么性感则往往需要在先天条件的基础上多做努力,体态神态上,衣着举止上,将美感和性感融为一体是娱乐圈的专长,比如著名影星玛丽莲.梦露,把“纯美”和“性感”两种截然不同的矛盾元素巧妙结合,演绎出让人难忘的性魅力。

  电影《黑天鹅》讲述的就是芭蕾舞女演员妮娜从美丽到性感的演变过程。真正的性感既是自信的态度也是对自我身体的认可,当一个人毫无掩饰的呈现自己对异性的吸引力和影响力,这就是的性感。很喜欢剧中娜塔莉?波特曼的秀美容貌和高超演技。

  

  娜塔莉?波特曼饰演的妮娜是个年青漂亮的芭蕾舞演员,在母亲的精心呵护下,妮娜乖巧听话,是个芭比娃娃一样纯真美好的女孩。当妮娜所在的纽约剧团即将重排《天鹅湖》,前任领舞柏斯离去,艺术总监托马斯重新海选领舞一人分饰黑天鹅与白天鹅两个角色。剧团中所有的女演员都眼红领舞的角色,妮娜也不例外。为了获得角色, 一向孤傲的妮娜不惜涂上口红认真打扮一番前往托马斯的办公室,有意无意地施展个人魅力希望获得托马斯的青睐。托马斯是个出名的花花公子,他对妮娜的小心思自然一清二楚,但他认为妮娜个性拘谨,舞蹈技巧完美却激情不足,他不否认妮娜能演好白天鹅的部分,但是对于野性而魅惑的黑天鹅,托马斯毫不留情地说妮娜是不够性感是演不好黑天鹅的。妮娜又羞又怒转身就走,托马斯强吻住她,妮娜又气又怒之下咬伤了他。没想到妮娜的激烈反抗却意外地激发了托马斯的好奇心,托马斯竟然真地将领舞的角色给了妮娜,同时也嘱咐妮娜一定要好好把握住机会,把黑天鹅的气质演出来。

  将妮娜在白天鹅和黑天鹅之间的冲突和挣扎作为双重人格的心理学案例来分析,似乎有些小题大做。妮娜的刻板和谨慎并非天生,她一心想做母亲眼中的好女孩,一直压制自己的真实渴望和欲望。如果说美感是静态的,性感则是有激情有能量的,美感可以是被动的,但性感更需要张扬外露。妮娜苗条,美丽,温顺却只是美丽而不性感,正因为她缺乏的是真正的自我和自信。

  

  年过20岁的妮娜房间是粉红色的,床上沙发上摆满了毛绒玩具,在一次与母亲的激烈争吵后,妮娜把象征着幼稚和孩子气的毛绒玩具丢进了垃圾堆。母亲对妮娜无微不至,生活也好,舞蹈也好,关于妮娜的任何事情都要插上一手,妮娜的房间想进就进,妮娜的衣服想脱就脱,嘴巴里开口闭口都是”sweet girl, sweet girl”,但只要妮娜有一点点的忤逆,母亲就会异常愤怒,甚至歇斯底里。比如当母亲想让妮娜吃蛋糕,但恰好妮娜心神不宁没有胃口,母亲的表情立刻变得狰狞,嘴里说没关系,却起身端着一整个儿蛋糕直接要往垃圾桶里倒。妮娜看不过去只好制止,于是当母亲笑眯眯地将一勺蛋糕递到妮娜嘴边,妮娜只得无奈地接受。这就是妮娜20多年来的生活,她一直是这样的顺从又乖巧,是妈妈的sweet girl。妮娜不忍心伤害母亲的“好意”,也无法对违背自己意愿的一切说“NO”。妮娜在母亲面前毫无隐私,但并非真正的亲密,为了避免母亲的不安和歇斯底里,她不会跟母亲谈及内心的困惑,当背部出现无缘无故的伤痕,她也是宁可掩盖过去,当母亲絮絮叨叨地抓住妮娜的手给她剪指甲,妮娜流露出屈辱和受伤的神情。

  

  母亲房间里的墙壁上挂满了五官歪曲面容愤怒的女人头像,这是母亲自己画的自画像,在她隐忍平静的表象下,埋藏着不甘和怨恨,而这一切都化作了沉重的期待被加注到妮娜的身上:母亲因为生下妮娜不得不在28岁时放弃了舞蹈事业,影片中妮娜的父亲始终没有出现,暗示着母亲被抛弃的现实,也许母亲当年是为了获得角色而被潜规则,所以母亲从小就告诉妮娜,性是丑恶和危险的,是不幸之源。

  

  母亲认定自己是为了女儿牺牲了自己,女儿成为她生命和艺术的延续,这样一来母亲对妮娜的过度保护和任意干涉也都顺理成章,在这种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妮娜缺乏自我,拘谨胆怯,是个不折不扣的乖乖女。

  白天鹅天真单纯柔软,黑天鹅野性性感。妮娜要在舞蹈上获得进展,必须调动出内心中的渴望,展现激情和魅力。黑天鹅与白天鹅既是角色上的对立,也是妮娜个人在现实生活中对渴望和压抑之间的争夺战。内心的矛盾冲突被戏剧化地表现为潜意识中的黑天鹅对妮娜自身的攻击,她的身体上总是无缘无故地出现划伤和红斑。

  妮娜对自由野性的女舞者莉莉即羡慕又讨厌,她幻想过与莉莉做爱,但是在发现莉莉有可能替代自己成为女一号的时候,又在幻觉中凶残地杀死了她。

  对托马斯,妮娜有着莫可名状的渴望与爱慕,但她怯缩不安不敢表露,托马斯屡次指责妮娜过于脆弱顺从,而且缺乏性魅力,这让妮娜万分苦恼,又羞又愧。

  

  对前任领舞柏斯,妮娜很矛盾,她偷过柏斯的口红渴望取而代之,可是当柏斯离开,又心有戚戚;当柏斯出车祸后,妮娜心中的罪恶感加剧,当自己的位置被莉莉威胁,妮娜对柏斯同病相怜深感同情,特意跑去医院看望柏斯。可是此时妮娜已经陷入半癫狂,她的眼前幻化出柏斯怨恨自残的样子,而这幅景象又让她把柏斯与失意愤怒的母亲联系到了一起。至此妮娜对母亲的反抗达到了高峰,压抑的自我被彻底撕裂,她痛恨穿着黑色衣服,头发纹丝不乱的母亲,痛恨母亲作画的房间。潜伏在妮娜内心中的黑天鹅越来越强大,她不顾一切地顶撞母亲,甚至砸掉了母亲的画室,最后更不顾母亲的担忧和阻扰奔向剧院参加首演。

  《天鹅湖》首演的当日,妮娜好像被黑色的力量占据,她饰演的黑天鹅在舞台上激情四射,舞姿惊艳, 妮娜知道自己成功了,她释放出自己内心中的欲望,成功地唤出了心底的黑天鹅,在观众的喝彩欢呼声中,妮娜奔向托马斯,拥吻了他,托马斯在妮娜突如其来的激情下反而像个青涩的大男孩。舞剧终结妮娜饰演的白天鹅纵身跳下高台,鲜血从她的胸口流出,意味着乖巧的白天鹅从此死去。

  观众也许好奇究竟是白天鹅死了,还是妮娜死了,这一点谁也说不清。但是妮娜迈出了那一步,Let it go , 这是托马斯对妮娜说过的话。她终于学会说 “No!”,那个母亲翅膀下的小女孩长大了,让乖巧听话的白天鹅飞走吧,等待妮娜的将是一个更加野心勃勃更加广阔的人生舞台。

  

  

  一个女人最高级的性感,是从内到外散发出来的魅力。

  美丽的人不一定性感,就拿少女来说吧,有的女孩五官身材都很漂亮,但只让人感到纯洁可爱,而不会让人产生邪念;而另有一些少女,比如洛丽塔这一款,脸上长着雀斑,脾气暴躁古怪,但她搔首弄姿慵懒散漫,恰恰有种让人心旌摇曳的性感。

  如果说美丽是天生的,那么性感则往往需要在先天条件的基础上多做努力,体态神态上,衣着举止上,将美感和性感融为一体是娱乐圈的专长,比如著名影星玛丽莲.梦露,把“纯美”和“性感”两种截然不同的矛盾元素巧妙结合,演绎出让人难忘的性魅力。

  电影《黑天鹅》讲述的就是芭蕾舞女演员妮娜从美丽到性感的演变过程。真正的性感既是自信的态度也是对自我身体的认可,当一个人毫无掩饰的呈现自己对异性的吸引力和影响力,这就是的性感。很喜欢剧中娜塔莉?波特曼的秀美容貌和高超演技。

  

  娜塔莉?波特曼饰演的妮娜是个年青漂亮的芭蕾舞演员,在母亲的精心呵护下,妮娜乖巧听话,是个芭比娃娃一样纯真美好的女孩。当妮娜所在的纽约剧团即将重排《天鹅湖》,前任领舞柏斯离去,艺术总监托马斯重新海选领舞一人分饰黑天鹅与白天鹅两个角色。剧团中所有的女演员都眼红领舞的角色,妮娜也不例外。为了获得角色, 一向孤傲的妮娜不惜涂上口红认真打扮一番前往托马斯的办公室,有意无意地施展个人魅力希望获得托马斯的青睐。托马斯是个出名的花花公子,他对妮娜的小心思自然一清二楚,但他认为妮娜个性拘谨,舞蹈技巧完美却激情不足,他不否认妮娜能演好白天鹅的部分,但是对于野性而魅惑的黑天鹅,托马斯毫不留情地说妮娜是不够性感是演不好黑天鹅的。妮娜又羞又怒转身就走,托马斯强吻住她,妮娜又气又怒之下咬伤了他。没想到妮娜的激烈反抗却意外地激发了托马斯的好奇心,托马斯竟然真地将领舞的角色给了妮娜,同时也嘱咐妮娜一定要好好把握住机会,把黑天鹅的气质演出来。

  将妮娜在白天鹅和黑天鹅之间的冲突和挣扎作为双重人格的心理学案例来分析,似乎有些小题大做。妮娜的刻板和谨慎并非天生,她一心想做母亲眼中的好女孩,一直压制自己的真实渴望和欲望。如果说美感是静态的,性感则是有激情有能量的,美感可以是被动的,但性感更需要张扬外露。妮娜苗条,美丽,温顺却只是美丽而不性感,正因为她缺乏的是真正的自我和自信。

  

  年过20岁的妮娜房间是粉红色的,床上沙发上摆满了毛绒玩具,在一次与母亲的激烈争吵后,妮娜把象征着幼稚和孩子气的毛绒玩具丢进了垃圾堆。母亲对妮娜无微不至,生活也好,舞蹈也好,关于妮娜的任何事情都要插上一手,妮娜的房间想进就进,妮娜的衣服想脱就脱,嘴巴里开口闭口都是”sweet girl, sweet girl”,但只要妮娜有一点点的忤逆,母亲就会异常愤怒,甚至歇斯底里。比如当母亲想让妮娜吃蛋糕,但恰好妮娜心神不宁没有胃口,母亲的表情立刻变得狰狞,嘴里说没关系,却起身端着一整个儿蛋糕直接要往垃圾桶里倒。妮娜看不过去只好制止,于是当母亲笑眯眯地将一勺蛋糕递到妮娜嘴边,妮娜只得无奈地接受。这就是妮娜20多年来的生活,她一直是这样的顺从又乖巧,是妈妈的sweet girl。妮娜不忍心伤害母亲的“好意”,也无法对违背自己意愿的一切说“NO”。妮娜在母亲面前毫无隐私,但并非真正的亲密,为了避免母亲的不安和歇斯底里,她不会跟母亲谈及内心的困惑,当背部出现无缘无故的伤痕,她也是宁可掩盖过去,当母亲絮絮叨叨地抓住妮娜的手给她剪指甲,妮娜流露出屈辱和受伤的神情。

  

  母亲房间里的墙壁上挂满了五官歪曲面容愤怒的女人头像,这是母亲自己画的自画像,在她隐忍平静的表象下,埋藏着不甘和怨恨,而这一切都化作了沉重的期待被加注到妮娜的身上:母亲因为生下妮娜不得不在28岁时放弃了舞蹈事业,影片中妮娜的父亲始终没有出现,暗示着母亲被抛弃的现实,也许母亲当年是为了获得角色而被潜规则,所以母亲从小就告诉妮娜,性是丑恶和危险的,是不幸之源。

  

  母亲认定自己是为了女儿牺牲了自己,女儿成为她生命和艺术的延续,这样一来母亲对妮娜的过度保护和任意干涉也都顺理成章,在这种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妮娜缺乏自我,拘谨胆怯,是个不折不扣的乖乖女。

  白天鹅天真单纯柔软,黑天鹅野性性感。妮娜要在舞蹈上获得进展,必须调动出内心中的渴望,展现激情和魅力。黑天鹅与白天鹅既是角色上的对立,也是妮娜个人在现实生活中对渴望和压抑之间的争夺战。内心的矛盾冲突被戏剧化地表现为潜意识中的黑天鹅对妮娜自身的攻击,她的身体上总是无缘无故地出现划伤和红斑。

  妮娜对自由野性的女舞者莉莉即羡慕又讨厌,她幻想过与莉莉做爱,但是在发现莉莉有可能替代自己成为女一号的时候,又在幻觉中凶残地杀死了她。

  对托马斯,妮娜有着莫可名状的渴望与爱慕,但她怯缩不安不敢表露,托马斯屡次指责妮娜过于脆弱顺从,而且缺乏性魅力,这让妮娜万分苦恼,又羞又愧。

  

  对前任领舞柏斯,妮娜很矛盾,她偷过柏斯的口红渴望取而代之,可是当柏斯离开,又心有戚戚;当柏斯出车祸后,妮娜心中的罪恶感加剧,当自己的位置被莉莉威胁,妮娜对柏斯同病相怜深感同情,特意跑去医院看望柏斯。可是此时妮娜已经陷入半癫狂,她的眼前幻化出柏斯怨恨自残的样子,而这幅景象又让她把柏斯与失意愤怒的母亲联系到了一起。至此妮娜对母亲的反抗达到了高峰,压抑的自我被彻底撕裂,她痛恨穿着黑色衣服,头发纹丝不乱的母亲,痛恨母亲作画的房间。潜伏在妮娜内心中的黑天鹅越来越强大,她不顾一切地顶撞母亲,甚至砸掉了母亲的画室,最后更不顾母亲的担忧和阻扰奔向剧院参加首演。

  《天鹅湖》首演的当日,妮娜好像被黑色的力量占据,她饰演的黑天鹅在舞台上激情四射,舞姿惊艳, 妮娜知道自己成功了,她释放出自己内心中的欲望,成功地唤出了心底的黑天鹅,在观众的喝彩欢呼声中,妮娜奔向托马斯,拥吻了他,托马斯在妮娜突如其来的激情下反而像个青涩的大男孩。舞剧终结妮娜饰演的白天鹅纵身跳下高台,鲜血从她的胸口流出,意味着乖巧的白天鹅从此死去。

  观众也许好奇究竟是白天鹅死了,还是妮娜死了,这一点谁也说不清。但是妮娜迈出了那一步,Let it go , 这是托马斯对妮娜说过的话。她终于学会说 “No!”,那个母亲翅膀下的小女孩长大了,让乖巧听话的白天鹅飞走吧,等待妮娜的将是一个更加野心勃勃更加广阔的人生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