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异象惊动全部隐世高手,只有他出面才能化解危机

  小说:天生异象惊动全部隐世高手,只有他出面才能化解危机

  迪念武仔细的为普凡检查了身体,确定他的身体并没有因为强行启灵出现什么明显的异常,最重要的是迪念武再次确认了五行灵力在普凡的体内相互兼容并没有排斥,说明他的身体确实是可以吸收天地五行灵力的。

  迪念武亲眼见证并且促成了五行修炼者的诞生,他就像是在欣赏一件天地至宝似的欣赏着普凡的身体,一边在心里暗自在盘算着什么,脸上不知觉的洋溢着淡淡的微笑。

  周围的天地异象已经彻底散退,可是迪王府上空的五色彩虹任然光彩熠熠,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迪念武全然已经忘记了修炼者的第一大忌,不过又有几个修炼者面对这样的情景能做到情绪一点也没有波动那?

  “你当真是没有一点修炼天赋”迪念武的房间突然出现一个穿着淡灰长袍的老者,老者长着一副花白的长冉,脸上可以看见清晰的褶皱,很难根据老者的花冉以及脸上的褶皱去暗自揣测老者的年龄,因为老者有着和自己样子完全不匹配的精神面貌。

  老者的手一直背着,简单的扫视一圈屋里的情况后老者的目光在普凡的身上稍停了停,轻轻叹了口气后拂手将迪王府外的五色彩虹消散了,普凡的身体也不再继续吸收天地五行灵力。

  “父亲您怎么来了?”迪念武惶惶恐恐的问道。

  老者正是迪念武的父亲,不过迪念武已经有十几年没有见过他了。

  “先把我带来的复灵丹吃了,尽快回复人丹灵力”复灵丹从老者的袖口飘出径直落到了迪念武的手中“迪王府的天地异象一定会引起那些老怪物的注意,估计他们马上就要来了,当初要不是我在你的身上留下了一道神识印记率先感知了这场天地异象,等我来的时候迪王府怕是已经万劫不复了”

  “我还以为是谁造就了这场天地异象,原来是迪老啊!倒也算是见怪不怪了”迪王府的上空突然又出现一名老者,和迪念武父亲一样老者也穿着一身素色的长袍。

  “小小异象就不劳森老太皇大驾亲临了吧?”说话间迪老便出现在迪王府的上空和后来的老者对视道。

  “我繁嘉皇室的王土怎么会欢迎不请自来的厌客?”迪王府上空又突然出现一名长冉老者。

  “小小异象竟然连繁老太皇也惊动了,实在是老夫的罪过罪过”迪老对新出现的繁老太皇说道。

  “迪老客气了,我来并非冲着迪老您,而是来驱其他不速之客的”繁老太皇言有所指的说道。

  “古来天地异宝诞生,必夺天地造化为天地所不容,故显此异象,迪老该不会想独吞这等天地异宝吧!见着有份老夫也要凑凑热闹分上他一份”说话间迪王府的上空又突然出现一名怒发直竖的红发老者,老者的脸看起来也是红彤彤的,不难猜测他的脾气应该也是十分火爆。

  “火老怪言之即是,见着有份,那么我等五人岂不是要独占他五份”整个虚空回荡着五位老者的大笑声,说话的是左手第一位穿着白色长袍的老者,结云山五祖金灵老祖

  “究竟是何等天地异宝竟然连结云山五祖也惊动了,老夫倒要借来仔细观瞻一番”一头身长百丈长着九只脑袋的巨鸟一点一点的从虚空之中钻了出来,巨鸟全身上下燃着熊熊烈火,它的身上赫然站着一个身材瘦弱的老者,老者身边一个看起来不足三龄的孩童在他的身上来回攀爬着。

  “人类修炼者之间的事情老兽皇还是不要来掺和了吧?”结云山五祖穿着绿色长袍的木灵老祖说道。

  “人类修炼者和我族修炼者积怨已久,不过老夫今日来不问过往恩怨,今日的天地异宝老夫断然是要分上一份的,而且老夫还要占最大的那一份”说罢站在九头巨鸟身上的老兽皇扬天大笑起来。

  “老兽皇好大的口气,切不要再弄九头巨鸟虚张声势了”九头巨鸟看见新出现的老者突然悲愤的扬天嘶叫起来,新来的老者也不去理会老兽皇还有九头巨鸟转而对迪老说道“看来你今天无法化解这场危机了,只要你答应做我宫氏肱股之臣,老夫愿出面为你调解这场危机”

  “宫老匹夫你未免将自己看的有些太过重了吧”老兽皇似在调侃的笑道。

  宫老太皇符合着老兽皇齐齐笑了起来,冲突只在电光火石间便会爆发。

  “各位老友难道想让十六年前生灵涂炭的惨案再次发生吗?”迪王府的上空出现了一个腰间束着五色葫芦的老者。

  “五灵老友一向可好”宫老太皇和老兽皇齐齐问道

  “五灵院长一向可好”除了结云山五祖在场的众人,以及还未现身的人异口同声问道。

  张五灵和宫老太皇,老兽皇打过招呼后对众人点了点头,之后对着虚空说道“各位还未现身的前辈老友,大家都知道修炼界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但凡天地异宝向来是先到先得,既然天地异宝已经有主,还请各位老前辈老友看在张五灵的薄面放过这一隅的普通黎民吧!”说罢张五灵顿了顿确认其他的人已经离开以后才转头对宫老太皇说道“宫老太皇可愿给五灵三分薄面?”

  宫老太皇大笑道“迪老本就和我有些交情我本来并不打算过问此事,但是老兽皮出面我就不得不出面了”

  ”不知老兽皇可愿给五灵兄几分薄面?”

  老兽皇也是大笑道“既然五灵兄如此说了,什么天地异宝也是不值五灵兄一个人情的,不知五灵兄什么时候愿意到舍下一叙,再下正好有些事情需要麻烦五灵兄,事成之后再下自有重谢”

  张五灵点了点头表示答应老兽皇的邀请,但并没有言明具体相叙的时间。

  老兽皇和宫老太皇先后离开了。

  “结云山五祖你们和我素来不幕,如果几位不愿意离开的话张五灵愿意请几位老祖指点一二”张五灵语气平静但谁都能听得出话语里所包含的威胁。

  “张五灵你仗着修为人脉处处压我结云山一头,这笔账我结云山迟早是要和你清算的”结云山五祖火灵老祖说道。

  结云山五祖离开,火老怪也十分知趣的离开了。

  “森老太皇繁老太皇你们皇室之间的争斗张五灵无权干涉,也不敢妄自劝和,天生异象本是善始我想今天的事情也能有一个善终,还请两位老友速速退去吧”

  “多谢五灵院长救下我繁嘉皇室这一城的黎民,以后天通学院的事情就是我繁嘉皇室的事情”森老太皇离开后繁老太皇对张五灵说道。

  “我已不问天通事,一心只做逍遥人。不过谢过繁老太皇的一番好意了”

  繁老太皇一脸不悦的离开了。

  “天地异象不是你弄出来的吧?”……