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太子、除重臣、乱后宫,帝国皇权造就的怪胎——贾南风

  晋惠帝是个傀儡,贾南风通过操纵晋惠帝从而大权在握。任意杀戮,恣情妄为。母仪天下,何其威风,但在得意之余,贾南风也隐隐有一丝不安。

  杀太子、除重臣、乱后宫,帝国皇权造就的怪胎——贾南风

  这就是她与惠帝共生了2个女儿:弘农郡公主司马宣华、哀献皇女司马女彦,却无子承祧。眼看太子司马遹渐渐长大,其聪明睿智,深具先祖司马懿之风。

  贾南风感到了威胁,她做贼心虚。也由于司马遹非贾南风亲生,怕将来惠帝死后,太子继位,不认她这个皇太后,自己就不能继续执政了。因此,她对太子的生母淑妃谢玖非常嫉恨。这也符合历史的规律,大凡王朝后宫,如果皇后未能诞下龙子,其既有的地位势必将摇摇欲坠,不但本人有被废的危险,其家族也会跟着大触霉头,因此,皇后和嫔妃之间的争宠、互掐,历来都是惨烈、无情、血腥。贾南风就有这样的心病,而且很重,她整日便想方设法找谢玖的茬。除极力阻止谢玖和司马遹母子俩个见面,以防他们实力坐大外,且暗中在谢玖和司马遹身边布下暗桩,随时掌握情况。

  这还不算,为彻底铲除自己弄权道路上的障碍,她想出了一个一劳永逸的歹毒阴谋,就是废除太子。

  为达此目的,首先,她实施了李代桃僵之计。贾南风先是佯称自己有了身孕,把一些绢帛缠在腰间,以做得更加逼真和达到掩人耳目的目的。让惠帝下诏晓谕群臣。待到十月期满,她将妹妹贾午的新生婴儿秘密抱入宫中,说是自己生产的,取名司马慰祖。“后诈有身,内稿物为产具,遂取妹夫韩寿子慰祖养之”。

  其次,便是挖空心思构陷太子,在舆论上为废黜太子做准备。

  由前叙及所知,司马遹小时极为聪明,深得武帝喜爱。当时有术士占卜说,东南广陵之地,有天子之气聚集,武帝因此便封司马遹为广陵王,食邑五万户。而傻瓜司马衷最终得以承继大统,也缘于有此宁馨儿之故,武帝认为他只是个过渡,他的如意算盘是全力要把司马遹培养为隔代继承人。因此,武帝在世时,就选了不少名宿硕儒,拜为太傅,专门教导司马遹。

  杀太子、除重臣、乱后宫,帝国皇权造就的怪胎——贾南风

  司马遹何其聪慧,知道贾南风心怀叵测,虽内装乾坤,却故意示弱于外,不修儒业,在宫中设市肆,扮伙计,使人屠酤,学做买卖。他以手代秤,估计轻重,不差毫厘。并乐此不疲,以示自己没有政治野心。又少年顽劣,常做出一些恶作剧的举止,譬如在中舍人杜锡的坐垫上暗放针锥,扎得杜锡鲜血淋漓,痛苦不堪,他却大笑不止,十分开心。以为常乐。

  司马遹这样做,纯粹是为了防范贾南风,使她放松警惕,却不知正好授贾南风以柄,逢人便说太子的坏话,是扶不上墙的烂泥。

  司马遹一看弄巧成拙,便赶快调整策略,在贾南风的母亲、广成君郭槐身上下功夫。郭槐生病,他三月衣不解带,昼夜伺候在侧,亲奉汤药,甚至比自己的女儿贾午、养孙贾谧(贾南风妹妹贾午之子,随母姓,父韩寿)都尽心,郭槐深为感动。屡次规劝贾南风,要她善待太子。“后母广城君以后无子,甚敬重愍怀,每劝厉后,使加慈爱。”郭槐此人,原非善茬,曾害得贾家绝嗣,但在废立太子这件事上,却良心惊醒,私欲渐隐而公心渐具。甚至临终遗言,都念念不忘叮嘱。

  但郭槐的小女儿贾午、养孙贾谧,却是绝难容许司马遹将来荣登大宝的。

  这有渊源,贾谧早年,曾与司马遹弈棋,两人争道,各不相让,不可开交。这事恰被司马遹叔叔、成都王司马颖看到了,便诃斥贾谧,目无尊卑,是乱臣贼子。遭到司马颖训斥,贾谧很恼火,便将心里的委屈向贾南风哭诉。贾南风遂寻隙将司马颖贬出京师(司马颖后成为“八王之乱”的急先锋之一,贾南风贬谪司马颖,无异也是自掘坟墓)。正因为此,贾谧于是更加恃贵骄纵,对太子多有不敬,郭槐知道后,“恒切责之”。贾谧因此怀恨在心,与司马遹的私仇越结越深。而贾午呢,其目的则更加明确,就是企图把自己的儿子扶上皇位。贾午摸准了贾南风的心病,害怕日后失势失权,死的难堪,便密谋让其假怀孕,暗以己子代之。“遂谋废太子,以所养代立”。

  郭槐见贾午、贾谧、贾南风勾结在一起,到处宣恶太子,居心叵测,害怕阴谋迟早会败露,那时将势必遗祸家族及子孙,因此终日惴惴,非常恐惧,不安寝食。在多次规劝无果的情况下,郭槐为防日后家族的灭顶之灾,遂未雨绸缪,心生一计,决定与太子联姻。便做主将贾午之女韩氏,许配给司马遹为太子妃。因为在郭槐看来,只有对太子怀柔,才是避免贾家将来罹祸的惟一途径。即使将来司马遹继位,出于亲情的羁縻,或许会对贾南风的倒行逆施不予追究,对贾家也会网开一面。

  司马遹为保太子之位,欣然同意。

  然而,郭槐的两全之计,却遭到了两个女儿的反对。贾南风思虑较远,颠倒思想,好坏的结果都进行了沙盘推演:如若通过联姻将司马遹争取过来,也是便宜之措。可人心难测,一旦司马遹将来得势,追溯前愆,做出大义灭亲之举,那贾家便会首当其冲。贾南风将她的顾虑和妹妹贾午一说,贾午比她想得更彻底。贾午说,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即使皇后,也可以立,也可以废,姐姐难道忘了皇太后杨芷的前车之鉴了吗?本朝既前有车,后必有辙。贾南风一听,不寒而栗,当即改变主意,反而以皇家的名义,做出让司马遹迎纳尚书令王衍女儿的决定。

  太子隐忍在心,表现出非常温顺的样子,他对贾南风说:“一切唯嫡母之命是从。”因为他听说,王衍有两个女儿,长得都很漂亮,又有良好的家教,而长女尤甚。能娶王家长女做太子妃,当然比娶韩氏女更适合了。正当司马遹沉浸在幸福的幻想中时,却不料横生枝节,天空由晴转暗。发小贾谧也同时看上了王衍的大女儿,在感情的天平上,贾南风当然向贾谧这边倾斜,便乱点鸳鸯谱,把漂亮的老大嫁给了散骑常侍贾谧,而把王衍小女嫁给了皇太子司马遹。“为太子聘王衍小女惠风”。司马遹再韬晦隐忍,此时也有不平之鸣。遂迁怒于贾谧,“心不能平,颇以为言”。

  郭槐看到贾南风如此胡作非为,对家族的前景日夜忧惧,遂病转沉疴,不久于人世。“临终执后手,令尽意于太子,言甚切至。”郭槐还借故支开贾午,又屏退左右,提醒贾南风,切不可听信妹妹贾午、赵粲等人之言,彼非良善之辈,再和他们过从甚密,弊多利少,应禁止贾午入宫。郭槐断言,贾午最终“必乱汝事。我死后,勿复听入,深忆吾言。”而此时的贾南风早已是鬼迷心窍,一天到晚考虑的,就是如何除掉皇太子。对母亲临终前的这番谆谆告诫,只当秋风过耳,在她的心里,一点涟漪也不会泛起。“后不能遵之,遂专制天下,威服内外。更与(赵)粲、(贾)午专为奸谋,诬害太子,众恶彰著。”

  而贾谧听到太子牢骚后,担心将来司马遹继位,自己断没有好下场,于是便到贾南风处,无中生有,添油加醋,告太子的刁状,极尽构陷之能事。贾谧诬陷道:“太子在洛阳郊外广置田产,招徕逃亡,蓄养死士,目的是为了扳倒贾氏。因为我曾听他说:‘假若将来皇帝驾崩,他继位为君,就要仿废杨后前例,废掉您呐(若宫车晏驾,彼居大位,依杨氏故事,诛臣等而废后于金墉,如反手耳)。不但如此,他还发誓说,待皇后死后,他一定要鱼肉贾氏族人(吾当鱼肉之)。”贾谧略一停顿,进一步挑唆说,“像这样的白眼狼太子,你不趁早废掉,必是养虎为患,后患无穷。唯一的办法,就是改立一位温顺的皇子作太子,方可无虞(更立慈顺者以自防卫)!”

  贾南风自然相信贾谧的话,便加快了谋害太子的步伐(后纳其言,又宣扬太子之短,布诸远近)。

  “于时朝野咸知贾后有害太子意”。

  一时流言四起,不同版本的传言在坊间以几何级数迅速放大,成为洛阳市民不断咀嚼的话题,强烈地刺激着人们的神经。

  此时,洛阳城中也开始流传一首具有谶言性质的童谣:“南风烈烈吹黄沙,遥望鲁国郁嵯峨,千岁髑髅生齿牙!”“南风”语义明显,即指贾南风;而“黄沙”则是指太子司马遹,因为他的乳名就叫“沙门”,而贾谧承袭的是养祖父贾充的鲁国公封爵,此时气焰正盛,是以“郁嵯峨”。童谣暗喻贾南风不久将有废立之举,一场吹落“黄沙”的惊风密雨眼看就要来临了。

  大臣们很是忧惧,便劝司马遹,要他时时提防贾谧。太子詹事裴权甚至公然愤激地对他说:“贾谧依后裙带,包藏祸心,无与往来,来必有祸。”

  掌握禁军的中护军赵俊,密请司马遹,宜先下手为强,发动政变,废掉贾南风,司马遹不听。

  左卫率刘卞,见贾南风谋废太子之心愈加昭彰,忧心忡忡,遂向张华献计,要他利用自己的影响,制止此事,张华不听。刘卞便暗中联络朝中大臣及宗室,准备除掉贾南风。事有不密,被贾后亲党密探得知。准备将他外放为轻车将军、雍州刺史,然后于赴任途中加害,刘卞无奈之下,只有服药而死。

  尚书左仆射裴頠是贾南风的姨表兄,对贾南风废储的居心洞若观火。他忧社稷之危,于是采取迂回曲折的办法,上表陈情,请求增加太子生母谢淑妃的位号。以此牵制贾南风。贾南风心明如月,自然从中梗阻。裴頠见一招不成,便再施手段。他暗中联合司空张华、侍中贾模(贾南风堂兄)等人,准备撕破脸皮,孤注一掷,直接上书皇帝,废掉贾南风,改立太子生母谢玖为皇后,“议废之而立谢淑妃”。但三人议来议去,全面权衡了利弊得失后,觉得时犹未至。因为他们在征求皇室勋戚意见时,这些皇室勋戚各怀鬼胎,动机不一。史书是这样记载的:“帝自无废黜之意,若吾等专行之,上心不以为是。且诸王方刚,朋党异议,恐祸如发机,身死国危,无益社稷。”裴頠等人怕强行废立,会授人以柄,给国家带来祸端,因此,最终这计划也就胎死腹中。

  虽然如此,大臣们私底下蠢蠢欲动之举,如风动华林,不可能没有痕迹,且事有疏密,贾南风安插在朝廷中的“暗桩”,也已经嗅出了异味。贾南风得报后,深感有太子在,大臣中就会有威胁后位的势力存在,为了不至于使后位陷入岌岌可危的地步,反击就是最好的防卫。因此,贾南风便坚定了铲除太子司马遹的最后决心。

  当时有一个美男子、黄门侍郎潘岳,后世亦称他潘安,据史书记载,潘安善诗赋,有奇童之号,美姿仪,少时出门,常为妇人投果满车而归,是人所共知的美男子,有冰清玉润之貌、玉树临风之态、飘逸飒爽之姿。是妇女们心中的偶像。兼之潘安性情浪漫,在做河阳县令时,令一县普植桃树,时人美称“一县花”。此举愈得无数美女青睐。因此,当他坐着马车出游洛阳城中时,竟是丑女退避,美女盈前,争先恐后往他的马车上抛掷水果,以示爱慕之情。因此,潘安每每外出归来,皆能满载而归。

  贾南风得到权力以后,很自然地想把潘岳弄上床,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潘岳不但貌美如花,且才华横溢,是亘古第一帅哥。世上的女人,都有过高估计自己智商的不明智的一面,都认为自己很漂亮,特别是像贾南风这样有权势的女人,周围都是阿谀奉承之徒,即使貌丑如夜叉,在谀风媚雨中,久之则不辨其妄,也便认为自己真的很漂亮了。权势就是春药,贾南风便想着只有自己才能配上帅哥潘岳,于是授意她的外甥贾谧玉成其事。贾谧便拉拢他加入到了文人团伙“二十四友”中。然后,贾南风就非常自信地召见了潘岳,示以恩宠。潘岳见权贵常常望尘而拜,哪挡得住这巨大的诱惑,自是受宠若惊,成为贾南风的裙下臣。当时潘岳要是把自己与皇后偷情的过程写下来,必是天下第一绯闻,立即会在全国成名。

  男女之间一旦有了这层关系,男人总会表现出俯首帖耳的一面,何况贾后一向刻薄,暴戾手段令人闻之胆寒。贾后便跟潘岳密谋,如何陷害太子。潘岳只有唯唯,十二分的努力替贾后谋划。他于是以太子的口吻,写了一篇要愚笨的惠帝退位的奏折,交给贾后。

  公元299年(元康九年)十二月,司马遹的长子司马虨病重。贾南风便谎称是司马衷病重,诱其入宫探视。司马遹入内,贾南风却避而不见,只指派自己的心腹宫婢陈舞接待,把他引入一间密室里,说皇帝有旨,赐太子三斛酒及枣,请太子“饮酒啖枣尽”,始可入见。司马遹圣命难违,且有孝心,见父心切,遂强饮二斛,便有些迷糊,还余一斛,实在喝不下去了,便请求将酒带回东宫再喝。但陈舞却不同意,“逼饮醉之”。司马遹被逼无奈,“不得已,更饮一升”。顿时醉意朦胧,意识模糊,玉山自倒,倾斜榻上。

  陈舞见此,走到窗前,击掌为号,早已等在外面的宫女承福,捧着一个缄封的匣子进来,里面装的就是潘岳写的草稿。谎称皇帝有诏,要他把纸上内容誊抄一遍。接着就有小婢女拿来笔墨和青纸,放在案上,催他快些抄写。“太子醉迷不觉,遂依而写之。”

  其表文内容是:“陛下宜自了。不自了,吾当入了之。中宫(贾后)又宜速自了。不自了,吾当手了之。并与谢妃共约,刻期而两发,勿疑犹豫,以致后患。茹毛饮血于三辰之下(指盟誓),皇天许当扫除患害,立道文(即太子长子司马虨)为王,蒋氏(司马虨母)为内主。愿成,当以三牲祠北君。大赦天下,要疏如律令。”

  由于太子高度醉酒,抄的什么内容,他也一概不知,更不知纸上言语轻重;手也不听使唤,很多字都写得缺胳膊少腿。潘岳把它修饰补缀,补上笔划后,才接近太子平常所书。贾南风顿时如获至宝,随即转呈惠帝。惠帝愚黯不明,不知这是贾南风精心所设的局,便信以为真,大为震怒,当即让黄门令董猛到式乾殿宣召公卿大臣,公布他的决定:“太子竟写出如此忤逆之言,现在我下令赐死。”

  看着大臣们一个个惊呆、疑虑的表情,惠帝知道大家不信,于是就颇以为聪明地将司马遹的醉书,让大臣们和宗室诸王传看。

  兹体事大,谁也不敢多说一句话,而心里明白,这是贾南风的手段。大臣们不说话,这不摆明不相信是太子所为吗?司空张华和裴頠等人,则干脆断定这是有人在陷害太子,以太子的聪慧,绝不会做出如此愚蠢之事的。因此,劝谏惠帝改变主意,谨慎行事。

  张华说,太子废立,国运所系。废太子而导致内乱的,史不绝书。况晋胙不长,根基未稳,若废太子或赐太子死,必然引发内乱,不可不慎。

  裴頠则建议,先审问传送表文之人,再取来太子以前的文书底稿,以核对笔迹,以防有诈。

  贾南风则早有准备,操纵廷议,立即将司马遹平日所书十余张奏章草稿拿来,分示众人。但大家反复比对的结果,也没有人敢断定就是太子所书。贾南风一看急了,就指使董猛矫诏传来长广公主。长广公主是司马炎的长女,司马衷由于呆傻,小时候多受欺侮,唯长广公主护弟甚殷,司马衷对其言听计从。她便对司马衷说:“废太子之事应该速速决定,大臣们见仁见智,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如有不服者,交军法处论处。”虽然如此,废太子之议由于少人附议,贾南风等人孤掌难鸣,而张华等人始终据理力争,摆事实,讲道理,坚定不同意处死太子,因此,废太子一事,直议到日落西山,也没有分出个子丑寅卯来。

  贾后看看这不是个事儿呀,担心夜长梦多,节外生枝,于是改变策略,退后一步,先废了太子再说。便上书请免太子死,废为庶人。

  惠帝答应了,大臣们也无法相争了,但心中总有不能释然的疑惑。

  之后,贾南风便迫不及待,由尚书和郁持节,解结为副,会同梁王司马肜、淮南王司马允、武陵庄王司马澹、赵王司马伦、太保何劭等人,齐到东宫宣旨。

  当时司马遹还浑然不觉,正在仙境似的玄圃里游园。见到这些天子使者,始知大事不好,于是连拜了两次,才惶恐接受诏书,然后,“改服出崇贤门,再拜受诏,步出承华门,乘粗犊车。”即换下太子服饰,改穿庶人衣服。被迫迁出东宫,入居金墉城。

  杀太子、除重臣、乱后宫,帝国皇权造就的怪胎——贾南风

  天下皆知太子冤,而太子却因天下人的不平而死

  司马遹刚一被废,他的岳丈王衍,就是那个貌似清高、呼钱为“阿堵物”、把西晋带入灾难深渊的虚伪之徒,立即上表朝廷,请求女儿和太子离婚。其实,太子和太子妃感情甚笃。太子清楚,贾南风构陷冤狱的目的,是怀璧之罪。他把这种愤懑尽书于纸,就给太子妃王惠风写了一封长信,对贾南风加诸其身的不实之词一一进行了辩驳。他写道:“鄙虽顽愚,心念为善,欲尽忠孝之节,无有恶逆之心。虽非中宫所生,奉事有如亲母。自为太子以来,敕见禁检,不得见母。自宜城君亡,不见存恤,恒在空室中坐。去年十二月,道文疾病困笃,父子之情,实相怜愍。于时表国家乞加徽号,不见听许。疾病既笃,为之求请恩福,无有恶心。”随后,他又把自己是如何被人灌醉,又如何被人设套而抄写的种种细微末节,一一详列明白。以证明自己的清白,也好让世人知道他的冤屈。但他这种证明不但徒劳无益,更加深了贾南风的恐惧。

  她命令司马澹“以兵仗送太子妃王氏、三皇孙于金墉城,考竟谢淑妃及太子保林蒋俊。”司马遹和太子妃王氏及儿子们,被幽禁在金墉城。不久,就又找了一个借口,把太子的生母谢玖赐死了。同时遇害的,还有他的如夫人、长子司马虨之母蒋俊。

  而对于太子妃,因为贾南风要倚重王衍,便准予其离婚请求。太子妃王惠风只得痛别太子,一路号泣着回家,路人无不为之一洒同情之泪。几年后,刘曜攻陷洛阳,俘获了王惠风,便把她做为战利品赏赐给了自己的大将乔属。乔属美不自禁,夜入寝宫,王惠风拔剑抗拒,凛然不可侵犯,乔属欲用强。王惠风叱道:“我乃太尉之女,又是皇太子妃,身份是何等高贵!如今国亡家破,我怎肯苟且偷生,甘愿被你这反叛的胡人所侮辱!”乔属恼羞成怒,便一箭射去,可怜倾城倾国貌,就此香消玉殒。王惠风也算守住了自己最后的节操,此是后话。

  太子被废的消息在民间也掀起了不小的波澜,洛阳城头不时出现为太子鸣冤叫屈的大字报,和揭露贾南风诬蔑太子伎俩的传单。贾南风遂派宫女乔装深入市井,打听消息,见自己的阴谋已为人窥破且哄传天下,贾南风惶恐至极。为正视听,也为防太子复辟,翌年正月,她便使出一着狠招。她收买指使一个与太子亲近的小黄门,主动赴阙投案,谎称自己欲与太子谋逆。惠帝便让大臣们传看这封自首书,“贾后又使黄门自首,欲与太子为逆。诏以黄门首辞班示公卿。”人证物证俱在,这一下总算堵住了大臣们的悠悠之口。之后,贾南风便顺理成章地将太子移送到许昌的旧宫幽禁起来。“又遣澹以千兵防送太子,更幽于许昌宫之别坊,令治书御史刘振持节守之。”

  太子洗马江统等人,知道太子冤枉,也非常同情太子,便不顾贾南风的禁令:即所有大臣不得郊送。他依然我行我素,在伊水河边为太子设下祖帐。时残冬将尽,洛阳道中,一片萧疏。众人与太子拜别,想到朝中混乱,牡鸡司晨,深感前路渺茫,家国堪忧,无不悲泣流涟。结果,这些前往送行的人,一个个都被贾南风收捕入狱了。

  太子无故被废,众人都很愤怒。平乐乡侯阎缵,愤激之下,竟至携棺上朝,为太子喊冤叫屈。右卫督司马雅,是皇族,过去是太子的亲信,对太子的遭遇非常同情,便力劝任右军将军的赵王司马伦(司马懿第九子)牵头除去皇后,迎回太子,建立不世之功。赵王伦被说动了,决定兴兵废后。他商之于孙秀,孙秀却说:“太子为人精明,而性情威猛,一旦得偿所愿,复还东宫,岂能听从摆布?而大王素日厚奉皇后,多以大王为后党。虽则而今能为太子建功,但如果日后太子衔恨,追究夙仇,大王的将来也不一定美妙。现在有一个两全之策,就是以静制动,迁延缓期,以贾后的手段,他迟早会置太子于死地。我们再打着为太子复仇的旗号,起兵废掉贾后,试想,天下人谁不颂扬大王?到那时,大王在朝廷上不想有一番作为也不行啊!”赵王听了大喜,夸赞道:“你真是我的子房啊!”

  于是孙秀使出反间计,差人到处传言,宣称朝廷中已形成一股拥立太子的暗流,大不利于皇后。老谋深算又心怀叵测的司马伦,也趁机假惺惺而又貌似关心的对贾谧建议:“早害太子,以绝众望。”贾后听了,一时很紧张,也很害怕,为了彻底根绝后患,她便让情夫、太医令程据合了一副毒药。永康元年(公元300)三月,让宦官孙虑带着这副毒药到许昌旧宫,伺机谋害太子。

  太子自废后,被囚于许昌的旧宫。他很担心贾后会毒害自己,因此,终日小心翼翼,拒绝别人给的一切饮食。每饭,必亲操杵臼,燎火为饭。孙虑到了许昌,也一时难以得手。他便拿出皇后懿旨,给监守刘振下了一道死命令。刘振便将太子单独关在一所小院里,没收了一切炊具,且一连数日断绝其饮食,企图让他饿毙而死。宫人有同情太子者,觑空翻过墙头,递食给太子。孙虑见太子至期竟无恙,“乃逼太子以药,太子不肯服”。孙虑就强灌太子饮药,太子便跑到厕所躲避。孙虑跟在后面,采取突然袭击的办法,用药杵将太子活活砸死。太子疼得大呼,声闻于外,宫人无不垂泪。

  太子殁时,年仅二十三岁,朝廷议决,以庶人礼葬之。此时的贾后,假充好人,她以菩萨的心肠惺惺作态地声请惠帝,宜以王礼葬之。惠帝最终同意以广陵王礼(太子先前的封号),埋葬太子于许昌。后来贾后被杀,朝廷又以皇太子礼改葬他于京都洛阳,谥号“愍怀”。

  贾南风以为,废太子被杀,对自己心怀不满的朝臣便没有了可推举的首脑,从此后患尽除,可以无忧无虑了,但是她没有想到,太子被废,朝野内外本就众情汹汹。而他的死,更加引起了朝中一片哗然,形势也竟迅速恶化。那些原本居心叵测的各路诸侯王们,立即把矛头对准了贾南风。她害死了废太子,其实也就是为自己打开了鬼门关。

  晋王室从此风雨飘摇,陷入到了一片相互杀伐的混战之中。

  祸国丑后,凄然谢幕

  杀太子、除重臣、乱后宫,帝国皇权造就的怪胎——贾南风

  贾南风中了司马伦的反间计之后,司马伦似乎是正义在手,便理直气壮地打着为太子复仇的旗帜,积极招集太子旧部,又联合齐王司马冏、梁王司马肜(司马懿第八子),共同起兵,入殿废后。自此,贾南风专制以来相对稳定的政治局面再也难以为继了。

  永康元年(公元300)四月二日,司马伦先秘密联络太子旧部、时在宫中当值的右卫督闾和为内应,约定半夜“以鼓声为应”。然后再假传圣旨,将禁卫军三部司马长官骗到太极殿,宣布废后的决定:“中宫与贾谧等杀吾太子,今使车骑入废中宫。”他并威胁说,“汝等皆当从命,事成,赐爵关中侯,则富贵可期。而有心怀两端助逆者,罪及三族。”

  于是,众皆诺诺从之。

  这天深夜三更时分,闾和打开宫门,司马伦率兵入宫。陈兵布道,迅速控制住宫内各要害处。等候接应的华林令骆休,见政变军队到来,也迅即把惠帝挟持到东堂,看管起来。就这样,司马伦轻易控制了后宫。之后,他一方面让司马冏拿着伪造的诏书,捉拿贾南风并宣布废其为庶人;一方面又派人诓骗贾谧来见。贾谧没有多想,就匆匆来到殿下,一看到政变部队,情知不妙,一边大叫:“阿后救我!”一边掉头欲走,刚跑两步,就被士兵一刀结果了性命。

  再说司马冏领兵杀到后宫,贾南风一见,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她故作镇定地问:“卿何为来?”司马冏说:“我奉诏来拘捕皇后。”贾南风犹自色厉内荏,叱责道:“诏书当自我手发出,你奉的什么诏?”

  言毕,求生的欲望使得她不顾一切的向外跑,待她看到远处火光中呆若木鸡的惠帝后,便没命似地大声喊叫:“陛下,我是皇后,怎可听外人之言,轻言废黜。若陛下听凭摆布废掉自己的妻子,那你被废的日子也就不远了。”

  但惠帝对她的大喊大叫似乎无动于衷。

  等她看到贾谧的尸首,始意识到一切都完了,顿时瘫软在地,绝望地号啕大哭起来。她悲切地问司马冏:“今日之事,谁是主谋?”当她得知是赵王司马伦和梁王司马肜等人时,色沮而丧,懊悔地骂道:“系狗当系胫,反倒系其尾,何得不然!恨只恨当年没先杀了这俩老狗,反被他们咬了一口。”气焰虽嚣,气势顿挫,唯尤不自悔耳。

  司马伦可不管那么多,她的哭声再凄切,也丝毫撼动不了他的意志,他说:我系狗系胫,不令反噬。遂遣尚书刘弘等,宣布废贾后为庶人,将她幽禁在建始殿。

  不久,司马伦即假托帝意,用金屑酒赐死了贾南风,时年四十四岁。

  一代丑后凄然谢幕。

  而靠着她胡作非为的她的妹妹贾午、妹夫韩寿、赵粲等人,也都一齐丧命。

  但司马伦又滥杀无辜,就连当初不同意废掉太子的司空张华、裴頠、解结、杜斌等人,也被他诬以为后党而不分青红皂白地在殿前杖杀。张华是文学家,武帝后的西晋,因为贾后依赖张华,从而保持了十多年的稳定。张华遇害后,阎缵很惋惜,伏在张华的尸体上恸哭说:“早语君逊位而不肯,今果不免,命也夫!”而对贾谧尸首,则切齿痛骂道:“小儿乱国之由,诛其晚矣!”

  杀太子、除重臣、乱后宫,帝国皇权造就的怪胎——贾南风

  赵王伦资质平庸,但大权在握后,便心如野草,芃芃而发,要过一把皇帝瘾。这极大的膨胀起了司马皇室那些觊觎帝位的藩王们隐藏的野心,于是难起萧墙,司马诸王无不各怀鬼胎、尔虞我诈,你抠我鼻子我挖你眼。且各引外族兵力以为奥援,史书是如此记载的:“宗社颠覆,数十万众并垂饵于豺狼,三十六王咸陨身于锋刃。祸难之极,振古未闻……骨肉相残,黎元涂炭。胡尘惊而天地闭,戎兵接而宫庙隳,支属肇其祸端,戎羯乘其间隙,悲夫。”(《晋书》卷59)西晋王朝自此乱成了一锅粥,直至灭亡。

  呜呼!

  俗语云:“错结一门亲,贻害三代人。”由此可见,民间草根对婚配的审慎选择,是何等的重视!帝王之家就更不用说了,必是广选良善,取先代世族之家,择其令淑,以统后宫,以延子嗣,兹事可谓大矣。这样说吧,民间娶妻如不肖,影响的只是一门一户;而帝王家的婚配就不同了,它甚至关系到家国的兴亡存续问题。以武帝的英武,一统中国,何其雄也!却偏偏在选择接班人的问题上,未能乾纲独断,听信夫人之言。实际上武帝也知道太子司马衷是个二百五,其实,他有二十多个儿子,其所选择的余地很宽泛,为江山社稷计,也应该改立良善。可他一再犯浑,全无开国之君的睿智果断,又错结了一门亲,娶贾南风这样一个十足的丑女做媳妇,她即无貌无德,又性格暴戾,淫荡善妒。弄得天下大乱,亡了司马懿祖孙三代殚精竭虑建立起来的帝国。她改写了西晋的历史,虽然西晋的灭亡自有它深刻的社会因素。但也正是由于君主的专制性,才把她推到了显赫的皇后之位上。她在这个位置上,也确实干了不少坏事,具备天下女人共同具备的特点,而且更加阴狠、弄权而又机诈。贾南风擅权十余年,凌驾于皇帝之上,国由她而灭,身由己而亡。她引爆了长达十六年之久的“八王之乱”的引信,把晋帝国拖入了灾难的深渊,使得刚刚归于一统的帝国不旋踵间又陷入分裂混乱的境地,也把中国拖入到长达近300年之久的空前浩劫之中,历史从此进入到了更加动荡不安的五胡十六国及南北朝时期,直至隋朝建立,文帝一土,海内归一。

  贾南风之罪可谓大矣哉,其百死之莫赎也!

  公告:

  大汉军团已正式区分开《全面战争》游戏公众号 与 历史公众号。

  原《全面战争》系列和其他历史军事题材游戏的咨询在新公众号“全面战争中文网”每日更新,敬请长按以下二维码关注:

  杀太子、除重臣、乱后宫,帝国皇权造就的怪胎——贾南风

  本公众号“大汉历史”继续发布历史类图文。

  八王之乱对西晋乃至中国历史的影响有多大?

  西晋的八王之乱是怎一回事?

  晋朝建国才二世为何就被王八乱了?

  古希腊公民兵制下的大盾长矛:重装步兵

  统治欧洲几百年的帝国军团待遇如何?马略改革后罗马士兵的薪酬

  失了街亭诸葛亮就不能迎击张郃?用史料与地图考究这一战

  东吴如何成为汉末三国实际统治最长的政权?浅谈长江防御战略(上)

  CA良心《全面战争:三国》科技树中的介绍反映其对中国历史的考究

  CA的良心考究!在《全面战争:三国》中复原的中国名山大川古迹

  「视频」全面战争三国的部队对武将真没办法?冠军教你恐龙之怒

  全国独家全战社区"全面战争中文网"扬帆起航!www.cntotalwar.com

  杀太子、除重臣、乱后宫,帝国皇权造就的怪胎——贾南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